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啊

【龙獒】同袍

此章龙黑化


二十一         对峙

 

                  问个航行时间也要这么久,小鬼坚持不带族人一起,他俩真能平安到达东瀛吗?不该这么冒失就答应小鬼的,不过也没剩多少时间了,罢了罢了。张继科拿着小鬼的裘皮摇着头掀开船帘,抓着船帘的手却半天也放不下来。

                “继科儿,这么晚了上哪儿啊”马龙的笑容不寒而栗。

                 张继科下意识看了眼健太,却让马龙清冷的声音拽回视线:“ 不用看他,他消息传的不错,是不是皓哥。”

                王皓低着头,不忍看张继科,也不忍看马龙。

                张继科稳步走到健太身边,小鬼不知道是吓得还是冻得面无表情,他仔细给小鬼裹上裘皮,不着痕迹的把人挡在身后:“臣想出去游历 一番”

               马龙往前走了一步站在离岸边一寸远的地方:“怎么不挑选一个合适的旅伴呢”

              张继科拱手:“人生得此,足矣”

             健太像是还了魂,头猛的偏向可可,目光殷切的要流出血来。

             马龙突然笑了,眼底煞红宛如修罗,音色像是掺杂了水边的寒气:“来人”张继科脸色一变,浑身肌肉紧绷起来。马龙好像对张继科的反应感到一丝满意:“松平健太乃水谷一案余孽,现对大将军欲图谋不轨, 就地屠戮!”

            张继科牢牢把人护在身后,桃花眼凌厉相向:“我看谁敢!”话音未落,就被突然晃动的船身带倒在甲板上。张继科趴在船边一看,船身两边挂满钩锚,随着岸边士兵的拖拽,本就没走多远的船一下子撞到岸边。

           马龙想对小鬼下死手也不是第一次了,张继科抽出随身匕首跳到船头,一双桃花眼带着最后的祈求:“皓哥,放我们走吧。”

          马龙气的一把捏碎岸边栓柱,鲜红的液体顺着指缝滴在地上:“你们?好啊”马龙拿出手帕慢慢裹上手掌,头也不抬:“我改心情了,全体 听令,活捉松平健太。这小傻逼有事了,继科儿怎么原谅我啊”说完抬头看向张继科:“你说是不是?”

          半生兄弟怎么就兵戈相向了?王皓觉得这心就像让刀子给戳了。他看看继科,一双桃花眼敛去最后一点期望冷厉的让人心疼;他又看看龙仔,对继科到还像以前一样笑得温柔,只是眼神里那点复杂却是怎么也看不懂。两个小兔崽子从小跟在自己身后好的跟一个人似的,怎么长大了就非得把对方逼到绝境呢!王皓抹了把脸:“龙啊, 就放继科儿走吧!”

          马龙目光幽幽的望向对岸,那双桃花眼真亮啊:“皓哥,放走继科 儿,谁当我的王后啊?”

         王后?众人皆倒抽一口气“大统帅原来跟陛下是这种关系!不能吧,大统帅不像是以色侍人啊。这谁说的准,夏氏灭门不就是统帅属意?”马龙笑得满足。张继科脸色煞白,握着匕首的止不住的颤抖:“马龙,你欺人太甚!”张继科足下用力轻点船头,纵身跃到岸上。

         “可可不要!别中了。。。”健太还没说完,岸上已短兵相接。他来不及顾及可可,慌忙的跟冲到船上的将士缠斗在一起。

          两人平日里武力相当,然而张继科的身体却是今时不同往日,不久 便落于下风。健太本就武艺不精,上船缠斗的又是王皓手底下的死卫,这一会就挨了好几闷棍,终于痛呼出声。张继科分心去看船上健太,被马龙一下抓住右肩麻筋卸了力道,整个身体不由得软了下去,马龙眼疾手快的把人捞在怀里。

         “停手”马龙从身后圈着张继科不住的磨蹭怀里人的鬓角:“把人绑起来扔到船舱里。”又磨蹭了一会,终于把头抬起来:“皓哥,你带人走 吧,我跟继科儿明天回去。”

           王皓不忍去看这两人,握着剑转身离开。

           “继科儿,你看你的手多凉,自己寒症未愈也不多注意。”说着圈着怀里人往船舱里走。

          “可可。。。可可。。”健太被五花大绑扔在地上,自己但凡带一队家兵也不至于如此啊!可可都答应跟自己走了,可是都搞砸了。。江面飘着健太的哀嚎。

           “闭嘴”马龙足尖磕在小鬼的胃上:“长个记性,不是你的别乱动。”小鬼痛的缩成一团。

           张继科任马龙给自己除去外衣塞进被里,见马龙去倒茶:“提前放你自由不好吗?”

          马龙看着那张小嘴唇吞进两杯热茶:“我不要自由,我要你。”

          征战沙场十余载,张继科从没觉得这么累过:“你放的下你的皇后 你的太子吗?”

          马龙弯着眼角:“他们的确重要,但你不了解我,就像我也没理解过你。”马龙伸手蹭这副艳红的小嘴唇:“我一直怕毁了你,一直怕像今晚这样,让你变成佞幸。”马龙凑过去舔舔被他蹭的微肿的嘴唇:“可是我忘了,你怎么会在意这些呢?”

           张继科偏过头躲开马龙:“你为什么没去胶州湾”马龙让这个固执的人儿逗得止不住笑:“继科儿,子嗣是对国家的一个交代,而你,是对我 自己的交代。”马龙掐着小脸儿正对自己:“这将近三个月,国家没我也照常运行,那我为什么不能对自己有个交代呢?”这小嘴巴真是勾人,马龙不住的啃咬:“我想明白了,不用非得纠结于子嗣,可以传位给异姓王或是从宗族选继承人。”

          张继科伸手把马龙推远了一些,眼里带着笑意:“马龙,你为什么 觉得我会一直等你?”

          

         

           

评论(37)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