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啊

【龙獒】同袍

十八           偷听



               “你回来干什么?!就不能不跟着裹乱吗!”周雨气的在屋里来回转,终于忍不住对着健太吼了出来,吓得太医包扎用的药一下子掀到地上。周雨烦的冲着太医:“您能利索点吗?”

                小侯爷暗搓搓的在门外生着闷气,他费了老鼻子劲儿才支走那个 结巴村儿兵,妈的又来个东瀛小傻逼。小侯爷找块避风的角落站定,用吐沫戳开窗纸,屏住呼吸往里瞧。几次正面冲突小胖子都没落了好,他雨哥已经不像以前那样无限度宠着他了,他得学着聪明点。

             “我已传信给你族人,近日就来接你,赶紧把伤养养走人!”周雨伸手按按琵琶骨,这两月陛下称病,朝野由老王爷马琳主持。可是老王爷 年轻时便不喜朝政又好食赌,这可苦了他跟方博。天天上朝怀着上坟一样沉重的心情,唯恐老王爷突发奇想。就拿昨日早朝,老王爷非得把方博许配给番禺守将宋鸿远,饶是两人青梅竹马,可把昕王爷又置于何处?昕王爷当即红眼,老王爷腾地从上位蹿下来,还没等反应过来两人就缠斗在了一起。朝中命员面面相觑(多脸懵逼),他跟方博上前劝阻,却被老王爷一下子杵到旧伤,这酸爽。

            “我是不会走的。”健太青紫着眼角目光坚定。周雨疲惫的坐在圆凳上,这孩子还不知道人和人的出场顺序有多重要。健太幽幽开口:“我还得带着可可去看八重樱呢”小鬼目光那样缱倦,仿佛他的可可就坐在他家门口的樱树下。

              (。・∀・)ノ゙嗨,原来小傻逼喜欢继科大哥呀,白担心了,一下子去掉两个竞争对手!小侯爷捏捏胖拳头按捺着心里那股子兴奋。

             “你带不走他,陛下在这,他哪都不去。”周雨不知道是劝慰小鬼还是劝慰自己。

            “马龙很快就会离开可可”健太如此肯定,周雨心跳漏了两拍:“ 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放风说在齐地又见皇后,现在这消息估计已经传到马龙那里了。”健太看着抵在自己胸口的剑尖:“干什么?可可默许的”

             周雨握着剑柄的手青筋暴起:“真是小看你了健太,可是陛下不会走的。我战前放走信鹰,他们早就心意相通,恐怕现在毒都解得差不多了。”

             门外的小侯爷脸色煞白,信鹰?!难道是自己射落的那只?当时射落应该找到纸条看一下的!小侯爷心里砰砰跳的直恶心。

           “你也真是幼稚”健太哼笑:“你知道子嗣意味着什么吗?马龙昨夜打晕可可就是为了见王皓,毕竟我放的风都吹给王皓了”手中的剑像是有千斤重,周雨颓唐的松了手:“那我哥的毒。。。我哥 。。怎么办啊”

            小侯爷使劲把脸往窗户上贴,唯恐少听一句。什么毒?继科大哥怎么了?

            健太目光灼灼:“周雨,有那个未出世的孩子,你真觉得他俩结合能有好?”

            周雨似哭非笑:“孩子?孩子!”周雨狠狠攥着健太的衣襟:“根本就没有!我朝律例,子抵母过,方博动手前军医早就把了脉!你去看看 诏书,第五条就是夏氏欺君!”

           窗外的小侯爷一下子脱力坐到石阶上,可能动作太大,屋里周雨吼了一声“何人”。小侯爷连滚带爬的站起来往外跑,他必须快点找到他皇兄。

          人是一瞬间长大的,带着难以释怀的悔恨。

         

           (拖延症害死人啊,赶作业赶的眼都要瞎了。上篇写的匆忙,有些地方没表述明白。马龙继科自小两情相悦,十六岁马龙赠与张继科桃花锦囊,锦囊的纸条上写着:加餐食,长相忆(《饮马长城窟行》)。如今,马龙又拿到锦囊,里面的字条却换成了继科写的:加餐食,勿相忆。所以马龙直觉到继科的隐瞒。)

             

【龙獒/胖雨】同袍

十四        兵变  中




                 “小雨!”张继科挥动着手中的偃月刀奋力往周雨那边冲杀。八十八族兵已损伤过半,他跟周雨被冲开各自为战。宫门由铁衫木铸铁而立,水谷一族的撞门圆木一头损毁严重,却腾不出人手调换。战事越久水谷隼心中越是不安,探听南北门战况的传令兵有去无回,不用想就知道折了。对于张超守的南门,水谷隼就没抱攻破的希望。因此兵力部署多集中于北门,可谁知道怎么就冒出一个悍勇的无名守将?!

                水谷隼扫视一圈,他筹谋了这么久还是要败在张继科的手里?不,这次要是输了,水谷家还有他这个旁出子的地位吗!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世间哪还有他水谷隼的退路!大喝一声,水谷隼抄起长剑冲着死守宫门的周雨奔去。当啷啷啷,金戈相击,周雨凭一膀子力气硬是抗住水谷的锐气。只是那水谷已是理智全无,疯了一样的挥剑相向,嗡,琵琶骨突然麻痛,周雨握剑的手一下子脱力下垂,连忙就势像侧边滚去。

              “谁敢动我雨哥!”小胖子骑在战马上像团燃烧的火球,拎着长枪向炒菜似的把人挑飞上天,马过之处人皆飞的七零八落。小侯爷胯下战马也是骁勇,连蹬再踏瞬间趟出一条血路。水谷隼的剑尖刚刺穿周雨的铠甲,就觉得自己背后让一股巨大的力量牵扯着,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让那股力量扯的飞了出去。

               小侯爷的到来犹如神兵天降,疲沓的战况瞬间逆转,张氏亲兵瞬间满血复活捉对厮杀。没人注意到一名头发蓬乱的老者四处搜寻,老者突然停下,用袖口擦拭这人脸上的血污:“醒醒!水谷隼!给我解药!!解药”

            周雨让小胖子牢牢护在身后,他的少年长成了英雄模样。“ 呃”张继科短促的出气声让周雨像是挨了一闷棍,他抬眼望去水谷隼狞笑着一刀插进张继科的左腹,他哥徒手握住剑身不让利刃再往里去,另一只手狠狠把剑捅进水谷隼的胸口。周雨眼前一片血红,全然不顾敌军的攻击大吼着往他哥旁边冲。

          “张继科,这种毒根本就没有解药。我早就活够了,我等着你来陪我!”说着把剑捅的更深,自己像解脱一样撞向张继科,任由长剑刺穿胸膛。“哥!”周雨一脚踹开水谷隼连忙把他哥扶坐下,张继科死劲的按住伤口,失血让他开始有些神志不清,他看着周雨眼神对了对焦:“小雨,杀了 皇后,我不能看他有事。”张继科见周雨呆愣,使劲的握了一下周雨的手:“小雨,交合一方若心意不纯,则双方暴毙。我拿不准皇后的感情, 她必须消失!”

         (我勒个去。。。还是没写到重点。。。过敏弄得人心烦意乱。明天放大刀,大家晚安)

【龙獒/胖雨】同袍

一切锅都是我的,跟现实中人物无关。没接触过xl女士,不做评价,文中设定全为剧情走向考虑。如有不适,请轻拍。ps,此章感情戏极少,不喜慎点哟~




十四     兵变  上



            “此次陛下祭祖,你可万万要跟着啊!”夏国丈神色仓皇。

            “到底出什么事情了?祭祖之事何时出现过后宫之人!”夏皇后心里越发感到不妙:“您到底瞒我何事!”

             夏国丈看着女儿,又难堪的回过脸去,憋得脖子通红:“你别问了!反正不管用什么方法,你一定要跟陛下走!”

            夏皇后几步走回主位,长袖一摆稳稳的坐在上面:“您要是不说清楚,我绝不离开。”说罢面色冷峻起来。

            夏国丈老泪纵横:“女儿啊!为父。。”退去平日的跋扈,夏国丈就像一个全心为儿女打算的老人:“总之你一定要跟陛下走!你记住,腹中胎儿是你是咱家的救命符!”老人拭干眼泪,直起身子往外走。

           夏皇后脸上惊惶不定:“您等等!您等等。。”夏国丈被这声音吓了一跳,连忙回过头去。只见皇后柳眉紧皱:“您就告诉我吧!我根本就没 有救命符!”老者脸色血色褪尽。

          “帝王心事难测,恩宠日薄西山。我没法子啊”皇后扑倒在软塌上,肩膀不住颤抖。

           夏国丈虚晃几步,愣愣的倒在椅子上:“孩儿,夏氏怕是在劫难逃啊”老人木然的阖上眼皮:“祭祖当日,水谷进犯京师,现在人就在我封地”

           夏皇后怒目圆睁,纤手怒指:“您!反叛于您有何好处!?难道您以为事成之后您能比现在还荣耀?他给你多少金子!”

          老人不住摇头:“孩儿啊,你以为爹就如此鼠目寸光?他给你下药了!我不得不听从于他啊。”

          夏皇后不可置信:“什么药?我与往常并无两样,您莫不是被人骗了!”夏国丈摇摇头:“是水谷一族的秘药,中毒者与相爱之人交合,毒 即可解。反之,若交合之人心思不纯,则两人皆暴毙而亡。你与陛下比翼成双,为父先头并无担心。只是,近来陛下。。为父实在是不敢冒险啊!”

          夏皇后双手撑着软塌,满脸泪痕一塌糊涂,轻声:“那您也不能大逆不道啊”

          夏国丈看着这个一直让自己骄傲的女儿:“那我就能亲手送走黑发人吗?!只要我打开宫门,水谷就给我解药。”

。。。。。


            “博儿,此次祭祖王侯众多,护卫工作不可有一点闪失,科哥传信说水谷就在这两天动作。”周雨在沙盘上变换着守备队形。

            “哥也传信给我了,不过我总觉得的京师守卫过少。禁卫军全数被我带走,余下你带着张氏族兵在此留守,而这支族兵并无善战大将啊。”方博拔下一支军旗重新放入京师。

            “楚钦已初现大将之风,何况科哥不日将至前来支援与我,守卫陛下的禁卫军还是多多益善。”周雨重新把军旗插回守备队伍。

            “咳,许是你我心重。祭祖圣地离京师不过一日距离,如有险情, 我回头支援便是,你周雨怎么也不会一日失守啊。”方博笑着拍拍他兄弟的肩膀。

            “博儿,小侯爷身边亲兵皆是年少,护卫经验不足,你多照应”周雨说完也不等方博回答,抱着头盔便跨出门去。

              门外,少年小将候在一旁“雨 哥,我 按 你 吩咐,已 戒备”一身铠甲让少年身形愈发魁梧,少年目光安定明亮,早已褪去乡野大头兵的那份自卑。

             周雨正正披风:“你与张超将军分守京师南北两门,只要守住了就是大功一件。我领其余亲兵护卫宫门,方统领三日之内即可返回,所有士兵自携三日粮水,原先押运辎重的士兵编入你的护卫队。”

            少年看将军再无指示,磕了一下脚后跟:“属下明白,绝不辜负将军指示!”

           周雨看着少年离去的背影暗暗握紧腰间的长剑。

。。。。。。

         “皇兄,我想回去!”小侯爷心烦意乱,他现在就想看见他雨哥,一会心里砰砰,一会眼皮又跳,小侯爷觉得马鞍子上全是刺。

         “眼看就要到祭坛了,你作什么妖。”昕王爷拿着马鞭怼了怼小胖子。

         小胖子不理他,依旧执着的:“皇兄,我要回去见周雨!我心里难受!”说着就勒住了马,要往回掉头。

         马龙眼疾手快拽住小胖子的缰绳:“你再想也得去拜下老侯爷啊!拜完就算连夜回去也没人管你。”

         昕王爷眯着眼睛看方博落在马鞍上的屁股,眼睛眯着一条,还好自己聪明,看这两个蠢货。小胖子不知道犯了什么犟劲,就是非走不可。昕王爷连忙打圆场:“皇兄,我倒是有件事得问问你。”

        马龙看着身后的软轿:“皇后说要为腹中胎儿祈福,我第一个子嗣,随她去吧。”昕王爷点点头皱着眉不知道想什么,面色不善的往后打量了几眼。

       小胖子拧来拧去,烦躁的恨不得把道两边的树都踹倒。马龙让小胖子感染的心里也是安宁不了:“你就不能消停片刻?前头就是祭坛了,要不你先 过去梳洗一下,前往祭拜?”小胖子眼前一亮,扬起马鞭就要往前撩。

      “报!方统领”驿马口吐白沫累到在地,传令兵一下子摔倒地上。

        方博一个箭步窜到传令兵身边:“发生何事?!”

      “水谷率部偷袭,人数几倍于周将军部!”传令兵大口吞着水。

       “几倍?周将军可让你传话?!”方博急的眼圈通红。

        传令兵硬压下去咳喘:“大股敌军突然出现,可沿海并无兵船游弋,敌军恐怕早就藏匿京师了!周将军鏖战于宫门,让属下传话:朝中有逆贼!”

          小侯爷目光呆滞,踉跄着扯住传令兵的衣襟:“那周将军!我雨哥 怎么样了”传令兵让小胖子要晃散了架,马龙从身后制住小胖子:“听他 说!”

         “张统领率八十八族兵赶到,我走时战况胶着,现在情况属下不敢妄断。”传令兵拱手等待下一步指令。

          “班师回朝!”马龙飞身上马,却早有人比他更快,小胖子骑着匹头马,身后跟了两匹替换战马一溜烟的消失在驿道。马龙回身一看大部队还懵懂的立在原地:“还等什么!”

           只见皇后弱柳扶风的立在马前:“陛下,臣妾腹中不得安宁,还请 陛下陪臣妾求得个安心”一双纤手紧紧握住马龙的脚踝,双眼含泪好不可怜。

         马龙皱着眉:“方博!许昕!”

        忙乱中两个齐声回应,马龙拽开皇后的手:“你俩带许昕的亲兵护送 皇后祭祖,禁卫军都跟朕前去支援!”话音未落便重重扬起马鞭绝尘而去。

【胖雨】同袍

十三         谁敢轻视少年心



              “可可,你喜欢我吧。”健太像是中了蛊,不肯停歇的念着。

              “回东瀛去”张继科闭眼沉声道。

               “我走了,你不后悔吗?”健太比来时长大了不少,身形越发的宽厚起来,因此越看可可越觉得这人瘦削。

               “不后悔”桃花眼动了动,依旧没睁开。

               “可我会后悔”健太慢慢给他的可可塞严被角:“别再让我走了。不喜欢我也行,就让我送你走吧。”健太语气淡然,就像是谈论今冬的桃树开的灼人眉眼。

               “这次决战,我恐是难归,你还要等吗?”桃花眼幽幽绽开,灯火昏暗,健太瞧不清那里面是何情意。

                “我当然不会等,我要跟你一起去。有我在,水谷一族不敢放肆”健太捉住那人的手,那人没再挣扎,却是难以焐热。

               桃花眼目光灼灼,健太胸膛的温度慢慢的沾染到他纤薄的手掌上:“你与水谷广属同族,此役之后你当如何自处!?”健太把那双手更用力的按在自己胸膛:“你旗开得胜,我祝你武运昌隆;你酣睡沙场,你在意的由我为你守住。”

              谁能直视一个孩子暗地里悄悄所怀的爱情?不抱任何期望,低声下气,曲意逢迎,热情奔放。那目光扎的张继科那颗老心疼的发颤,不敢回望。


。。。。。。。


          “水谷一族蠢蠢欲动,东瀛国力不足,水战资费甚巨。故,加强京师守卫,我不日领族兵将至。附:扣住健太,此役之后,之后,送他归乡。 ”纸条被周雨死死的捏在手里‘你以为他要你这样护他周全?’

          “吴叔亲自煮了肉丸汤,你闻闻多香啊”小胖子见有人进来翻身就钻进被子里,愤愤的把头也蒙上。

           “自从昨日晌午回来就没吃过东西,这样身体都要坏掉了。”吴管家把托盘放在桌子上,上前呼噜那个大团子:“还几年都要成家了,怎好 还这样胡闹”

            小侯爷一下子翻坐起来:“我不成家!跟谁成家?!”吴管家好脾气的拿着帕子擦擦小胖子的圆脸:“谁?你在尚书府那番,都被编写到乐坊 的小戏里了”吴叔点点小胖子的大头,回身去端托盘。

          “吴叔,子君姑娘,喜欢的是雨哥。”小侯爷沉默的坐在被堆里。

           吴管家一愣,不可置信的回头看他的小胖子:“这怎么说?”

          小胖子肩膀塌了下来:“皇兄大婚典礼之后,我就知道子君姑娘心系 雨哥了。”

          吴管家迟疑又为小胖子瞎掺和有点生气:“那你?罢了,感情这事 也说不好对错。”说是不责怪小胖子重色轻义,但搅汤的动静却大了起来。

         小胖子扣着手:“我不是因为喜欢子君姑娘才故意捣乱的”吴管家这下听懵了,不为子君姑娘为啥跟小雨闹成这样?吴管家因为小雨那处伤,心里一直憋着口气:“那你捅小雨干什么!”

        小胖子眼泪扑簌扑簌的往下掉:“子君喜欢雨哥,雨哥又是适婚年龄,所以我就说我也喜欢子君姑娘,我不想让雨哥婚娶。。。呜呜。。”这下吴管家更懵了:“这跟你伤了小雨有什么关系啊?”

        小胖子偷偷的看吴管家,吴管家疲惫的闭了闭眼睛,小侯爷八成是犯了大错,上次这样看自己是因为偷改了先皇给老侯爷的诏书,这次?吴管家盯着小胖子,小胖子心一横:“我看见夏府的管家把赃物放到了尚书府,也知道雨哥去搜捕。”吴管家脸色煞白:“你,你为何不阻止!”

         “杀父之仇,子君姑娘无论如何不会再倾心雨哥。我再补一刀,雨哥也会因此憎恶被我保护的子君姑娘”吴管家看着小侯爷深不可测的眼底,心里一阵发凉。老侯爷去的早,自己一手带大这个孩子,没叫他沾染上一点王侯的冷血。可是,这权谋之心难道是天生?!“你就没想过,小雨会伤心?”

          小侯爷垂下头去,肩膀直颤:“我哪知道他会真走啊!”吴管家看着 小侯爷退去一身阴沉哭的无助:“那他现在回来了,你要是,要是。。为什么不告诉他呢?”

         小胖子可怜巴巴的看着吴管家:“皇后说这种感情是不正常的!会遭到别人耻笑的!我不怕不正常, 可是我不能让别人说雨哥不正常!我不能让别人笑他。。”说着说着又开始嚎啕 ,像是要把那份委屈都抖露干净:“我。。我都憋死了。。可是,那个大头兵什么也不懂。。嗝。嗝 。 他以为他喜欢雨哥了不起吗?。。嗝。。什么都不为雨哥考虑。。”

          吴管家看着哭的直打嗝的小胖子,觉得头一阵阵的晕眩,赶紧扶着椅子坐下缓缓。过了一会,吴管家突然回过味来:“你说你看见赃物是夏府管家放的?”

          小胖子眼睛肿的像个核桃:“我那天去找雨哥,看见他先往雨哥府里放的。我一生气就想跟着他找个机会绑到皇兄那里,可是他又去了尚书府,然后。。”

         “然后个屁!你糊涂啊”吴管家恨的气都喘不上来:“你就该把他绑 了!现在怎么办”吴管家在屋里来回溜达:“谁知道人家安的什么心啊?”吴管家两手交叠拍的啪啪作响。

           小侯爷打了两个哭嗝平静下来,脑子懵懵地:“不会有事的,皇后 都说这点小事不值得牵绊我为雨哥求特赦。”吴管家一口老血涌上来,这孩子是傻是聪明?刚觉得他满腹权谋,虽是冷血却也不用自己担心。可这会儿,这么明显的事还让人牵着鼻子走!吴管家像个老母鸡一样急的恨不得要飞起来。



【胖雨】同袍

十二     鸳鸯

  



            还是有什么变了。

           “周将军还是没时间?!”小侯爷黑着脸挥手让侍卫下去。“你说,雨哥是不是还没原谅我?”小侯爷趴在桌子上,不住的戳弄着大阿福。“还是对我笑,还是对我好,为什么就是觉得雨哥离我这么远呢”小侯爷仔细的把大阿福收在锦盒里,藏在枕头旁边。


          “雨雨雨哥。。”大头红着脸把双手背在后面。

           周雨盯着京师守备地图,也没抽眼看看:“何事”

         “雨哥!”大头像是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

          小孩儿不结巴了,周雨煞是好奇,惊喜的几步走到小孩儿身边。只是脸上那种‘吾儿初长成’的表情让大头很是郁闷。

         “送 给 你”大头一字一顿,把背在后面的双手拿出来,盯着他哥的眼眸:“集 市 上 看 到,擦 汗。”

          周雨盯着小孩儿手里洁白柔软的帕子,久久不敢伸手接过来。

         “不  喜   欢?”大头捧着手帕仿佛像被灼伤了手,身形仿佛萎缩了, 带着股卑微。

          “不喜欢!”小侯爷不知道从哪个旮旯里蹦出来,一把拍掉手帕使劲跺了两脚:“你走!”

           大头看着帕子上的大脚印脸色苍白,来不及告退转身就往外逃。可是手臂被修长有力的手紧紧握住,大头回过脸看他哥。

          周雨捡起手帕,把鸳鸯的刺绣图案紧紧的握在手里,温柔的:“哥 一介粗人,怕糟蹋了它”眼神清澈明亮,直直的望进了少年的心里。少年嘴角一点点的扬起来:“它 结 实 着 呢,不 用 担 心 弄 坏 它,雨 哥 只 要收 下 它, 好 吗”

         周雨笑着把帕子掖进怀里:“去把昨天教你的刀法再熟悉一下,中午 哥带你去吃好吃的。”大头盯着那块被周雨贴身收藏的帕子,激动的不住点头,红着脸蹬蹬的跑远了。

       “扔了它!”小侯爷红着眼睛把手往周雨衣襟里掏。

         啪的一声,周雨皱眉打开小侯爷的手:“我就是这么教你的吗?骄横跋扈,将来如何治军!”

        小侯爷愣愣的看着手背上的红印,他雨哥打他?他伤了他哥,他哥都没动他一根手指头,现在,为了这个烂手帕就打他!

        周雨第一次跟小胖子动手,心里也是七上八下,但他不想看着他的少年变成不懂体恤的王权富贵,硬是冷着脸不去哄他。这两人眼神一较量,小胖子就彻底疯了。低吼一声冲他哥扑了上去,周雨没防备让他冲倒在地上,小胖子压住他哥的关节,把手伸进他哥衣襟拽出手帕,力气大的豁裂了中衣:“就不让你留着!什么破玩意!我给你买一千条,条条比这个好!”说着抽出匕首咬牙狠劲的戳穿那对刺绣鸳鸯。

        周雨不知道他的少年何时变成这副蛮横的模样,那个笑的软软的小胖子去哪了?手掌不受控制的挥了出去,小侯爷坐在他哥身上脸偏向一边,愣在那里。

       周雨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还有小胖子肿起来的脸,瞬间心疼的抚了上去。小胖子一偏头,眼泪成串的往下掉,委屈的瘪着嘴,鼻孔翼动还是没忍住的嚎啕出来:“你打我!你为了那个蠢货打我!我再也不跟你好了”吼完也不理他哥,呜呜的就往外跑。

         周雨像是没力气从地上爬起来,只是曲起手指一点点把帕子够到手里紧紧攥住。

【胖雨】同袍

十一      小情郎  下



         “就这么决定了,好不好嘛雨哥”小侯爷眼睛那么亮,让人怎么忍心拒绝。

           “决定什么?”小将军安静的任小侯爷压在身上。

            “雨哥是我最重要的人。那么这辈子,雨哥也要把我当成最重要的人!”小侯爷难得的耐心。

             你早就是了呀。小将军的手指那么温暖,一寸一寸的从发旋到脖颈慢慢抚慰。小侯爷像只幼兽,舒服的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哼声。

           “好不好嘛”小侯爷耐心用尽,又把头支起来看小将军。小将军笑笑,把小侯爷搂的更紧了一些。

            “雨哥!那个人到底是谁啊!比我还重要吗?”小侯爷一直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不由的开始正视周雨那个心上人。

            “你不认识他。”周雨一下一下的拍着小胖子,就像许多年前他哄那个孩子午睡。

            “她这么好吗?小侯爷愤愤。

            “好,他很好。”周雨把小胖子的大头往下扶了扶,伤口压久了还是涨疼。

             “那你为什么不跟她在一起?”小侯爷使劲把脸贴着他哥的胸口,声音闷闷的。

              “他心里有人了”周雨停下了拍觉的手。

              “那就忘了她吧!”小侯爷趴在他哥身上,俯视着他哥的眼睛。

                小将军望着小侯爷,一双明眸一点点的蓄满了泪水:“忘不了啊”

               小侯爷伸手去够从他哥眼角掉下的泪,心里像被沸水泼了。

              “那个人让你这么难过,我讨厌她!”小侯爷把胖脸埋在他哥的颈窝里:“哥,你别喜欢她了。这辈子我陪着你不好吗?”

              “你怎么陪哥一辈子呢?你长大了,会娶亲,会有子嗣,到时候还哪有时间啊。”周雨不知道是在问小胖子还是在问不肯醒来的自己。

              “那我。。那我。。”小胖子结巴起来,不安的抬眼偷看他哥。

                周雨怎么能让他的小胖子这么尴尬呢:“逗你呢。”他重新抱紧小胖子,轻吻着小胖子的额头:“好多次,哥看着他的时候,都差点忍不住就说了。”拍觉的手又抬了起来,一下一下:“可是,一想到他要是也喜欢 哥,而哥又留在了沙场。你说,他怎么办呢?”

               小胖子在熟悉的节奏下很快睡着了,周雨也闭上眼睛:“哥就希望他一生安康”

。。。。。。


               “你,怎么来了?”张继科睡梦中感到窗外有人影略过,瞬间惊醒抚剑身起,黑影却对他的路数煞是熟悉。黑暗中视线逐渐恢复,那人不是马龙又是谁。

              “你瘦了” 连夜的奔波让胡茬长的放肆,马龙青黑着眼眶一脸沧桑。

               “你自己来的!出什么事了?”桃花眼瞬间焦急起来。

                 马龙一把拽过人来借着月光细细打量,许久放松下来:“我做梦 了,梦里怎么也喊不回你。心里发慌,就来了”

                “瞎担心什么,一来一回,早朝怎么办。”桃花眼责怪却透着欣喜。

                 “我要有子嗣了,怕是以后没时间过来。”马龙看着那人低垂的眉眼,再也忍不住把人抱紧在怀里。怀里人却是一阵惊天动地的咳。

                “可可,你又咳嗦了!”健太踹门而入。

                 马龙跟健太四目相对(瞪),健太看着马龙怀里的张继科,直觉被人捷足先登:“谁让你抱着可可的!放手”说着就要伸手把人拽回来。可小鬼又哪是马龙的对手,瞬间就被推到地上。

                “你是谁?”马龙寒着脸。

                 “你抱着我媳妇你还问我是谁!”小鬼不甘示弱的回瞪着。

                 “媳妇?”马龙气乐了:“你凭什么跟他在一起”

                  小鬼爬起来:“凭我年轻!凭我会一直陪着可可!”

                  马龙无意识收紧手臂:“在我手底下你一招都走不了,你哪来这么大自信”

                 小鬼猛的冲上去想掰开圈着他媳妇的手臂:“我还在成长,等我 长大了,你就变成死老头子了!”

                


 过年真是疲惫,在厨房里就没出来过。现在的小孩子真是好会聊天啊,突然觉得当幼儿园老师也不错吧。大家新的一年要喜乐长宁,健康平顺啊。

            




【胖雨】同袍

十一        小情郎  上


       嘡嘡嘡嘡,刀光剑影你来我往。

       当啷,少年被长剑打到麻筋手臂脱力,大刀擦着地面滑出去。

      “雨雨雨哥,我我我。。。”少年不敢抬头,怕看见周雨眼里可能闪过的失望。

       “比昨日长进了许多,楚钦不亏的科哥相中的将才啊”周雨握着少年的肩膀眼里绽着光。少年惊喜的抬起头,却又嘴笨的啥也说不出来。明明他跟别人在一起的时候调笑嬉闹不在话下,怎么一碰见雨哥就格外的蠢呢。大头很是懊恼,可是又忍不住的想,就是因为自己这样才让雨哥心软,才让雨哥 一直一直不放心自己。

         什么玩意!还将才呢!在自己手底下十招都走不了!小侯爷恨恨的偷看着他雨哥和这个蠢货,md,要论这装可怜的大招,师父在这儿呢!虽然眼窝子让人扎的直疼,可是这是能看见周雨唯一的机会,小侯爷还是不肯放弃的趴在假山上。

       “对,就是这样,万变不离其宗。楚钦的童子功很扎实,这一定会让你走的更远的。”大头一受表扬,拳法打的更是虎虎生风,恨不得一招一式都在空气打出个洞来。

         什么玩意!他那是童子功?!那自己这个就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小侯爷恨不得立马从假山上跳下去,好好让这个蠢货看看什么叫扎实!我雨哥夸你两句还当真了,你咋不上天呢。

        “雨哥,你你,你有没有,有没有”大头憋得脸通红,周雨拿着帕子给小孩擦汗:“别着急,慢慢说”

          樊振东突然觉得有谁把手伸进了他的胸腔里,不轻不重的捏了一把。要不然怎么解释这突然的心酸呢?原来,他雨哥给人擦汗的时候这么温柔的,早知道,以前就多让这人擦几次了。樊振东翻过身躺在假山上,他不想睁开眼,你瞧,天上的一朵一朵的白云都是他雨哥的温柔。

       “雨雨雨哥,这么好,一定有喜喜欢的人了吧”周雨面容依旧柔和, 只是久久不语。大头眨眨眼睛,突然不想让周雨回答了。

        “有”小侯爷一下子翻身重新趴回离周雨最近的地方,恐怕风声太大盖过他哥的声音。

        “不过那人,心里有人了。”周雨抚了抚琵琶骨,他分不清是心疼还是这里更疼。

          

。。。。

       “小雨啊,你伤好的怎么样了?我真是没想到这个小混蛋会会。。”吴管家恨得直拍大腿,又眼圈通红的看着小将军。

       “周雨谢吴叔帮忙照料将士的遗孤,自我走后,将军府上下全赖吴叔周全接济。请受周雨一拜。”小将军撩开前袍直直的跪了下去。

        “诶,你跟继科儿啊。。那么些遗孤都靠你俩庇佑,可你们薪俸有数啊,老马跟我说将军府吃穿用度都计算的不能再计算。诶,是我没教好这孩子啊。。”吴管家抻着袖口不断拭泪。

          周雨顺着吴管家的力道起身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吴叔,张家军所向披靡全靠这些遗孤从小建立的同袍兄弟之情。天下初平,但仍有小人觊觎,我与统帅唯恐不能筹谋更多。”

         吴管家会意的点点头,却也只能有心无力的拍拍小将军的肩膀:“吴叔给你煮了点山楂糖水,你自小吃药就得配着糖水。这么久不来,那些药都是怎么吃进去的啊。”吴管家打开食盒,慢慢的把糖水舀进小碗里:“快尝尝,吴叔手艺退没退步。”

         他跟方博都是遗孤,自幼就长在张继科的府邸,那人一生金戈铁马,可对他们却是极尽温柔。可当大哥的再细心,也补足不了父母的那块缺失。直到,他遇见了吴叔,这个慈爱的老人一点一点的填满了他生命的那处空缺:“吴叔,你心里有事”

        吴管家一脸羞愧,手指抓着衣料攥了又松,松了又攥:“振东,病了。”说完就深深垂下头去。

        周雨没办法对这个老人说不,也没办法不担心那个小坏蛋,他就只能紧紧披风,遮住那道刀伤。

。。。。

        “小侯爷可还康健?”小胖子半靠在床上,周雨站在卧房中庭半弯身子拱着手。

         “我难受”小胖子委屈的把脸埋进身后的靠枕里。

         “臣与军医还算相熟,不如请军医再来复诊一下可好?”周雨依旧垂着头,他太知道了,只要看见小胖子,就会心软。可是心软了能怎么样呢,小胖子终会有人陪伴,世上这么多人,唯独不能是他周雨。

          “我不要军医,我要雨哥”高高在上的小侯爷又变回了那个喜欢跟兄长撒娇的小胖子。

           “臣不通医道,军中公务繁多,还请小侯爷容许臣先行告退”周雨说着往后退了一步,这一步击溃了小侯爷所有的努力。

           “你走吧你走吧!你肯定是假周雨!我这么难受,我雨哥不会这样对我的。。”过了十岁生日以后,小胖子好像很少这样嚎啕了。周雨偷眼去看小胖子,小胖子仰头张着大嘴直咧咧,这眼泪可真多,打湿睫毛顺着侧脸就洇湿了肩膀。

            “微臣告退”周雨直起身子往门口走去。

             小胖子傻眼了!他哥怎么走了?这时候不是该扑上来哄他吗??委屈、害怕、心酸各种情绪一起砸向小侯爷,这回可是真难受了,跳下床三两步冲过来,一把从后面抱住他哥:“别走!我错了,你别走。”

            小胖子天生神力,勒的周雨气都喘不上来:“放手”小侯爷更是下死劲的勒住这人,边咧咧边把人往后拖。挣脱不开,周雨的脾气也上来了,两人角力相持不下。张继科王楚钦还有刚才那句放手跟走马灯似的在小侯爷脑子来回窜,腰部一攒力,小侯爷喉咙里低低的吼了一声就把他哥扛了起来,一把摔床上,自己也跟着压了上去。

             “樊振东你起来”小侯爷这才明白,原来他哥不会一直在他身边的。可是,怎么弄丢一次就找不回来了呢:“你不理我,一次也没拿正眼 看过我。天天围着那小子转,我是不是长大了就不可爱了!我天天趴在假山 上看你,你给他擦汗,陪他练功,你还记得有我吗?”小侯爷趴在他雨哥怀里眼泪止不住的流,像是要把这几天的委屈都流出来:“你还带他去吃好吃 的,那里是我领你去的!我从没带别人去过,你为什么要带别人去啊?”小侯爷使劲把脸贴在他哥胸口:“要是我不生病,你是不是再也不要见我了!?”小侯爷越想越后怕。

              周雨让他哭的心烦意乱,疲惫的闭着眼睛:“小侯爷,咱们早已恩断义绝,你说的你都忘了”小侯爷吭哧吭哧不说话的胡乱摇头。周雨让他的大脑袋拱的胃直疼:“臣看小侯爷并无大碍,还请容许臣回军营处理公务。”

            小侯爷扯过被子把两人裹得紧紧的:“我不让你走”这个小孩什么时候能长大呢?小胖子像是听见了:“你也刺我一刀吧,你以前说过要 等我长大的。我现在长大还来不来得及?”

          周雨诧异的看着少年的头顶,小胖子死死的搂着周雨的脖子:“我知道我错了,可是你能不能再看看我,我很努力的长大,我不会再让你这么 累了。”

          小胖子总是说这样的话,他总是一不留神就认真了,心动了:“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樊振东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他哥语气里像是带着一丝期待。他决不能再让他哥失望了。

          “知道!我会一辈子把哥当成最重要的人!”周雨像是受到了刺激,身体微微颤动:“胖儿,你知道我。。”感情却是再也压制不住,全数堵在嗓口。

            他有多久没听见他哥这么叫他了?小胖子兴奋的打断周雨:“这一辈子,不会再有人比雨哥还重要,就算我以后的妻子也不能!”小胖子邀功一样的抬头看向他哥。

            四目相对,似一场烟花翻飞。



【龙獒】同袍

小侯爷此章略黑化,原谅我,我今天修电脑修的也黑化了。。。。。。。




十         帝王心


             “谁让你动这个的!”马龙脖子上青筋暴起。

              “三个月,陛下恩宠已逝?就因为这两个兵俑!”夏氏泪眼阑珊。

              “是我过了,最近分身乏术难免焦躁,还请梓童见谅。”马龙把人拥在怀里,细细的抚慰着怀里人的一头青丝。

             “这是我们的卧房,为什么我不能放自己喜欢的。”夏氏抽抽涕涕。

              因为继科儿喜欢这样的摆设啊。话自然而然的就流到嘴边,马龙往下咽的辛苦:“朕习惯了”


。。。。。



             “臣周雨前来复职”周雨拱着手半天没得到回应,有些不耐的偷眼看殿上。马龙拿着对黑陶兵俑面容柔和,可怎么看都是孤独。

              “臣周雨参见陛下”大头是染了风寒,一想到小孩自己在军营里,周雨声音不由大了起来。

              马龙愣愣的看着周雨,良久:“他,不放心我。”

             周雨猛的抬头,拳头攥紧又松开:“是”

             马龙笑了,可是目光却穿过他看向殿外的桃花林:“他,好吗”

             周雨死死的咬着牙,心里泛着酸疼:“好”

             马龙一点点的拂过兵俑的桃花眼:“你怪我。小雨,你还不懂人言可畏啊”

             周雨把下巴使劲抵在铠甲上,把哽咽全数吞了回去。

             不能再温柔的,马龙把兵俑藏进怀里:“只有他想护着我吗?他一世骁勇我怎能让他落得个佞幸之名。”

              周雨愣住,他一直觉得陛下走狗烹。可细想,那股哽咽却是再也咽不下去。陛下啊,你护他一世英明,你堵住天下悠悠之口,你让佞幸和尾大不掉沾不上张继科!只是,只是他没时间了。


。。。。。。


               如果陛下所言确实,他哥不就有救了!周雨一拍脑袋连忙往信鹰站走:哥,陛下他跟你是一样的!

               他雨哥笑得真好看,小侯爷偷摸的透过栏杆看他雨哥写鹰信。他雨哥开心了,今晚是不是就能一起吃个饭了?他雨哥一直没回将军府住,兵营这么冷,生病了怎么办?

              周雨收了笔,脸上尽是幸福,他哥就要没事了!周雨利索的把纸装进油蜡封筒里,兴奋的忍不住:“科哥,等着我!”小侯爷脸色倏地一变,他雨哥这么开心,是因为张继科吗?怪不得不住将军府!随时准备要走是不是?对自己避而不见,张继科不在这都能让他笑的这么开心!周雨拿着块鲜牛肉喂进鹰嘴里,满脸期盼的放走信鹰,然后往军营走去。

            小侯爷眼色一暗,搭弓对准信鹰。

【胖雨】同袍

九    雨雨雨雨哥      下



             一只肉手一遍遍的搓着大阿福,还好是陶瓷的,要不早秃了。小侯爷已经大小眼诡异的笑了一上午了。

            昕王爷无奈的摇摇头,接着给小博儿捂手。你说这小博儿,手冰凉冰凉的,脸蛋确是红的可以。他的博儿看起来真好吃,该死的,小胖子就不能有点眼力介赶紧闪人吗!“我说,周将军这会离城门不远了吧,不去迎迎?”昕王爷期盼小胖子能智商上线。

            小胖子摇摇头抱紧大阿福:“张家军骁勇深受百姓爱戴,雨哥从城门一走进来,大家争相围观,他肯定看不到我。我就从宫门口等着,他一进来第一个就看见我!”

           许昕撇撇嘴:“都割袍断义了,你巴巴的等着跟周魔鬼再决一死战啊?”说着看向方博贱贱的:“博儿,等小侯爷再把那只手给他废了,他就再也 赢不了你了。到时候你想咋调理他就咋调理他”方博示意许昕闭嘴,许昕难得在方博脸上看见别的表情,更是兴奋的挤眉弄眼。

          “闭嘴!”小侯爷抱着大阿福气蹬蹬的往宫门口跑,只是步速越来越慢,最后慢慢的停下来,像蜗牛一样踱着步子。待会,第一句话跟雨哥说什么呢?雨哥会不会原谅自己啊?要是雨哥不理自己怎么办?小侯爷晃晃脑袋,算了,直接就用死皮赖脸的大杀招好了!雨哥最受不了自己这样了,一定会原谅自己的!只要雨哥愿意原谅他,他以后会加倍,一百倍对雨哥好的!小侯爷使劲的攥了下肉拳头给自己打气。

。。。。。

            “雨雨雨雨哥,俺俺俺第一次来京师,俺到到到时候说啥?”大头傻笑着挠着后脑勺。周雨拍拍他肩膀示意他放松一点:“不用见陛下,直接 跟哥去方统领那里,兵营生活你不是很熟悉吗”

             小侯爷抻着脖子等啊等啊,坐下起来不得安宁。

             周雨领着四五个亲兵快要走到宫门口了,却发现大头跑到了最后面。大头见周雨走过来:“俺俺俺还是紧张,门门卫一问俺,俺俺答不上来,给给给你丢人”大头垂着头。

            周雨牵着傻小子的手走到最前面,双手扶着少年的头盔让他正视自己:“大头,打仗不是用嘴的。继科大哥对你寄予厚望,知道吗”傻小子死死的盯住那双清澈温柔的眼睛,像是要寻找到更多的肯定。那双眼睛像是有魔力,他不安的心慢慢的平复下来。

           大冬天的,傻小子一脑门的汗,周雨扯过披风温柔的擦拭着,全然没注意到另一双喷火的眼睛。

          樊振东无意识的把大阿福攥的四紧,他雨哥,他雨哥再给那个大头兵擦汗!凭什么!那个一看就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凭什么!小侯爷要气死了,蹬蹬几步窜到那两人面前。

          周雨有些担心大头受了风寒,给他使劲拢拢铠甲,心里盘算着待会先带着孩子去军医那看看。

          “雨雨雨雨哥”大头看着这个身着华贵的少年,不敢多言。

          周雨一回头,四目相对,周雨马上避开眼睛,拉着大头:“这是小侯爷,属下见过小侯爷”一行人半天没听见小侯爷让平身的声音,只好一直 拱着手。大头可能真是不舒服,身体有些颤抖,周雨担心的:“属下参见 小侯爷”他终于又见到他雨哥了

        “起来吧”小侯爷带着期盼的看向他雨哥。“谢侯爷”周雨扶着傻小子:“起来就行了,先去方统领那报道,然后哥带你去军医那看看。赶路 太急,染寒气了怕是”雨哥声音真温柔,大头觉得心里热热的,眼睛湿着点点头。

            有人心里热热的,还有人心里凉凉的。一眼,雨哥一眼都没看自己。注意力全在这个乡巴佬身上,还要带他看军医?他不要这样,他雨哥明明只对他一个人好的。“雨哥,这是给你的药,你肩膀,肩膀还疼吗?”小侯爷硬挤开小乡巴佬站在两人中间。

             周雨退开一步:“谢小侯爷担心,属下已无大碍。”说完就要拽着大头去报道。

           “雨哥,我射了鹿,齐地靠海多风寒,晚上煮鹿血酒给你暖身子吧”小侯爷又挤到两人中间,恶意的把王大头拱到后面。

            周雨一闪身站到小侯爷对面,拱着手:“下官公务在身,误了时辰 恐是不好。”趁小侯爷下句话没说出来,周雨牵着王大头就往前走。

           “正好我也要去,咱们一起啊雨哥”小侯爷黑着脸看着乡巴佬胳膊上的他雨哥的手,下一秒又满脸蠢萌的朝向他雨哥。


       

【龙獒】同袍

小侯爷,您的情敌已上线。

严重ooc了王楚钦同学。我真的不是黑粉,真的不是。




九    雨雨雨雨雨哥     上


        正午

        周雨收了剑,试探着去按琵琶骨那处的创口,虽是痊愈但是仍带着恼人的胀痛。方博的鹰信让他扣了下来,水谷蠢蠢欲动?他敢!再说张家军都归到禁卫军了,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一年期限已过三十整日,周雨愁的嗓子都哑了。就他哥这犟劲,别说一年了,就是给他一辈子,他心里那个人要是能变了。。。周雨觉得自己都能自挂东南枝了。

        “雨雨雨雨。。。雨哥”稚气未脱的小将士红着脸站在一边。

         “大头啊,把帕子放一边吧,我再打套拳舒活下筋骨,你先去吃饭吧”周雨笑着拍拍端着水盆的少年。

          少年把盆往地上一放,双手握住周雨的手臂:“不不不不行,你刚刚 刚好,要休休休休息”少年脸憋的通红。

         周雨也是奇怪了,这孩子怎么一见自己就结巴呢?平时说话好好的啊,自己就这么吓人?不会吧,小胖子小时候可是很喜欢自己呢。。。小侯爷。。上翘的嘴角倏地染上一抹苦涩。

        “雨雨雨雨哥,你怎怎么了”少年看着雨哥脸色突变,更是担心起来,这嘴就更不利索了。他心里有太多话,可是好像都卡在了嗓子眼,记得他一跺脚,背对着周雨蹲在一个树墩上紧闭着嘴。

         周雨对小孩子从来就缺乏免疫力,可是这个背影让他恍惚的心里泛着酸水。他使劲摇摇头:“哥不练了,你帮哥把厢房的披风带来,哥先去科 哥那里看看。”萎靡的少年一下子精神起来,一张脸喜笑颜开的:“那我 再再再给哥带个暖暖暖炉,哥哥哥怕怕冷”周雨笑着摇摇头往他哥那走。

          张继科正在漱口,痰盂里的水呈现着淡淡的粉红色,戳的周雨眼窝子生疼:“虽然那个小犊子不咋样,可是我看出来了他是真心的,你就不能试试吗?!”张继科像是觉得嘴里还有腥味,又漱了一遍:“他真心,我呢? 你想让我害死人家孩子啊!”周雨气的不想再多看他哥一眼:“你是不是 觉得这毒弄不死你啊!”

           张继科把玩着手里的桃花状锦囊:“怎么会,我自己还不知道吗, 一年是上限。我现在,撑不到一年了。”周雨喉咙哽的生疼:“你,什么 也不试。。。你就真放心留我一个!”张继科仔细的把锦囊揣到怀里:“ 小雨,你最后再帮哥一次”周雨死死的捏着拳头,这人,这人怎么还是云淡风轻的,这人要是走了,他怎么办:“说”

          “你去京师,重新掌管张家军”张继科目光灼灼的盯着地图。

          周雨大骇:“为甚”

          张继科起身关上门:“小鬼说水谷那边有动静,让我注意。方博守备能力无人能出,但他毕竟没亲自指挥过阵仗,我担心两军相向,他措手不及。”

         周雨眼圈通红:“你,你呢”他这一去,万一跟他哥天人永隔呢?

         看向地图的目光锐利:“水谷善水战,水路与陆路登陆几率五五平分。我带八十八族兵亲守胶州湾,若他从此沿线登陆,我等将奋死抵抗。若他买通朝中官员从口岸登陆,我将从水路直接援助与你。”张继科像是要把地图望穿了。

          海湾湿寒他哥又身中奇毒,这是想破罐子破摔?!周雨咬着牙:“ 我不走!张超将军在,你有什么不放心的!还水谷呢,你就不能不盼着他作事 吗!”

           张继科闭着眼睛长出口气:“不能。水谷越快行动越好,他越早来我的胜率越大。你走的时候带着王楚钦,就是一直跟着你的那个小亲兵,他日必成猛将,可做你左膀右臂。”

          “张继科!我以后用不着你操心。我就想天天能看着哥。”周雨死死的咬着牙,好像一松气眼泪就绷不住了。

           “小雨,我得把隐患都拔了,要不然,他。。。要不然,我走的不安心”张继科隔着布料描绘着锦囊的轮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