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啊

【团獒/龙獒】同袍

科科伤了还发烧,我这老心揪成一团团,正文实在是没心思写,今天先放个番外~大家随便看看



番外·          后院的桃树



                 “皓哥皓哥,师父教了我新的刀法!”少年抬着汗涔涔的小脸背对着阳光。

                “喏,集市上顺手买了一瓶。”小傻子,边塞哪有集市,到底是找了多久。王皓握着葡萄酒,半天不舍得喝一口。

                “死守南疆,寻回统帅!”继科儿16岁,第一次出征。自己带了大半军队却迷路失期,16岁的继科儿独自领军鏖战南疆。他以为小孩儿会怪自己,可是等见了面,小孩绷了一会脸却抽泣着趴到自己怀里:“我以为 再也见不到你了”

                “哥,我疼。”小孩让毒箭穿透右肩,肩膀肿的只能侧躺着。他拿着蜂蜜水往小孩嘴里灌,小孩吭哧吭哧扭到他身上,用另一只手圈着他脖子小声撒娇。

                “哥,你说马龙,以后会娶个什么样的王后啊”青年的脸颊被烈酒染上一层红晕,捏着空角杯头也不抬的问自己。

               “哥,我今天去找马龙,看见马龙把我送他的小人搁在床柜上”少年眼睛亮的让人不能直视,抱住自己止不住的傻乐,自己也跟着乐,然后试着回抱,手还没落到后背,小孩就蹦跳着往餐桌走去,可他这双手却是半天也没放下去。

              “王皓听令,调死卫与我即刻出发!”他看了那双桃花眼良久,罢了,就与那双眼睛一起破釜沉舟。

              “哥,我不能看他有事。”他不知道他的小孩为什么要软禁马龙,也不知道他的小孩为什么又要离开马龙。但是,他会一直陪着他的小孩。

              “哥,男王后,还是有点奇怪吧”现在,他穿着大红礼服,他在后面看着镜子里的他。

              “继科儿好看,穿啥都好看。”王皓不知道该把眼睛往哪落,这一室红光灼的他手脚无措。

              “哥,今天桃花开的真壮”桃花眼看什么都含情脉脉,张继科定定的看着窗外桃林,王皓愣愣的拔不开眼。

              “嗯,今年桃花开的好”王皓掐着手掌,硬生生抽回视线。

              “别的地方也种了桃花?”这个时间,京师里桃花开的很少,张继科好奇的看向王皓。

               王皓笑笑没接话:“继科儿,皓哥有事,晚上就不参加喜宴了。”王皓垂着头,宽厚的背影怎么看都带点落寞。

              张继科嘴唇动了动半晌没说出句话,他转身走在屋角拉开地砖暗格,拿出了一个小木桶:“哥,给你。”王皓衲衲的接过来,两人又是相对无言。

            “继科大哥!准备好了吗,我皇兄急的要把喜殿走塌了”小侯爷也是一身暗纹红礼袍,一脸喜气的往里闯。

            “你给我回来!陛下还没见我哥呢,你先进去算怎么回事啊”周小将军穿着跟小侯爷同样暗纹的礼袍从身后勒住小胖子。

             两人笑笑又错开彼此的目光看向别处,王皓打破了沉默:“继科儿,那,哥就先走了。你,你,”王皓突然不知道该跟他的小孩说的什么,最后就只能笑了又笑,转身往门口走去。

            “哥”张继科突然拔高声音变了调子,王皓像被钉在了原地不敢回头。“哥,我都知道。你,慢慢走。”

             王皓穿过桃林,跟喜气匆忙的宫人错身而过,满脑子都是他的小孩叫他皓哥。一声一声的,他就踱步回了家。

            好酒啊。王皓一抿嘴,把今天的小木桶摆在以前那个木桶旁边,两个桶也分不出新旧,就像是他不知道是穿红战袍的小孩好看,还是今天的小孩好看。

          鞭炮霹雳啪啦的就没停过,龙帝拿命搏来王后,百姓跟着一起开心。王皓晃晃悠悠的抱着两个小木桶往后院走,谁也不知大统领的后院有一株这么大的桃树,枝干虬结花团锦簇,开的热烈又悄无声息。整个京师,算上 宫里那片桃林,也找不出第二棵这样的桃树。王皓拿着匕首挨着树根一下一下的撅着,终于让他撅出一个深坑,像是捧着什么宝贝,他小心翼翼的把小木桶搁进坑里,一点点的把土填上。填了一半,又把土一点点的捧出来,把两个木桶抱在怀里。

         风不冷不热的,大统领许是酒劲上来了,半抱着木桶靠着桃树慢慢的阖上眼睛,有桃花不断落下来。

           

评论(18)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