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啊

【昕博】同袍

十九        竹马竹马



                “我不同意!”守卫的士兵被昕王爷的怒吼吓得一哆嗦,僵直着身体不敢瞥凉亭里纠缠的两人,毕竟另一个人是他们的头儿。

                 “多大人了,你不同意好使啊。”方博烦躁的挥开许昕握在胳膊上的手。

                 “我绑你,我错了,我认错。可是你不能直接就判我死刑啊,今日朝堂上老王爷指婚你为什么不反驳?”昕王爷盯着那双圆眼睛,恨不得趴在人家脸上找出一点违心的表情。

                  只可惜那双眼睛平静回视,没有一丝一毫违背主人的话语:“ 因为,我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提议。”

               “博儿,我回来了。”宋鸿远臂弯夹着头盔,背对着夕阳笑的漂亮。

                 争执的两人被这道爽朗的声音打断,不由一起抬头去看桥中央的那人。方博微张着嘴愣愣的望向光影,昕王爷皱着眉在两人之间来回扫视。

                “久仰久仰,番禺守将的威名许某可是如雷贯耳啊”还没等方博反应过来,许昕抢先一步拱手示意。

                 年轻的守将双拳一抱:“昕王爷过奖了,戍卫边境乃是卑下的 分内之责。”守将调皮的那余光挑方博,方博眉眼弯弯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雾草,方小博你可以啊,当着你男人的面偷汉子。昕王爷背着手拳头捏的死劲,稍安勿躁稍安勿躁,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方博喘了口气刚想张嘴,又被许昕的声音打断了:“宋守将如此尽职尽责许某人实在惭愧,可否赏光移步昕王府,让许某人为宋守将接风洗尘?”

               许昕话音未落就感受到方博愤愤的目光,嘴角抑制不住的往上翘。宋鸿远询问似的望向方博,却看见一脸怒气的方博和不知道在开心什么昕王爷,他一个小小守将可不好弗了王爷的面子:“卑下惶恐,有劳昕王爷”

              许昕这才回视那双愤怒的圆眼睛:“不知方统领可有空余与我们 一聚?不过方统领素来繁忙,若是没时间许某人也不好强求”说完偏头冲着方博笑的一脸你奈我何。

            “得知鸿远前来,我特地调休一日,不碍事的话还请王爷也为卑下添副碗筷。”方博收回目光,恭敬的拱着手。

              雾草,跟自己蜜里调油的时候也没见方小博调休啊!为了增加点相处时间,自己就跟也排了班次一样跟着方小博站岗。这野汉子到底跟方小博啥关系啊,还调休?神他么调休!

            “许某人求之不得”这几个字像是从许昕牙缝里挤出来的,宋鸿远对两人的关系更是纳闷。

             回府这一路许昕就跟个大雷子似的,说不定啥时候就得炸了。方小博你不是天天就会脸红结巴和傻笑吗?啥时候这么话痨的?叽喳叽喳,小雀鸟都没你蹦跶的欢实。许昕走着走着就让人家两人排挤到身后了,气的闷着头吭哧吭哧的跟着。瞅方小博高兴的那样!真是欠日。

           “时间仓促,聊备薄酒,不成敬意。”昕王爷一仰头喝干杯中佳酿,空杯示意。

           “还谢王爷抬爱”宋鸿远也抬手把酒倒进嘴里。方博夹了两筷子酿肉放进宋鸿远的碟子里,宋鸿远习以为常的夹起来就送到嘴里。

             这行云流流水的动作可扎死昕王爷的眼珠子了,好好的酒杯差点给捏成冰裂纹的。昕王爷拿起酒壶满着酒:“能让方统领调休,宋守将可真不是一般人啊。”

            宋鸿远看着给自己倒酒的昕王爷,感慨王爷平易近人品性谦修,不由的放松下来,双手扶着酒杯:“谢王爷,属下自小与方统领都长在胶州湾张家,后来继科大哥第一次出征回来,张家军折损过半亟待补充,我跟方博就被选成后备役了。”

            许昕第一次听说方博的过去,不由的眼睛发亮侧耳细听。宋鸿远看着昕王爷像小孩听书一样,也就不再拘束,边喝边聊起来。

          “不过,我跟博儿十岁多一点就分开了。当时四处战乱,番禺又天高皇帝远处境更是恶劣,当时的番禺守将是国戚,手底下带的都是敲诈勒索的兵油子。老王爷为了戍边,开始培养新兵,那些被培养的新兵几乎都是从胶州湾张家挑走的。”宋鸿远盯着方博,像是回到了他们刚分别的时候。

           许昕看着沉浸在回忆的两人,突然觉得自己又被排挤了,清清嗓子:“我记得方统领不是跟周将军一起长大的吗?难道你们都认识?”

           宋鸿远像是从回忆里抽身出来,摇摇头又把一杯酒倒进嘴里:“王爷说的是周雨吧”见许昕点头,宋鸿远顺手也给许昕满上:“我们都是将士遗孤,兵荒马乱,继科大哥一个一个把我们找回来。。。”宋鸿远双眼通红,哽的说不下去:“他是哥,我这条命都是他的”方博了然的拍拍宋鸿远的肩膀。

          “我们三个都被挑中了,可是小侯爷为周雨要走就绝食抗议,肖统领的禁卫军也要培养后备力量扣下方博,走的就只剩我了。”宋鸿远把碟子里冷掉的酿肉夹进嘴里细细的嚼。

          “你们此后都没见过?”这么熟稔,没见过才有鬼。昕王爷急着插不进两人的回忆,随口乱问。

          “他俩经常见,我跟他们见得少,特别是方博。这么久了,这是第三次见面。”许昕听了没法抑制的撇撇嘴,记得可真清楚,见别人媳妇瞎开心啥?

           宋鸿远喝的差不多了,说话开始无所顾忌:“他十五岁的时候来找我,说他喜欢一个人不过人家不喜欢他!然后二十岁的时候又来了一趟, 告诉我这人还是不喜欢他。”

          “然后呢!”这尼玛不就说我的吗!许昕焦急的把眉毛斗在一起,好歹是听见给自己有关的了。
          “博儿说了,要他二十五的时候,那人还不喜欢他,我俩就一起过日子。今年,博儿25了,我来接他,接他跟我过日子。”宋鸿远痴痴的盯着圆眼睛笑。



(最近朋友让我帮忙弄油画订阅号,说实话我又不是专业的又查资料又编辑 真是太浪费时间了。越弄越烦,不弄还不好意思推脱,强迫自己弄完的后果就是无尽的修改。。。。我觉得我得提前先想好一个充分的推脱理由,以免这种事情再来一次,有备无患的好。

 弄订阅号弄的故事线都连不起来了,先写一章分线找找手感~大家看文愉快)

【龙獒/昕博】同袍

    十四     兵变    下

 


               “继科儿!”那人浑身浴血的撞进视线,马龙登时软了腿脚,那双桃花眼失了神,马龙也失了神,踉跄的扑到那人身边。桃花眼像是认出了他,一点点充溢着神采:“你不该来”马龙死死的盯着那双桃花眼,终是不忍直视那份情意,狠狠把人揉进怀里。

               桃花眼略微用力挣开马龙:“让我看看你”马龙像是怕弄疼了他,小心的圈住怀里的人:“回家慢慢看”听罢,那双桃花眼弯温柔又苦涩:“你别怪我,行吗”马龙并没出声,桃花眼却像是得到了某种默许:“ 周雨!”

             小侯爷连忙撑住他哥,周雨腰杆挺得笔直:“请统帅吩咐”。桃花眼不再温软,眼底冷的像刚开化的河冰:“夏氏里通外敌,罪不可赦,全族当诛,即刻行刑。”马龙脸色煞白,不敢置信的看着那双泛着寒光的桃花眼。张继科感受到圈住自己的那股力气徒然散去,沉声道:“连带皇后在内,放过一个,提头来见!”

            “慢着!”马龙变了音调,他眼里带着不解和愤怒:“皇后深居后宫,与此事何关?”张继科并不回视马龙:“何关?祭祀何关后宫,她若不知此地险峻,何苦跟你舟车劳顿!”马龙用力扳着那人肩膀面对自己:“ 因为她有了朕的子嗣!她去求取平安!你要连朕的子嗣一同诛杀吗?”帝王眼圈通红,痛心疾首的恨不得咬这人两口才觉解恨。

            “陛下正值盛年身体康健,我朝适婚女子不计其数,子嗣只是时间问题。”马龙第一次觉得这人的话让他心寒,血红的眼眶在煞白的脸上尤为突出:“可天下再没有第二个夏皇后。”桃花眼微微的颤抖,像是在极力的隐忍着什么。张继科站的笔直,目视前方不知道再看什么:“还等什么, 马上行刑。”

              周雨离去的背影大大刺激了这个帝王:“我看谁敢动!禁卫军!”张继科依旧一脸平和,禁卫军没有一人上前,马龙诧异的回头去看:“好啊,我的好统帅,这禁卫军也归到你的麾下了?”马龙看着张继科笑的无力:“那我这皇帝当不当又有何用?是不是也该归大统帅管!”桃花眼直视着帝王带着自嘲的眼睛:“送陛下回宫,战事未明,没我的允许不准 让陛下踏出宫门半步。”

               那人一眼都没看自己,张继科看着那人越走越远,视线一点点模糊起来终于倒在周雨的呼声里。

。。。。。。


               “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方博看着许昕放走信鹰。许昕连忙解绳子:“对不起,博儿,对不起”心虚,惊恐,甚至带着泪水,昕王爷从没这么失态过,他死死的盯着活动手腕的小统领。

               “别离开我”许昕下意识的退到门口死死的堵住唯一的出路。方统领倒还是安稳的坐在床边:“科哥重伤,你快去看看吧”昕王爷使劲摇头:“我不去,有皇兄呢”方博无奈的笑着,许昕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谁不在那我都不去,我只留在你身边!”

                方博盯着手腕的绳子印:“那就待着吧,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了。”许昕一个箭步冲上去:“不准你胡说!”圆眼睛直直的回视,第一次这样冷静,那些让人头皮发麻的情意像是让大火烧尽:“昕王爷,这是兵变啊!你拿着我的手牌通知所有禁卫军中将听统帅号令,江山易主你头功一件啊!不对,我的手牌,是我头功一件,昕王爷为我做了嫁衣裳啊。”

            许昕心都要裂开了:“博儿,不是你想的那样。皇后必须死,要不我皇兄就没救了!”圆眼睛像是认真听夫子讲学的孩子,甚至跟着点点头。昕王爷更加惊惶:“你相信我!真的是因为皇兄。。”方博慢慢把许昕的手从自己胳膊上滑下来:“昕王爷,你自己信吗?”

           方博把符印放在手牌旁边:“许昕,你第一次接近我,是因为统帅;第一次说喜欢我,是因为统帅;第一次拒绝我,也是因为统帅;昨夜,第一次。。”昨夜的缱倦猛烈灼烧着方博:“趁我体力不支绑起我,取得手牌。你说是因为陛下,你说,我该信吗?”

          那双圆眼睛让足智多谋的昕王爷束手无策:“方博,我爱你。”方统领摇摇头,眷恋的看着他爱的人:“你连你自己都骗过了”许昕死死的抓住他的小博儿:“我没有!你信我,我真的,现在心里都是你!”方博疲惫的叹了口气:“其实,你直接跟我说就行,我什么时候对你说过‘不’字”圆眼睛慢慢蓄满泪水:“你何必牺牲自己受这份委屈呢”许昕额头青筋暴起,摇着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方博长吁一口气:“许昕,科哥早就传信给我了。”许昕惊异的看着方博,方博伸手抹去昕王爷脸上的眼泪:“你呀,我早就部署好了,要不你以为就凭一块手牌,那些中将就听令于你?”方博跟看万花筒一样欣赏着这个男人难得一见的表情:“许昕,我哥活不了多久了。我知道我做了这事 死罪难逃,可我不能让我哥有遗憾。”像是了却了心中的一件大事:“昨晚,值了。我想睡你好久了,被你睡也是一样的,没啥遗憾了。”

          许昕直觉这人要扔了自己,死死的盯住这双圆眼睛,昨晚吻过的嘴唇只有他知道有多柔软,只是这么柔软的嘴唇怎么就让他心里疼的发慌:“ 本来还挺担心的,也迟疑过,要是你真喜欢我了怎么办,我要是死了,你该怎么办。”像是个羞涩的少年,方博揉了揉头发:“这下我就不用担心了, 还好你不是真的喜欢我。”

          许昕呆呆的任他小博儿推开,他小博儿褪去铠甲怎么这样瘦弱,他小博儿回过头来,音色澄澈:“你要是喜欢我,该多好。”

【胖雨】同袍

九    雨雨雨雨哥      下



             一只肉手一遍遍的搓着大阿福,还好是陶瓷的,要不早秃了。小侯爷已经大小眼诡异的笑了一上午了。

            昕王爷无奈的摇摇头,接着给小博儿捂手。你说这小博儿,手冰凉冰凉的,脸蛋确是红的可以。他的博儿看起来真好吃,该死的,小胖子就不能有点眼力介赶紧闪人吗!“我说,周将军这会离城门不远了吧,不去迎迎?”昕王爷期盼小胖子能智商上线。

            小胖子摇摇头抱紧大阿福:“张家军骁勇深受百姓爱戴,雨哥从城门一走进来,大家争相围观,他肯定看不到我。我就从宫门口等着,他一进来第一个就看见我!”

           许昕撇撇嘴:“都割袍断义了,你巴巴的等着跟周魔鬼再决一死战啊?”说着看向方博贱贱的:“博儿,等小侯爷再把那只手给他废了,他就再也 赢不了你了。到时候你想咋调理他就咋调理他”方博示意许昕闭嘴,许昕难得在方博脸上看见别的表情,更是兴奋的挤眉弄眼。

          “闭嘴!”小侯爷抱着大阿福气蹬蹬的往宫门口跑,只是步速越来越慢,最后慢慢的停下来,像蜗牛一样踱着步子。待会,第一句话跟雨哥说什么呢?雨哥会不会原谅自己啊?要是雨哥不理自己怎么办?小侯爷晃晃脑袋,算了,直接就用死皮赖脸的大杀招好了!雨哥最受不了自己这样了,一定会原谅自己的!只要雨哥愿意原谅他,他以后会加倍,一百倍对雨哥好的!小侯爷使劲的攥了下肉拳头给自己打气。

。。。。。

            “雨雨雨雨哥,俺俺俺第一次来京师,俺到到到时候说啥?”大头傻笑着挠着后脑勺。周雨拍拍他肩膀示意他放松一点:“不用见陛下,直接 跟哥去方统领那里,兵营生活你不是很熟悉吗”

             小侯爷抻着脖子等啊等啊,坐下起来不得安宁。

             周雨领着四五个亲兵快要走到宫门口了,却发现大头跑到了最后面。大头见周雨走过来:“俺俺俺还是紧张,门门卫一问俺,俺俺答不上来,给给给你丢人”大头垂着头。

            周雨牵着傻小子的手走到最前面,双手扶着少年的头盔让他正视自己:“大头,打仗不是用嘴的。继科大哥对你寄予厚望,知道吗”傻小子死死的盯住那双清澈温柔的眼睛,像是要寻找到更多的肯定。那双眼睛像是有魔力,他不安的心慢慢的平复下来。

           大冬天的,傻小子一脑门的汗,周雨扯过披风温柔的擦拭着,全然没注意到另一双喷火的眼睛。

          樊振东无意识的把大阿福攥的四紧,他雨哥,他雨哥再给那个大头兵擦汗!凭什么!那个一看就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凭什么!小侯爷要气死了,蹬蹬几步窜到那两人面前。

          周雨有些担心大头受了风寒,给他使劲拢拢铠甲,心里盘算着待会先带着孩子去军医那看看。

          “雨雨雨雨哥”大头看着这个身着华贵的少年,不敢多言。

          周雨一回头,四目相对,周雨马上避开眼睛,拉着大头:“这是小侯爷,属下见过小侯爷”一行人半天没听见小侯爷让平身的声音,只好一直 拱着手。大头可能真是不舒服,身体有些颤抖,周雨担心的:“属下参见 小侯爷”他终于又见到他雨哥了

        “起来吧”小侯爷带着期盼的看向他雨哥。“谢侯爷”周雨扶着傻小子:“起来就行了,先去方统领那报道,然后哥带你去军医那看看。赶路 太急,染寒气了怕是”雨哥声音真温柔,大头觉得心里热热的,眼睛湿着点点头。

            有人心里热热的,还有人心里凉凉的。一眼,雨哥一眼都没看自己。注意力全在这个乡巴佬身上,还要带他看军医?他不要这样,他雨哥明明只对他一个人好的。“雨哥,这是给你的药,你肩膀,肩膀还疼吗?”小侯爷硬挤开小乡巴佬站在两人中间。

             周雨退开一步:“谢小侯爷担心,属下已无大碍。”说完就要拽着大头去报道。

           “雨哥,我射了鹿,齐地靠海多风寒,晚上煮鹿血酒给你暖身子吧”小侯爷又挤到两人中间,恶意的把王大头拱到后面。

            周雨一闪身站到小侯爷对面,拱着手:“下官公务在身,误了时辰 恐是不好。”趁小侯爷下句话没说出来,周雨牵着王大头就往前走。

           “正好我也要去,咱们一起啊雨哥”小侯爷黑着脸看着乡巴佬胳膊上的他雨哥的手,下一秒又满脸蠢萌的朝向他雨哥。


       

【龙獒】最佳损友

ABO     现实向



2




       乒乓乒乓乒乓。。。。。。
       张继科连着一组球都没接住,肖光头皱眉观察着对面的爱徒。虽然张继科依旧努力集中着注意力,架势十足的准备练习下一组,但是肖光头明显感觉到了有什么正在发生改变。到底是什么改变了呢?肖战看着爱徒努力睁大的眼睛,突然灵光一闪:这感觉就像爱徒从不怒自威的藏獒华丽变身汪汪生事假装自己很厉害的小奶狗。又练了一组,小奶狗还是状态不佳,但是从表面来看,精神状态倒是比往常看上去好了很多。肖战果断叫停了训练,拿了瓶水递给爱徒:“继科儿,这天儿一天比一天冷,你别老出完一身汗就去冲澡了。我看你这做完训练也不去队医那里按摩放松一下,天天的一点也不注意,还有一个月就巡回赛了。”张继科在拿着水虚心点头。肖战一看爱徒这状态,心叫一声‘坏了’,这滚刀肉什么时候这么虚心听自己叨叨过啊,到底这是怎么了?!!
       秦志戬纳闷儿的看着马龙:“马龙,这种球你怎么能处理的这么急躁呢?从早上一直到现在你是怎么回事啊,跟谁较劲呢?把你身上alpha气息收敛一点,蛰的人这份难受。”英俊的秦教练嘴里嘟嘟囔囔个不停,心里倒是也没太着急。他知道自己徒弟好像是有点感情问题了,也是,处了个Omega小女友,天天的也见不到摸不着,这心火得多旺盛啊。秦教练一脸过来人的样子,嘴角扯动着央脏的(郭德纲段子)的笑容。他回头一看肖光头那边也停止训练了,就张罗着一起去吃个午饭。
       今天食堂里自助餐的质量真是有了质的飞跃啊,居然有张继科最爱的拍黄瓜。肖战掐指一算,棚里扣的那点黄瓜估计全都给摘来了(设定食堂供给都来自于食堂自给自足),拍黄瓜旁边还有裹了鸡蛋面糊炸好的黄瓜花。肖战看看自己那个假装精神饱满高涨的爱徒,无奈的摇了摇自己锃亮的大头。拿了两个盘子,盛满了拍黄瓜。方博跟在肖光头后面看着少了一半的拍黄瓜 。。。偏心眼也偏的太光明正大了。
       张继科拿着一只冰棍边吸溜边等着他师傅给他打饭,他吃完一根,舌头冻得通红,把舌尖伸在嘴唇外乱晃,手接着往第二根冰棍伸。许昕拿着咬过一口的鸡腿呆呆的看着张继科,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我艹,我病了病了病了,为什么会觉得张继科这么(咽口水)这么吸引人?!!还有一个星期放假,我要赶紧去找我女票!!!”马龙看着许昕不由自主的皱皱眉,张继科第二根冰棍也快吃完了,他叼着冰棍把手伸向第三只冰棍,冰棍却被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拿到一边。张继科不解的看向马龙,马龙难得严肃:“你有那么热吗?这都什么天了”张继科察觉到马龙关心中带着点怒气,但是他还来不及多想就被两盘拍黄瓜牢牢的抓住了视线。
       肖战一看张继科嘴里的冰棍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放下黄瓜盘子就把张继科嘴里的冰棍拽出来,跟他想的一样,就剩个棍儿了!张继科赶忙把嘴里的冰咽下去,肖战看着小混蛋,觉得现在给他束阳光他都能自燃:“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刚运动完不能吃凉的不能吃凉的,你当我放屁呀!”张继科摇头晃脑的嘎嘣嘎嘣的嚼着拍黄瓜,方博咬着猪大排在心里默默吐槽:他师傅这杠把子外貌+老妈子性格的组合也是没sei了。
       张继科迅速解决完一盘拍黄瓜,正把筷子伸向第二盘的时候心里猛的跳了一下,接着他开始觉得头脑发昏。这个绝对不是个好征兆,张继科连忙按了属于刘国梁的1号键,紧接着像肚子疼那样往厕所跑。肖战看着被张继科撞到的椅子,恨恨的:“下次再吃冰棍打折你腿”然后连忙起身要跟着爱徒去洗手间。张继科大喊:“师傅你再去帮我盛盘拍黄瓜,我没事”一路踉踉跄跄的跑到厕所最里面,哆嗦着把插销合严。用力过大插销发出‘铛’的一声,张继科的意志力也随着这清脆的声音烟消云散。。。。。。




3



          一股甘冽的气息若有似无的刺激着这些alpha,大家在彼此的眼中看见了不可抑制的躁动。只有方博老神在在的把拍黄瓜吃了小半盘,许昕吃惊的看着方博:“你没闻见吗?”方博咽下去嘴里的粥:“闻见什么?”许昕突然凑近方博使劲闻,吓得方博刚夹的虾球一下子掉在地上,方博冲许昕炸毛:“你有病啊,吓死你爹啦!”许昕纳闷的:“虽然隔得远,刚才是omega的味道没错吧,老子特么差点就没忍住。你居然没反应,我还以为。。。”方博一脸无可救药:“你以为?你以为老子是omega还是这里有omega,你倒是想!要是这里有omega还轮的到你这个瞎子,老子早就不用单身啦!”方博吐槽的时候,那种甘洌的味道似乎开始慢慢散去。许昕还想说什么,却看见刘月半向这边走过来。
          刘国梁拿了两个烤鸡腿和一大盘蔬菜沙拉坐过来:“我说,你们都收敛一下。一个个气息互相顶着不觉得难受吗?继科儿呢?”肖战:“继科儿有点闹肚子,挺长时间了还没出来,我还是去看看。”说着就要起身,刘月半把肖战拉回座位:“他难受这一次就记住了,赶紧吃饭吧,下午开个会。”许昕不死心:“教练,你刚才从那边过来没闻见omega 的味道吗?”刘国梁边撕着鸡皮边:“还有一个星期就放假了,咱们这里连扫地阿姨都是beta,你要什么自行车啊。有那幻想的时间赶紧把近台练练,光靠盲打还行啦?”方博搅着粥:“我看许昕完全可以发展成世界第一盲打,那多酷啊!是不是,许昕。”许昕气哼哼地瞪了方博一眼,还是有些怀疑的看向厕所方向。
           时间往回倒退20分钟,刘国梁收到张继科紧急求救短信后,马上通知同为omega的方博拖延时间,然后带着抑制剂往食堂厕所冲。等他打开那扇门,先是被一股甘洌馥郁的气味弄的头昏脑胀,紧接着就看见张继科眼角绯红的坐在马桶盖上,训练短裤被体液打湿粘在腿上,液体从大腿根一路流到袜子上。刘国梁惊出一身冷汗,他不敢想象要是他晚来一步的后果。更让他感到惊慌的是,张继科上个星期刚用过抑制剂,即使是潮期提前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发作,难道抑制剂已经开始对继科失去作用了?“刘国梁拒绝去想象这种可能,一针扎在爱徒的后颈上。抑制剂推进去十多分钟以后,张继科慢慢的清醒过来,睁开眼看到身边的是刘国梁就又放心的迷糊过去,显然这次发情让张继科耗费了极大的体力。刘国梁手机忽然响了一下,是方博有些控制不住局面,他把‘正在维修’的牌子挂在门上,连忙向方博那边走去。
        肖战坐不住了:“这么长时间了,继科儿怎么还不出来,我得去看看。”他话音刚落,就看见张继科有些疲惫的往这边走过来,到马龙这里突然身体一软。马龙眼疾手快的捞住张继科,张继科想推开马龙站起来,却悲哀的发现身体本能的想靠近马龙。马龙看着怀里眼睛氤氲的小奶狗,一阵不住的心疼,他拿起羽绒服裹紧张继科:“教练你们先吃,我吃完了先送继科回去。”刘国梁用余光扫了一下方博,方博连忙起身:“那啥,我正好要去你们宿舍,我去送他吧。我觉得你今天也挺累的,就别折腾了。”马龙下意识的收紧胳膊:“没事,今天状态不好,我也想休息一下。正好我跟继科儿一起睡一会。”方博喃喃:“睡。。睡。。睡一会。”许昕擦擦眼睛:“我说方博,人家是舍友顺道就一起回去了,你在这瞎搀和什么呀。”方博气不打一处来:‘你管的着吗,我乐意!“许昕从方博脸上拿下来一个米粒子:”你瞅你,跟个小omega似的。”方博坚信这个世界总有一个人能收拾你,现在这个人出现了,特么的这个臭瞎子!方博欲哭无泪的看着马龙架着继科儿已经走到了门口。。。


【龙獒】同袍

此章涉及昕博        

        题外啰嗦一下哈,楼主最近在看波伏娃,虽然作为第二性,波伏娃也没能拯救自己。但是这侧面提醒了楼主一个问题,关于夏姑娘的设置问题。楼主不认识夏姑娘,也不对她多做评价,更没对她有什么意见,文中的人物设置都是为了剧情考虑。昨天楼主朋友对女性的定位问题提出了意见,楼主也认真进行了思考,跟大家报备一下哈~



五   嗯,没关系



          “你怪不怪我”马龙不敢睁眼,他害怕,万一他在继科眼里看见了失望。

             “你说呢”这个傻子啊,害怕什么呢,张继科永远站在马龙这边。

             马龙腾地睁开眼睛,仔细的瞧那双桃花眼,依旧那么明亮,清澈的能看见自己。他怎么敢怀疑那双眼睛,怎么能怀疑那双眼睛?“对不起”马龙眼睛通红,好像还是那个贫弱的少年。

             “嗯,没关系”桃花眼疲惫至极再也无力支撑耷拉下来,整个人向后仰去。

。。。。


             “博儿,你带人从后面包抄,今天一定得抓住水谷这个孙子!”周雨怒目圆睁。他妈的,跟吃了个苍蝇似的,部署的人居然没搜到水谷,还让他坑的科哥连夜奔袭。这次非得弄死他!

             “周雨!小心!”方博飞身扑倒周雨,一排短箭铛铛射入地面,水谷一族又隐身黑夜。“点燃火把,拿起盾牌,别让他们跑了”方博咬牙撑着箭站起来。 

             “我说你们,还是担心自己吧”夜空中传来并不流利的汉语。

              “混账!博儿你怎么样?”周雨担心的看方博背上的短箭。

               “你该担心的不是他,真正有事的是你统帅啊~”硬拗汉语让夜空里的声音听起来尖利至极,让人一阵头皮发麻。

               “科哥?”周雨想起他哥一直渗血的肩膀。

                “那点家传秘药,我可是一点不剩的都用在你们统帅身上了。至多一年,等你们统帅一死,你们疆土还有什么屏障吗?哈哈,你们都会像渔阳一样的,全部国土都会变成第二个渔阳”刺耳的声音瞬间消失。

                “传令兵拿我腰牌去通知统帅余部前来支援搜索,剩余将士马上围捕,抓到残余当场屠尽!”周雨发号完将令脱力的看着方博,方博同样回不过神。

               “方小博!方博!博儿。。。博儿,见你们统领了吗?你知道你们统领在哪吗?”一天一夜,累死两匹战马,许昕终于赶到行宫。他一改往日浪荡的样子,失魂落魄的逮住人就问。可所有人都摇摇头,好容易找到一个方博的亲兵,亲兵:“昕王爷,统领中箭,周将军陪同去看军医了”三九寒冬,许昕汗湿了中衣。

                “方小博”许昕看着圆眼睛趴在床榻上, 裹布绕过脖子紧勒住伤处,箭头的倒刺让圆眼睛失了光彩“昕王爷怎么来了?师兄在。。”

                “我来找你。”许昕打断圆眼睛的话:“我在京师听说你们遇袭,你这么傻肯定是要殿后的,我不放心你”他握圆眼睛的手握了这么多次,第一次有种满足的感觉。他的方小博没事,他谢谢上天。

               “下次别这样了,太危险”方博像是寻到了依靠,紧绷的神经慢慢放松下来。。

                “方小博,我动心了”许昕握着圆眼睛的手在唇边轻轻摩挲。




【龙獒/胖雨】同袍

此章昕博/龙獒      微胖雨


三  将错就错


     “沿海事态初平,我等奉统帅之命严阵以待,台风之后将与水谷一族决一死战。附:气候寒湿,统帅肩伤愈重。”方博紧皱眉头把周雨的纸团握在手里,许是被握的疼了,一向听话的信鹰使劲的啄了方博一下,方博如梦初醒的放它飞远。

       他与周雨同为烈士后代自幼一同长大,他熟谙周雨的谨慎,此次纸条上的‘决一死战’让方博心里感到一阵异样的难受。回纥如此骁勇善战都没让周雨如此审慎,这个水谷。。到底什么底细?还有,师兄的肩伤。。

       突然有只宽大的手掌遮住方博的眼睛,方博浑身肌肉瞬间为攻击做好准备,身后那人突然紧贴住方博,用另一只手环住方统领的腰,两人的身高让那人舒适的把头搁在方博的肩膀上:“方小博的眼睛还是这么美啊”那人手指修长温暖,在这样的天气里放在脸上不失为一种享受。

       方博握了握拳,硬逼自己从那人怀里抽出身体:“属下见过昕王爷”许昕笑着摇摇头,伸手将方统领的手包住,牵着人往湖心亭走。“昕王爷,属下还要巡视,现在正赶上侍卫换班”许昕就像没听见一样固执的把方小博按在虎皮椅子上:“烫壶酒来”贴身侍应了然离去。许昕见人离去,伸手拢拢方统领的披风:“说说吧,谁让你一脸苦大仇深的。看我不打他。”

        方博看着自己的手在那人手里一点点回温退去紫红,他差点又当真了。方博抽回双手站起身:“昕王爷,师兄肩伤不妙,驿站送药恐是不及。”果不其然,那副揪心的神情又一次出现在方博眼前。昕王爷及时的调整好了表情,可是方统领却退的更远了。方统领一拱手:“大战在即,属下实在担心师兄伤势,斗胆请昕王爷代属下送药。”说完拧身便上了桥,那艳红的披风飘在肩后,被吹的猎猎作响。

         昕王爷伸出去的手又攥成拳慢慢的收了回来,博儿啊。


         龙帝倒倒酒壶略带烦躁的把空壶扔到一边,小侯爷把汤里的牛肉丸一个一个的串到筷子上,又一个一个的都退下来。昕王爷定定的看着殿外守卫的方博。方统领背脊英挺,雪花在肩上积了厚厚一层,让艳红的披风映衬的格外显眼。他是不是做错了?十五岁的时候他第一次看见方博,那年方博十三岁。十五岁的时候,他为了那双桃花眼夜不能寐。十五岁的时候,为了能更接近那双桃花眼,他先接近了那人的师弟。

         那人护他师弟护的周全,于是圆眼师弟被护的傻乎乎的。天天笑着,一点的好就能让圆眼闪光,那时候那双圆眼睛是多快乐。再后来,圆眼睛也十五岁了,看向他的目光里,那份感情是再也藏不住了。他看出来了,微笑的看着圆眼睛,明示不想失去这个绝世好友。圆眼睛里不再有光芒,却也还是笑的漂亮。大家都以为他俩好了,那人也是这么以为的。于是他俩心照不宣将错就错到了现在,现在,圆眼睛25岁了。

         “我说皇帝哥哥,你也不管管!”小侯爷忿忿不平的把腿盘起来,龙帝又把酒杯满上:“管什么?”小侯爷拿着垫子坐到皇帝旁边:“皇帝哥哥,皇后家缺钱吗?”许昕猛的抬头看口不择言的小侯爷,这话分寸过了。他与樊振东同为异姓王,虽是与陛下感情甚笃,但陛下家事还是少言为妙。樊小侯爷可不管那一套:“现在小孩唱什么陛下知道吗?生男莫喜,生女莫愁。朝中机要官员没大变动,但是基层官员还有几个不是夏氏门?县令一级五百两一职,再往上一千两一职,卖到七品为止!”

       殿内安静了许久,龙帝坐起身来:“你没捐两个回来?”小侯爷不解的看着皇帝哥哥,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被调笑了,气的背对着陛下不肯回身。马龙坐到小团子的旁边:“这事我知道,我允许的。皇后家势力本是不强,她总是没安全感,培养些外戚势力让她好过,就随她去吧。”小侯爷不知道该回些什么,喜欢一个人要包容这么多吗?那皇后喜欢他皇帝哥哥吗?他想不清楚,他真想他雨哥,为什么临走还要对他雨哥发脾气呢:“我想雨哥了”小侯爷向后重重躺下去,目光呆滞的盯着房梁。

           马龙也想张继科了。那人留下句话就走了,那人没分享他为典礼准备的惊喜。他还是太子的时候,那人就喜欢桃花,你说你一个大男人喜欢桃花,是不是应该很别扭?可是,要是那个人喜欢,就很顺理成章了,好像那个人做什么都是顺理成章的。那人拔了他庭中的竹林,改种了桃花树,于是他们年年一起赏花。那年皓哥新婚的典礼上,他们一起看烟火,那人说:“龙,要是有桃花形的烟火多好”他一直没忘,终于让工匠研制出桃花状的烟花,可是那人却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