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啊

【龙獒】同袍

二十        樱花



               “不想吃”张继科把马龙夹进碗里的烧腊拨到一边。

               “知你不喜荤食,只是宋守将送来这番禺特色倒是别有风味”马龙又夹了一块执意往张继科嘴边送。

                 张继科嚼了两口囫囵的吞了进去,却是极力扭头不再吃第二口。马龙也不再勉强,抬手倒了杯清茶递给张继科:“大昕昨夜来找我,扯了些有的没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马龙盯着那张小嘴唇慢慢的吞水,又伸出小舌头舔舐下唇的水泽,突然觉得吃了太多烧腊口干舌燥。小嘴唇脱离开水杯,一张一合:“ 其实,当初我想把方博跟宋鸿远一起送到老王爷那的。”见马龙有些不解,张继科放下水杯:“人都有私心,我希望博儿这辈子过的舒坦,鸿远显然是更好的选择。”

            “大昕为什么不行。”马龙有点焦躁,人都有私心的。“他看方博 的时候眼神不对”张继科抬眼望着马龙:“你知道你怎么看我吗?”马龙被问蒙了,他乱七八糟的回想起来,半天才反应过来他自己怎么会知道自己什么眼神啊。张继科冲他招招手,马龙俯身过去,张继科贴在马龙的耳朵上,音色温柔:“秘密”。

             太狡猾了,马龙不知怎的脸就红了。那人嗤嗤的笑,桃花眼眼波流转,他像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一样看呆了:“继继科儿,待会咱们去看 星星吧。”桃花眼瞥向马龙:“又要打晕我跑掉吗?”

            刚才的嬉笑竟像场梦境,空气突然安静下来。

           “你是不是永远都不再信任我”马龙盯着那人,那人的表情就像把尖刀伸进他心里狠狠的搅。

           “你觉得呢”张继科敛去笑意直视马龙。

            马龙觉得那把尖刀终于搅到了最要命的地方,他脸色苍白,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人。

            两人静默的对立而坐,桃花眼突然弯起来噗嗤笑出声:“去看星星 吧,傻子”

           马龙任张继科牵着魂不守舍的往外走,继科要是没笑怎么办。他抬眼去看那人,那人穿着一身黑色裘皮像是融进夜色里,马龙突然从后面抱了上去。

         “怎么了”张继科蹭蹭颈边马龙的鬓角。“你会一直陪着我吧”马龙用力勒紧怀里的人,不知怎的,他总觉得要留不住这人。

         “要是明天你也陪我看星星,我就一直陪着你。”张继科幽幽的看着呼出的白气,感受着身后那人突然的僵硬。

          “太冷了,你一直没好,回去吧 。”马龙圈着人往屋里走,张继科来回扭动不肯妥协:“再看一会吧。”马龙只得作罢,把人拿裘皮围好一起坐在软垫上。

            这人啊,说着再看一会却睡倒在自己肩上,马龙伸手把张继科的狐毛领子紧了紧,连着软垫把人端回屋里。

           “别走,陪我一起睡。”马龙看着张继科缩在被里,努力抵抗着困意使劲把眼睁开。马龙笑着用手盖住那双桃花眼:“睡吧”

            马龙轻轻吻着那双桃花眼,又把被角塞严,对着那张脸看了又看,终于转身离去。

           “出来吧”张继科翻身坐起,捞过罩衣往身上套。健太就跟做梦似的跟在张继科后面,看着这人系好裘皮,看着这人把一对兵俑踹进怀里。

            “往哪走”张继科好笑的看着小鬼:“难道你没准备好?”

             小鬼涨红着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握着可可的手就往岸边跑。

           “可可,你真的,真的愿意跟我走吗”健太一脸青紫像是做梦一样喃喃道。

            张继科关上船上的小窗户,捅捅火盆:“这一路了,你就憋出这么 一句话?”

           健太竟不敢坐到张继科旁边去:“总觉得,我是在做梦”

           船舱的温度升上来,张继科脱了裘皮压在小床的被子上:“你不是说樱花落的快吗,我怕我赶不上。”

          健太盯着喝茶的可可,眼里一点一点的蓄满眼泪,原来真的有神明存在。他的可可要跟他一起去看樱花了。

         “船怎么还不开?”健太突然被可可的声音打断,连忙去外面问掌舵。

          他的樱花或许凋落的太快了,当他看见马龙带着守卫站在岸边。

评论(34)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