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啊

痒    6


         “我决定不躲了

            你决定不怕了

            我们决定了让爱像绿草原滋长着”

            那人双手握着立麦,眼波流转不知道划过了台下哪个人的心尖尖。都怨这灯光暗的昏黄,都怨这人呢喃的深情,最怨这人无辜的弯着一双桃花眼,硬生生的让屋里屋外变成两个季节。

           马龙听得可认真,但是不知道怎么满脑子回荡的只剩下“绿草原”三个字。他还真是不知道张继科是个这么有情趣的人,本来就不大的小饭店愣是撤了两张桌子给改了个音乐角。那人偏着头像是宠幸的往哪桌看着,有光打在那人的侧颈上,那点暖玉一样的光泽看的马龙心头突突直跳,张继科离开他过得还真是不错。’可是你怎么能这么开心呢?!像什么都没失去过一样。你养的文竹都没带走,你就不觉得少点什么吗?’

          许昕十分无奈且丢人的看着他们饭桌上的这盆文竹,并且一直不肯摘下自己连帽衫上的帽子。其实他师兄和继科这么些年怎么可能一直蜜里调油,大架小架在自己面前都撕过不少。马龙看着什么都好好好,其实小脾气拗着呢,哪次都是张继科给个台阶,马龙麻溜的赶紧哄回来,然后自己再继续把这对狗男男塞过来的黄金狗粮吃的一干二净。

         可这次,马龙让张继科宠的上了天,张继科抬头看的可能是太累了,搬着梯子就头也不回的走了,这剩下他师兄像个傻逼一样在天上下不来了。许昕扫了一圈,觉着自己又被生活教做人了,双叒体会了祸不单行的道理。他师兄挂在天上不要急,这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些帮张继科搬梯子的啊。目测还有个父子档,许昕推推眼睛,看着坐在王皓旁边的小胖子,小胖子那张大脸可真没白长,十分贴切的诠释了什么叫做痴迷。这皓哥走的这些年搞出个这么大的儿子??蟒蟒又静静的扫视了另一个半区,瞄到一对大眼服务员组合,勤工俭学这种借口也就傻气四溢的傻黑甜毫不怀疑。傻黑甜最近没去晒灯吗?那点暖玉色的皮肤不知道怎么就 让许昕口干舌燥。

        师兄,蟒蟒也不想你从天上下来了。   

          

痒 5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许昕推了推眼睛,继续对他师兄采取紧迫盯人策略。许昕也不想这样,可他师兄今天一来就坐在椅子上捧着手机,表情一会平静一会狰狞一会又傻笑到炸裂,频率直逼许昕体检时候的心电图。”

      ”昕儿!“他师兄突然站起来往这边走,许昕猛地低下头十分专注的看着打开的文件夹。。。mmp,谁往他文件夹里放了页送餐广告。再翻一页显然是来不及了,许昕硬着头皮拿起宣传单页。

      “我就找这个呢!”马龙一把夺过宣传单页,如获至宝的捧着往办公室里走。许昕一脸纳尼的看着他师兄那狗样,决定不再按捺心中的疑惑,三步并两步的跟着他师兄进办公室。

        人是进去了,脑子好像是放在了外面,许昕看着他师兄对着送餐电话拨手机突然就忘了自己该问点啥。“昕儿,给不给你订一份?”马龙语调大概有两个星期没那么轻快了,许昕瞬间脑洞了N条能让马龙心情好的原因,来回pass了好几遍。。。最后得出了一个震惊的答案:难道是师兄吃了小林子这个嫩草!想想这俩人那点若有似无的暧昧气场,许昕就越发的觉得这答案靠谱,脸色也跟着不好起来。

       “昕儿?昕儿。许昕!”许昕让马龙吓的一激灵:“有!”

         马龙又露出那副从小就让许昕哭爹喊娘的笑容:“昕儿,你帮我个忙呗。”许昕半张着嘴硬逼着自己拒绝:“好的。”说完直想给自己两个大嘴巴子。“昕儿,你打这个电话订餐呗。”

         许昕楞了一下,这么简单?马龙沉默了一会:“这家现在不送餐了。”这情绪落差也太大了,许昕重新审视那张送餐广告,没有折痕保存完好依旧依旧不能掩盖那点时间的痕迹,这tm不就是他师兄前男友的餐馆送餐广告吗!

       “我这一个电话过去,人家当我有病呢!再说了你怎么知道人家还用这座机号啊?“许昕抑郁的看着他师兄,他师兄目光缱绻:”他念旧。“

        许昕抑塞的看着他师兄,这是图什么呢?以前人家巴巴的装好爱心饭盒,他师兄回手就给自己,然后去食堂跟小林子来个不期而遇。现在迂回曲折机关算尽,就想吃人家餐馆的饭,还不是人家亲手做的。你说你直接去人家餐馆吃多好呢?!还能来个马平贵张宝钏再会。

        诶。许昕叹了口气,认命的拿起手机。上周他们出差回来,马龙就疯了。他赶到马龙家一看,张继科连自己的筷子都一起收拾走了,还特认真的打扫了屋子,然后把钥匙就放在桌子上了。许昕看他师兄坐在沙发上,有风从阳台进来吹得文竹轻轻晃,许昕突然想起一句电影台词:“你看,那个人好像一条狗。”



痒4



带高考班,磨合了很久,精疲力竭,才把小犊子们都捋顺了。更文正常开始!


习惯真是件可怕的事。

张继科听着第二十一辆远去的发动机声,不是马龙的。他一直会比马龙早到家,一开始两人还互相推脱着谁做饭,后来就都变成了一个人的沉默等待。是的,就像现在这样,安静的无意识的分辨着发动机的声音,等着一个从未与夜晚一起到来的人。

习惯,对谁都一样的可怕。

”师兄,你这是咋的了!“许昕本来想去请个谈恋爱的假,结果一进门就看见马龙趴在桌子上,一走近,看见马龙用拳头死死抵住胃。

”胃药,柜子第一格。“马龙咬着牙尽量平静的说道。

”没了?!“许昕把他师兄扶上车,看着他师兄缩的像个狗子,心里也不知是啥滋味。感情这东西饶过谁啊,许昕推推眼镜指挥着司机绕过堵车的街道。疲惫而非生离死别才是爱之苦涩,老实说,他虽然是马龙的亲师弟,可是跟张继科才更对脾气。这两人一分开,他还真不知道站哪边多一点,毕竟一开始看马龙那衰样还窃窃自喜过。可是今天一拉开柜子,那么大一盒胃药都空了,他这心里,也怪难受。


”这是往哪走呢。“马龙疼过劲皱眉问道。

”医院啊,你都这死样了,还想去小情儿家啊。“许昕也不知道为啥一张嘴就想损人,其实他知道别说小林子了,就算整个森林出来,也不见得有张继科来的重要。

”不用去,我知道是怎么回事。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马龙真是累了,胡子拉碴的,衣领皱的像块尿布。

许昕看了一眼摇摇头,开始往窗外瞅饭店。这地方吧真是有点偏,他也没抱多大期望,哎嗨,结果今天运气还真是不错,让他看见一家新开业的餐馆。不过这股莫名的熟悉感是哪来的?一看他师兄那狗样,他也不能多想了。


“一份猪肚汤,一份艾窝窝,清炒芦笋和粉藕排骨,您现在起菜吗?”店员有礼貌的微立一旁,看其中一位客人似乎是胃部不适,善意的推荐到:“我们老板是青岛人,饭店里海货都很新鲜,今天新熬的小米海参粥,您要不要来一碗。”

马龙想也没想的点点头,许昕也愣了。他师兄好像不喜欢吃海鲜啊。

马龙是真的不喜欢吃海鲜,味倒是能接受,但就是觉得吃起来麻烦热量又低,图什么呢。可是,老板是青岛人,张继科也是青岛人,他突然觉得有点幸福?是的,幸福,因为这种不值一提的关联。你说,人是不是都这么贱。

厨师的手艺绝对到家,而且你能从菜里吃出用心的味,许昕心满意足的直直身子,然后被生活教会了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的道理。

张继科夹着一提厨房纸,顶着门让后面搬着清洁用品的王皓进来。是了,许昕终于找到这种莫名的熟悉感是哪来的。他一脸微笑的看向他师兄,并不知道自己笑的其实有点狰狞。他师兄终于没来得及掩藏住自己那副丧家之犬样儿。


比直面冲击更惨是是什么?许昕很快就知道了,是冲击根本就没看见你,笑嘻嘻的径直走进了厨房。当然,许昕也知道了比丧家之犬更悲怆的表情,被遗忘的丧家之犬。

“哥,你胃不好,今天厨房新煮了海参小米粥,快点来喝一碗。”王皓抹了两把汗,笑的真辣眼,跟地主家的傻儿子一样走进后厨。海参小米粥,估计被他师兄列入黑名单了吧,许昕看着他师兄停顿的勺子,不敢去看他师兄的表情。




             


【龙獒】痒

3


“老板,你们店就这样几样菜哪行啊。最近汽锅很流行,添点新菜不是也很好吗”

       

  胖墩墩的食客跟眉眼带笑的年轻老板嘻嘻哈哈。“就这几道菜,不加了。”年轻的老板音色低沉,就像壶里沏的正到好处的普洱。

         马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结束了自己关于张继科的幻想。为什么不加菜呢?那时候他们还年轻,当然现在他们也不老,只是那时候,那时候的空气都显得轻一些。张继科核对完一天的账目:“为什么要加菜?菜每天都不一样啊。厨师每天都对同一道菜的理解不一样,每天的味道都有微妙的变化,每天吃的都是不一样的同一道菜” 张继科,那马龙呢?你是不是也这样喜欢着马龙?

        以前人在屋里晃悠的时候,马龙的那扇门永远是紧闭的。可现在,人没了,心里却让他塞个结实。马龙安慰自己,这是因为没有好吃的晚饭等他,没有人吭哧吭哧刷地缝,没有人再陪他过习惯的生活。真的,马龙都快把自己哄睡着了,这糟心的一天都快结束了,妈的,电话响了。

        “我去,师兄,我告诉你件事,你稳住啊!”  稳不住就不用听了吗?马龙都来不及吐槽,那边紧接着:“师兄,你现在可是一脑袋草原啊!卧槽,这卡宴真特么帅啊。”要不是失眠,马龙真想立马关机,可是:“你说清楚”许昕声音小的就跟电影里接头的似的:“比你帅,比你壮,比你有钱,卧槽,还搂着科子的腰,卧槽!进去了”马龙忽的坐起来:“进去了?!”许昕贱贱的:“别污啊,我是说进车里了。”马龙把手机掐的死劲:“跟着啊!”许昕有心无力的:“我不想吗?可咱这奔奔跟的上吗!等我跟上去,人家事都办完了。”马龙也不知道为啥这个年龄了,自己还能气成这逼样:“艹,你科哥是那样人吗?你科哥的腰你没搂过呀!”许昕沉默了两秒:“我搂过,可我不是王皓啊。”


(最近事情来得又多又突然,插缝更一点,大家凑合看)

     


【龙獒】同袍

二十五       留下来



          “真的让我等到你了吗”健太竟然不敢伸手触碰面前浅笑的这个男人。

           “开船”男人声音低沉悦耳,拽着小傻子推进船舱,他掀起帘子跟着往里走,却不自主的回头往岸上看。岸边桃花交错相应灼人眉眼,他堪堪的回过头。

            “科哥!”张继科猛然直起身子往声源看去,昕王爷脸色煞白跌下马来:“快去宗庙看看吧,再晚就来不及了!”昕王爷眼眶通红死死抓住张继科,就像捏住大海里那根浮萍。

            “我不去了,健太等着我呢”张继科用力扯下胳膊上紧攥的手掌。

             “科哥,皇兄要不行了”许昕说完就脱力的跪坐在张继科的脚面上。张继科伸手去捞昕王爷,心口却突然酸涩,他抬头看向船舱,小孩目光哀切。

              他还是没等到他的樱花仙。

            ‘张继科,我家门口有颗很大的樱花树。张继科,你还是喜欢他。张继科,我不想你因为我有一点为难。张继科,遇见你,我很幸运。’健太笑着看向那双桃花眼,带着第一次见面时的些许淘气。张继科微微点头,健太的眼泪却是再也抑制不住。他都懂,他想的张继科都懂。

            “开船!”健太第一次先离开了他的樱花仙。

              张继科赶到宗庙的时候,人群人手一张画像早已围的水泄不通。宗庙怎么会有平民百姓?他还来不及疑问,就看见马龙立于宗庙祭台。

            “孤愧对上天授命,令京都遭此大劫,外族入侵。让百姓流离失所,家破人亡,阴阳两隔。此重大罪责,孤愿一身承担。”马龙死死的盯着张继科,全然不顾桃花眼底的那份焦急。

           “因孤一己之私,损天下百姓之命,此罪甚重,天理难容。背其罪,孤之子当永不见世”人群一片哗然,臣子更是跪倒一片:“陛下三思”

          “每朝每代具有动乱滋生,每当此时,天下几多阴阳两隔。朕知晓此乃上天对你子民的试炼,只是朕不能看自己的子民深陷水火。”马龙扫视一圈:“上天,孤以己之血祭拜,求上苍指明可护佑百姓的神袛位于何方”说罢剑锋一抹,手臂鲜血肆意。扎疼了张继科的眼睛。

            官民一齐悲鸣,手中画像具抖得生生作响私下探寻。

          “上天,如若朕是你认定的真命天子,就请听朕之愿,请护佑我子民 的神袛走到我身边来,保朕子民自此生命无虞,我愿与他共享江山。”血流过多,马龙晃动了一下:“若反之,就让朕血尽于此。”

           张继科死盯着马龙不停翼动的嘴唇,终于看清了他的话:“要走, 除非我死。”就像一身的血被抽个干净,桃花眼疲惫的阖了下来。

【龙獒】痒

总裁龙×小饭店老板科

后知后觉   破镜重圆    最近磕团獒磕的有点迷幻,团子哥哥在里面hin厉害啊




2



          “既然对方用低等品与我们竞争,我们没必要非得一直坚持原有品质。等市场秩序恢复了,我们的品质也跟着回到原来的状态不就可以了?”林高远打量着马龙的神色,还是硬着头皮把话说了出来。马龙拄着下巴半晌不语,林高远怯怯的:“龙哥,我就是这么一说,要是不对”马龙抬头看向身材纤瘦的少年,目光温软:“就按你说的去做。”

             林高远眼角眉梢带着掩饰不住的愉悦,耳尖透红的带上门,马龙看着门慢慢阖上,人也一点点摊到椅子上。真年轻啊,是他老了吗?那张继科呢?马龙不想思考关于张继科一丁点的事情,可是刚才的争吵就像小箭一样冷飕飕的往他心上戳。“马龙,人家吃屎你也吃啊?”张继科一听他要降低产品质量当时就炸了。他说了什么?好像是什么都没说直接挂了电话。张继科懂什么?以为是他的小饭店吗,吃坏一次招牌就砸了。这件事怪自己吗?谁会蠢到自绝生路呢。

            马龙按灭张继科孜孜不倦的来电。不能说话,对方的每一句话都能成功的引起自己的怒火,但细想的话又不知道自己在生气什么。那天小林子那句话说的挺对,两个不同层次的人除了肉体,还能互相交流什么呢?‘那你为什么不放他走’,每个夜晚他看着熟睡的张继科,一遍一遍的问着自己,就像念着静心咒。

           围着小区不知道走了几圈,朋友圈里小林子发了吃饭的照片,他来回的看,小孩一个人真是孤独。他更孤独,他还得回家,家里还有张继科在等他。

          “我决定在你公司附近开个分店,你说怎么样”张继科夹了一筷子芦笋放进马龙的盘子里。正常的流程无非是赞同或者是不赞同,可上帝不知道有什么想不开的,非得作弄一下马龙:“你们的菜味道重小林子不喜欢。”当看到张继科静止的夹菜的手,马龙就知道要完了。

            果然,张继科缓缓的放下筷子,垂着头看不清表情:“林高远?”张继科如果不是故意把声线变得温暖,平时听起来其实挺有压迫感的。当他这样叫林高远名字的时候,马龙总觉得林高远那个纸片人已经被打的想抹布一样了:“什么语气?人家惹到你了?”

           张继科扯扯嘴角:“马龙,你知道我喜欢什么菜吗?”马龙脑子一片空白,张继科喜欢什么菜?张继科嗤笑一声:“我口淡还是口重?”马龙很久没在他面前露出这副白痴样了,还带着点可笑的不安。看着马龙半张的嘴,张继科连掀桌子的力气都没有了:“马龙。”像是被惊醒的梦中人,马龙直直的看着张继科,吊灯让这人棱角分明的脸看着柔和了许多,无论层次多不一样,谁也不能否认,张继科真是漂亮。那双黑漆漆的眼眸就这样望了过来:“马龙,哪怕就只有一点,你还喜欢我吗”

           他该怎么回答才能不伤害这个男人,马龙大脑转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就空白了,他都不知道那道声音是自己发出来的:“我会陪着你的。”男人眼里的火焰一点点的熄灭,薄薄的嘴唇上下翻动:“艹你吗”紧接着马龙就飞了出去,他趴在地上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张继科的武力值从小就碾压他,到了现在也还是依旧没变。门让穿堂风吹的咣当咣当的响,马龙看着挂钩上的外套,外面冷,张继科最容易感冒了。

【龙獒】痒

又开新坑了~

再热烈的感情也会有天归于平淡,日子一天一天的过,怎么才能不忘了刚喜欢他时的那份感动呢?特别想大家一起探讨一下,于是准备开这个坑

人物性格尽量不ooc

总裁龙×小饭店老板科

后知后觉   破镜重圆    最近磕团獒磕的有点迷幻,团子哥哥在里面hin厉害啊


1


     马龙到家的时候,不出意外的看见桌子上摆好的碗筷和正在刷地砖缝的张继科。

“拖鞋洗了在前阳台的,你先洗手吃饭吧”还有一排地砖缝没刷,张继科吭哧吭哧的停不下来:“还以为这不是你家呢。我就出去两天,回来收拾到现在。”张继科猛吸了一口烟,把烟屁股按进烟灰缸里。

     又抽烟。马龙皱眉攥紧公文包提手,也不理张继科,信步走进书房,咣当一下关上门。

     终于蹭干净了,张继科盘腿坐在地上看着地板的反光面色柔和许多。他回头看看紧闭书房门,得,祖宗又生气了。这一年马龙公司上了市,房子的贷款也还完了,他的小饭店也挺红火,可是掰掰手指头,两人却没几句话说了。

    张继科眼角带着细纹,跟哄青春期小孩一样推开书房门:“吃饭吧,今天饭店进的猪肺特别好,我”

    “怎么不敲门”马龙摘下眼镜,眉宇间带着些疲惫:“你这样很容易打断我的思路”

    那句‘我煮了汤’突然就说不出口了,张继科点了点头往外走:“吃饭了。”

      “今天客人特别多,琳哥都要忙坏了”张继科给马龙夹了一块排骨。

      “以后少做点肉吧”马龙把那块排骨夹到一边:“别人说吃太多肉不好。”

      “谁说啊?吃个饭还得有规矩,想吃啥吃啥呗”张继科又把排骨夹回去,马龙一直爱吃肉。那时候刚买房子,两人一块钱恨不得掰成三瓣花,一点肉沫都能让马龙两眼放光。

      “说了不吃!”马龙把排骨扔回盘子里:“你就是这样,什么都散漫什么都不守规矩!什么都随着心情能成什么大事啊!”

       张继科撂下筷子:“你咋了,公司的事不顺啊?跟我说说”

       是不顺,马龙一瞬间想从头到尾的倾诉一遍,可是看着张继科又无力的都憋了回去:“你懂什么。”

       张继科气笑了。他懂什么?马龙还真是明目张胆的看不起他。马龙走到这步不容易,他俩走到这步更不容易,张继科咬下嘴唇一块干皮,半晌:“你公司要是周转不灵,我这还有钱”

       有钱?马龙带着点戏谑看着张继科,他知道需要多少钱吗?还当是一开始十几万就能支持自己开公司吗:“算了”马龙喝干净碗里的猪肺汤:“我先进去了,你慢慢吃。”

       张继科看着色泽浓厚的排骨,突然失了胃口。

       

       


【龙獒】同袍

二十四         高高在下(下)



          “你小时候特别喜欢读诗,可是张将军更希望你从武职,所以你总挨打。”马龙像是回想起皮开肉绽的小继科,满眼的不忍。

          “那你有没有帮我?”张继科笑着回问。

           “当然有,后来你把书都藏在我这里,我天天找你玩,张将军也就 不好说什么了”马龙望着张继科眼睛亮亮的,好像事情是真的一样。要是他没想起来的话,肯定就当真了。分明一开始叫他,就是为了给马龙和夏皇后打掩护。

           “后来八月十五,八月十五。。”马龙看着那双桃花眼突然就说不下去了。张继科听的认真,不解的看着停顿的马龙:“八月十五怎么了?”

马龙把张继科的手握的死劲:“八月十五,咱们在大殿外面看月亮,决定一辈子在一起。”张继科嘴角弯弯的,又骗人,那天马龙逃走的背影,在此后的日子里,他看了一次又一次。

“你十六岁初征沙场,我夜不能寐,偷着掠过敌军腹地去找你。你穿着红战袍,可好看了”桃花眼似是有水光波动,张继科怎么能忘了那样的马龙,嘴唇干裂目光灼人。他再也不能从这人身边走掉了,无论这人身边站着谁。

 “后来,我登上王位,然后”马龙呆呆的看着张继科,目光剧烈颤动:“ 继科儿,你想起来了”

  “马龙,放我走吧。”张继科抽回被马龙握着的手。

   “晚了”他压抑自己的感情,他躲避这份感情,他把张继科推出他的眼皮子,他恪守一个帝王应该恪守的一切。可是,张继科从一开始就是他的无可奈何。

    “马龙,你忘的掉夏皇后和孩子吗?”张继科摇了摇头:“我忘不掉。 我没信心,一想到以后,你有可能会突然一瞬间对我愤恨, 我心里都哆嗦。”

     马龙使劲把人勒到怀里:“你知道我走回你身边有多难?”

    张继科推开马龙:“马龙,是我有问题。我一想到你那样的喜欢过夏皇后,那样的对待过我,我怎么也没法再站在你身边了。马龙,你是一国之主,这辈子没了夏皇后,难道也不要别的皇后了吗?”

    “你要离开我吗”马龙像是充耳不闻,执拗的看着张继科。

     “樱花的花期太短了,我怕赶不上”张继科掏出桃花锦囊塞到马龙手里:“对不起”



(家里老人接连住院,我刚陪完床。终于又摸到本本了,很激动啊。让大家等的辛苦了,所以我又开了一个坑)

[龙獒]同袍

二十四       高高在下(中)



              “我以前跟马龙是什么关系?“张继科放下茶杯抿了抿嘴。

                 方博和周雨下意识的碰了一眼,却在对方眼里看见了同样的膛目结舌。方博脑子还没转过来嘴就开开合合个不停:“没没没啥关系,不是,你你你跟陛就像兄弟似的!不是,你你跟陛下,哥你是不是想起啥了?“方博瞪着大圆眼:“哥,你笑啥?”

               “我喜欢马龙。”张继科抬手给两个弟弟添满茶水,看着这两个呆滞的傻小子不禁莞尔:“这么惊讶?”

                周雨眉宇间染上一抹忧色:“哥,你想起来了。”张继科捏着怀中的桃花锦囊:“模模糊糊的还不真切。“周雨有些急躁:”那你怎么。。“那一股急躁却被张继科直视过来的目光打断,方博也微皱着眉看向张继科。

              “不用想起来,我就是喜欢他。“张继科看着不言语的两个小蠢货,一个比一个眼睛大,一个比一个不忍看他。“你们这么极力撇清我两关系,是他不喜欢我吧。我这性格,估计做了回不了头的事吧。“

               小二端着色泽淡雅的甜物(和果子)推门进来,张继科的注意马上被托盘里的景色吸引过去,全然没注意到小二过于专注的目光。应该味道不错,张继科眉眼带点喜色,又把筷子伸向第二块。“好吃吗?”小二声音颤巍巍的,张继科点了点头又去戳弄那块茶香糕点。许是目光刺背,张继科不解的看向小二:“还有事吗?“小二直直的看着张继科,半晌才缓缓摇头。

              张继科让这孩子的悲伤弄的有点纳闷:“我经常来吗?看你眼熟。”小孩本来低垂的头猛的昂了起来,眼睛亮晶晶的不知道在期望什么。张继科指着糕点上的装饰:“这是什么花?没见过呢。”小孩一双眼睛竟像是要落下泪来:“樱花,这边没有的。“张继科来了兴趣:”那你们掌柜从哪弄来的?“小二像是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东瀛,你喜欢吗?“张继科夹过花来细看:”喜欢,要是正开的时候应该很好看吧。“小二用力的不住点头:“好看,特别好看。”张继科扑哧一声笑出来:“你见过吗?说的这么认真。“小二看着张继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小孩真是不禁逗,张继科刚想开口抚慰就被推开的门打断了思路,马龙面色不善的往里走,许昕和小胖子像两个打手一样站在马龙身后一起往小二逼进。小二一改刚才哀伤脆弱的样子,带着杀气望向马龙。马龙带着一丝怜悯的嘲讽:“还是改不了坏毛病。“小二一脸光脚不怕穿鞋的:“现在也不是你的了,我不算觊觎,我肯定比你活的久,可可总有一天是我的。“

           可可?张继科蓦然瞪大眼睛,马龙看着张继科心里突然一紧,恨不得捏死这个小兔崽子。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健太让马龙掐住脖子卡的满脸通红。这个场景。。张继科眉头越发紧皱,马龙看着继科儿骤变的表情,一颗心就像让人放在了炭火上。小胖子倒是反应快,一把架住健太就往外拖,力气大的像是要把健太的胳膊拧下来。周雨看了眼张继科的脸色连忙跟着出去,方博看了眼周雨和小侯爷悬殊的身材对比,担心周雨吃亏也前后脚的跟了出去,许昕像是看肉包子一样看着方博的屁股,跟的那叫一个从善如流。

         “继科儿,你,是不是想起啥了?”马龙试探着,缓缓的坐到继科旁边。张继科没接茬,看着马龙反问道:“跟我说说以前的事吧。”

            

                (最近比较忙,更文的时间十分不稳定,不过昨天完成了一个小梦想。朋友画展没有甜品台,临近画展了才来找我帮忙,材料不全时间又短不过还是准备好了。迫不及待的跟大家分享(求夸奖)一下我做的甜品台(全部是人家做的哦),明天就要撸到重点了。)



[龙獒]同袍

二十四         高高在下(上)



                把早朝的时间压了又压,终于让马龙提前一个时辰往那片桃花林撩。呼哧带喘的往家跑,跟刚娶了媳妇的毛头小子似的,马龙心里火烧火燎的都是那双桃花眼,真好,他的继科在等着他。

               今年的桃花开的灼人眉眼,马龙轻车熟路的穿过小径一路小跑进庭院,就快要到里屋的时候马龙突然站住了脚步。不可一世的帝王像个满脸春色的小情郎,对着锦鲤池子来回整理自己本就不乱的衣饰。像是给自己鼓劲似的最后抻了抻衣襟,马龙信步往卧房走。

              “继科儿,你干啥呢?”马龙不解的看着一床的衣服和站在镜子跟前的继科。

              “正好,龙你快帮我看看我穿什么好。”张继科眉眼带笑的把马龙往衣服堆那里扯。

               不穿最好。马龙危险的眯了眯眼睛,然后一脸诚恳的:“我觉得都不错,你要去哪啊?”

               张继科嘿嘿的不住搓手:“这不是春天来了嘛,周雨方博他们约我出去玩。”说完接着拿衣服往身上比划。

              出去玩害羞个毛线啊?等会。。出去玩?马龙眼色慢慢的暗了下来,语调却还是轻快:“我来好好帮你看看”说着像模像样的扳着张继科的肩膀来回打量:“都挺好看的还真是难选,你去哪啊?咱们可以根据这个来看看。”

            张继科眼前一亮:“还是你聪明,我们去庙会,方博说那天有好多姑娘,我寻思着找一件又好看又不显眼还能让姑娘一下子注意到我的衣服。”

           姑娘?庙会?这有什么必然联系吗?马龙让那双亮晶晶的桃花眼迷的五迷三道,半天才反应过来:“继科,你别告诉我你是去看小姑娘的。”

           张继科咔吧咔吧眼,一脸‘你好奇怪’的表情望着马龙:“不然呢?要不是为了姑娘我去那里挤什么呀。”马龙耳边像是炸了一颗大雷子:“你再说一遍。”

           张继科脱了一件中衣又手忙脚乱的换上一件艳丽一些的:“我一问周雨,我马上都而立了,怎么也得给老张家留个后啊。”马龙指尖冰凉,他怎么忘了张继科也是要成家的。这双桃花眼从小就招蜂引蝶,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怕是早就儿女绕膝了。继科,你能不能不去,就咱俩过不好吗。

           ”龙?龙!“张继科担心的望着呆滞的马龙:”脸怎么这么白?是不是昨晚我抢被子冻着你了。“

          马龙摇摇头,眼神慌乱的看向别处。张继科眼见着这人脸色越来越差,连忙从床上的衣服堆里挖了个空,把马龙按在床上:“要不要叫太医来瞧瞧?还是先躺一会?”马龙一把攥住自己肩膀上的手:“我也好久没去庙会了,咱们一起去吧。”

          张继科歪着头想了一会:“行是行,不过后宫人选还是从朝臣家族里挑选更好一些,是不是。”马龙眼前一黑:“我跟你不一样,我单纯为了逛庙会。”张继科看傻子一样摇了摇头:“有那个时间躺着不好吗?”马龙噎的气都喘不匀。

         风和日丽,天朗气清。张继科健步如飞的往集合地点赶,马龙看着前面的这人心里一片温软,笑着跟在后面。张继科不断的回头看马龙像是担心他跟丢了,马龙不由的加快脚步,春天里的张继科大概是他这辈子看过最好的景色。两人嬉笑着额角冒着微汗,到了集合地点却发现昕王爷和小侯爷也面色不善的站在那里。

         “你俩也去啊?”张继科纳闷的看着一脸抑郁的两个人:“六个大老爷们往那一站,哪还有搭讪的机会啊!”话音还没落就拿小眼刀飞周雨跟方博。周雨忠犬的连忙:“小侯爷,庙会好吃的不多,南街那片小吃更多,小侯爷去那边岂不更好。”小胖子暗搓搓的朝张继科面部发力,怎么张继科一来他就得往后排呢。小胖子不肯屈服的梗着脖子,死死的拽着周雨的衣袖。

           方博大力助攻:“庙会人多眼杂,安全起见,王爷不如跟小侯爷一起去南街游玩。”昕王爷嘴角一点点的往上翘起来,这么多天了,他小博儿终于跟他说话了。跟听了仙乐似的,昕王爷乐飘飘的:“好的,我带着小胖子去南街玩,你自己小心啊。”

          张继科赶紧溜缝:“龙,庙会怪挤的,你就跟着大昕他们去南街吃东西吧。”还没等马龙反应过来,张继科拽着周雨跟方博一溜烟的窜没了。

          三人的影子越来越小,马龙阴森森的转头看许昕,却发现小胖子也面色不善用眼刀剐着二昕:你这个叛徒!昕王爷斜着眼:“你们这么看我干吗?你们敢说你们不耽于美色?还看我?赶紧跟着啊!真准备去南街啊?!”说完昕王爷撒开丫子追了上去。


(跟候鸟似的,又拼了老命把行李箱拖回北京,如果可以我恨不得把冰箱都掏空了背回来。收拾屋子整理作业这两天就没休息过来,这章先找找感觉,大家打发时间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