明明啊

【龙獒】同袍

十五        囚徒   下




                这次的游戏比以前来的更是惊心动魄,马龙似乎总是进入不了状态,张继科也就由着他。由着他走神,由着他突然的言语尖刻,由着他就像现在这样,拿着凤印睹物思人。

               就算是这样,桃花眼也愿意一直在这人身边的,陪着他想她,不发一言的从青丝到华发。只是他没时间了。

             “龙”那人没有回应。“龙”那人不知道再想什么,入神的仿佛张继科没存在一样。“龙”张继科音调沉了下来,夜夜咳喘耗费了他大半精力, 心绪多少平添了一些烦躁。

             “马龙!”桃花眼里带着一丝阴鸷,一把夺过凤印顺手扔出窗外。马龙惊怒的看着被凤印砸坏的窗框:“你还想怎么样”

            “陪着我,像以前那样陪着我。”桃花眼带着点不易察觉的委屈。“继科儿,三月已过大半,我一直困在这会疯的。”马龙烦躁的把手边的瓷瓶挥到地上。

            “那你要出去玩吗?”桃花眼问的真挚。

             “可以吗?”马龙不抱任何希望,看也不看桃花眼。

            “带着我就可以”像小时候一样,只要马龙愿意带着他,任何地方他都愿意去。

            马龙跟着张继科从小径往后山溜达,夜晚寒气逼人,可星星也意外的亮:“继科儿,快看有流星!”张继科连忙抬头,却什么都没看见,桃花眼上愤愤的往旁边瞥去,却看见马龙一记手刀向自己劈来。

           夜晚的后山可真冷,桃花眼咳的蜷缩成一团,他把马龙弄丢了。“ 可可,我抱你回去”健太比小狗还厉害,不管他在哪里,健太好像都能一下子就发现他。“又轻了”健太把手臂收紧一些:“可可,跟我回东瀛吧”怀里的人不回答,脸色不正常的潮红。

          “小雨不是把你弄走了吗?”桃花眼让健太捂在厚被里,声音闷闷的。“他前脚走我后脚就又跟回来了,就在他后面的商船里。”健太把可可不老实的手又塞了回去。“族里长辈不管你吗”桃花眼就着健太的手喝完药往嘴里扔了个糖球。“他们管不着,我说我要去找我媳妇。”健太拿着茶碗来回倒着热水。

             “媳妇?你这个小鬼从哪学的啊。”桃花眼望向健太的时候带着点揶揄。“我不是小鬼,我是要做你丈夫的男人”健太一本正经的不理会他。“你就是小鬼,我要是勤快点,儿子都该有你这么大了。”桃花眼有意调笑,但健太的目光却让气氛沉默起来。张继科有点不敢接受这个孩子的目光:“小鬼,你还是回去吧。我毒发身亡的样子一定丑死了,你还是只记得我在马上潇洒的样子好了。”

              健太欺身上去:“可可,不要再叫我小鬼。”张继科让这熊孩子正经的目光一下子给整乐了:“好吧,健太,我老了,你喜欢我,太吃亏”张继科把这孩子的碎头发往耳边拢拢,用手蹭蹭健太额角的胎毛:“你看,你分明还是个孩子。”健太一下子把他的手打掉:“懦夫!”张继科也不恼,嬉笑着靠在枕头上看着小鬼。

           “年龄大,快死了!你总是找借口,就不能看看我吗!我什么都不在乎,我什么也不懂,可是我在拼命的长大啊!你快死了,我就陪你去死啊!你不愿意连累我,那最起码可以让我送你走吧。为什么,为什么一点机会都不给我呢。。可可,你真是个坏人。”健太把头埋在被子里,呜咽着像头走丢的小兽。

           “小鬼,我就剩这点时间了,你就让我干点我想干的事吧”张继科隔着被提了提小鬼。“可是他把你打晕跑掉了!这么冷他把你一个人扔在 那里!”小鬼脸憋得透红,气的抬头申诉。

            “他会回来的,要不要打赌。”张继科像是在哄一个撒泼耍赖的幼弟。健太瘪着嘴,一脸不可救药的:“别再囚禁他了!他这个囚徒一点都 不让快乐!”

             桃花眼刮了一下小鬼的鼻子,语气明明是调笑却带着认命般的萧瑟:“他不是囚徒,我才是。”

评论(57)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