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啊

【龙獒】同袍

二十一           爱情啊




                  “艹”小侯爷摸着后颈不知道从哪个旮旯里爬了起来,这特么是哪?天都黑了?自己昏了多久,一天还是两天?腹中饥饿力气却是还有一把,看来时间不算太久。小侯爷靠在土堆上回想自己好像是要去干一件要命的事,可怎么被人打晕在这了呢?小胖子站起来四周扫了一圈,瞄到不远处的小河,一下子想起来这是他来找大阿福的南门栈道。大阿福?对了!他偷听了雨哥谈话要告诉皇兄!小侯爷突然怒目圆睁,那股海蛎子味口音在他脑袋里来回飘“俺,俺不许你,你再给雨哥捣乱”特么的这个死大头兵!居然背后偷袭爸爸!小胖子来不及愤怒,连忙往宫里跑。可能小胖子的好运都用尽了,要是他肯顺着小河走水路的话,恰巧能看见他继科大哥和皇帝哥哥 缠斗的难分难舍。

          船舱里火盆烧的正旺,一双人四目相对谁也不肯也收回目光。“你再说一遍”马龙盯着那双桃花眼笑的温柔。

         “老不死的,可可喜欢谁你看不出来吗!”健太虽是武艺不精,生命力倒是顽强,被磕的那一脚竟像是没事了。

           马龙像是屏蔽了小鬼的声音,伸手去按那副带着牙印的小嘴唇:“ 你支开我,就单单是为了跟他走?”

          张继科慢慢的把脸靠过去,纸窗上两人的剪影分外缠绵:“不然呢”

          马龙像是听到了什么滑稽小戏,舔舔嘴唇笑的危险:“别试图激怒我,继科儿”

          张继科放松的靠回床头,目光懒散:“马龙,我找到了中意的,祝福我吧。就像当初我那样。”

          马龙跟着靠上去:“那要不要也把他变成夏皇后那样。”

          桃花眼一瞬间凌厉起来又迅速的软了回去:“你见不得我开心吗”

          马龙也跟着温软起来:“这世上,能让你开心的只有我。继科儿,跟我回家,以后就咱俩过日子,好吗?”

          桃花眼笑得狡黠:“马龙,当初你还有一个要求没答应我,现在还 作数吗?”

          “只要你不走,怎么都好说。”马龙笑的宠溺。

          张继科慢慢把头靠过去,搁在马龙的肩膀上,双臂像撒娇一样环住马龙的脖颈,悄然耳语:“给我一场婚礼。”

          耳廓被一阵湿热的气息拂过,全身血液急速往下身涌动,马龙舌根发硬兴奋的说不清话:“给,我给”

         张继科离开马龙的肩头,双手捧住马龙的脸颊:“你当证婚人,我跟 健太天亮举行婚礼。”桃花眼含情脉脉,小刀子毫无防备的戳进马龙的心窝子。

           健太半张着嘴,傻呆呆的看着可可,半晌:“可可。。新娘子。。”健太从呆滞一秒钟眼眶充血:“老不死的你放开可可!”小鬼像头绝望的狼崽子,恨不得撕了伏在可可身上的人。

        “婚礼?!我现在就给你!”马龙没了理智,下死劲把身下人的衣服扯个稀碎,趴在张继科的胸口胡啃乱咬。

         “滚!”张继科痛极却闪躲不了,他不想激怒马龙,只是心里有条毒蛇不放出咬人,就得把自己的心蚀坏了。 

          马龙狞笑着捏住小脸儿的下颚,红嘴唇不能自制的微张开来,那条隐约闪现的小舌头终于让马龙的理智烟消云散,亲上去是一件多理所当然的事情,马龙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床帏挡住了健太的视线, 那声叹息比马龙那一脚更痛不欲生,小鬼呆呆的望着船梁不再挣动。

        “唔”马龙松开那张小嘴巴,偏头往地上吐了一口:“继科儿喜欢 激烈的?”染血的嘴唇让犬齿看起来越发森白,马龙倏地分开身下人的双腿,下身磨蹭着不住亲吻着张继科的颈项。

          那股炙热让张继科一阵绝望:“会死的”

          “我是得死在你身上”马龙不住的舔咬着身下人的胸口,湿漉漉的让他大脑充血。

         “马龙,我中毒了,交合会死的。”张继科仰头看素罗床幔:“我想你活着”

         “谁下的毒?你身体一直。。是因为”马龙猛的偏头去看地上的小鬼。

           张继科起身一把抱住握着刀迈下地的马龙:“跟他没关系”马龙绷着身体不肯放松下来,张继科把头靠在马龙腰上:“你看看我”马龙闭上眼睛。

          哐啷一声,马龙顺手扔了刀回身把张继科按回床上:“管他的”

         “你特么疯了”张继科蜷缩成一团。

        “我早就疯了,你自己不清楚吗”马龙手下温柔起来,慢慢的把人朝向自己献祭一样的亲吻上去。(该开车的,可是我不会弄链接啊。。。先攒着,我学习明白了就补上)

          小侯爷呼哧带喘的撩回宫,该找的人一个没在的。周雨活动着肩膀眼见着从外门走了进来,手上提着食盒,小胖子不用打开都知道里面装着继科大哥每晚该吃的药。不,他不能这么快就失去他哥,他不敢想象东窗事发。

         “雨哥”小胖子憨态可掬的跳了出来。

          “小侯爷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啊”周雨笑笑接着往里走。

          “继科大哥跟皇兄去宗庙了”小胖子憨笑着,双手背在身后不住颤抖。

          “什么时候走的,没听科哥说啊”周雨皱着眉,但从没想过小胖子会撒谎。

          “继科儿大哥一直不见好,皇兄就带着继科儿大哥一起去祈福了”小胖子笑眯眯的往周雨身边走。

           周雨表情放松下来,笑着嘟囔‘看来是和好了,怪不得小鬼走了’。

         “你说什么雨哥?”小胖子把脸凑了过去。

          “没说什么,对了,那你在这干什么?”周雨不知从哪升起一股怪异的感觉。

           小胖子心里猛的跳了一下,面色镇定的:“皇兄让我在这等你,怕你找不到他俩担心”

           周雨点点头,却皱着眉打量小胖子:“你边打滚边等我的?”

          小胖子连忙看身上,鞋印浮土草根子要啥有啥,汗唰的一下就出来了:“雨哥,雨哥我给你说个事”

          周雨眉头依旧没有放松:“小侯爷请说”

          小胖子连着咽了两口吐沫:“嫁给我吧!”

          周雨像是听见什么奇闻怪谈瞪着眼睛,小胖子一把搂过他哥吧嗒亲了一口:“我嫁给你也行”

         周雨瞠目结舌,正琢磨怎么回答小胖子,余光却瞄到他哥的马:“小侯爷,陛下跟统帅怎么走的?”

        小侯爷脑筋一转:“套了继科儿大哥的马走的,他俩喜静就没带随从”说完不由的在心里雀跃了一下,看他这随机应变的能力。

       周雨看着小胖子点点头:“来人”

       “将军”两队队长拱手听令。

        “秘密查找统帅,不得声张。”周雨摆了摆手,看也不看小侯爷。

        “雨哥,我”小侯爷脸色煞白跟在小将军后面。

          “你为什么骗我?”周雨实在忍不住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满眼不解:“你跟科哥和陛下的失踪有关系吗?”

          小胖子猛的摇头,想了想又飞快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半天憋不出一句话。周雨恨得直咬牙,步履迅速往禁卫军处走,小胖子苦着脸紧紧跟在后面。

         “什么?”方博身上还挂着宋鸿远,眼睛都要瞪裂了。还没等周雨说下一句,许昕赶紧把宋鸿远卸下来:“那还不快找”话音还没落拉着方博就要往外冲。

         “你这么高兴干嘛”小胖子疑惑的看着他昕哥。“胡说,他俩都丢了 我怎么可能开心”话是这么说,可是昕王爷捏着方统领的小手,上翘的嘴唇怎么也放不下来。

           “报,探听到统帅曾于北岸水域跟陛下发生械斗。现在情况不知如何。”将士拱着手,四人面面相觑,撒腿就撩。

            四人还没跑到船只聚集的地方,凄厉的哀嚎就不断从江面传来 ,声声泣血让人头皮发麻。四人心跳如雷的掀开船帘,两败俱伤鲜血横流的场景来回在四人脑内上演。

           可是。。。。“滚!”马龙一把将人搂在怀里,使着眼色把他们往出赶,又怕声音太大吵醒怀里的人。张继科像是累极了,不安的在马龙怀里动了动依旧没睁开眼睛。马龙连忙轻吻怀里人的额头不住抚慰,满眼‘还不走等死啊’的表情看着他们。

          四人从善如流的拎着健太呆滞的退出船舱。


(同学结婚,我得去趟广州参加婚礼,想到同学幸福的样子,大刀实在是落不下来,文风也就跟着逗比起来。不过三兄弟作死小分队的幸福之路还是很漫长啊。。。。。我三月三晚上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能正式更文了,大家好好吃饭好好睡觉美美的生活哈)

             

评论(43)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