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啊

【昕博】同袍

十九        竹马竹马



                “我不同意!”守卫的士兵被昕王爷的怒吼吓得一哆嗦,僵直着身体不敢瞥凉亭里纠缠的两人,毕竟另一个人是他们的头儿。

                 “多大人了,你不同意好使啊。”方博烦躁的挥开许昕握在胳膊上的手。

                 “我绑你,我错了,我认错。可是你不能直接就判我死刑啊,今日朝堂上老王爷指婚你为什么不反驳?”昕王爷盯着那双圆眼睛,恨不得趴在人家脸上找出一点违心的表情。

                  只可惜那双眼睛平静回视,没有一丝一毫违背主人的话语:“ 因为,我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提议。”

               “博儿,我回来了。”宋鸿远臂弯夹着头盔,背对着夕阳笑的漂亮。

                 争执的两人被这道爽朗的声音打断,不由一起抬头去看桥中央的那人。方博微张着嘴愣愣的望向光影,昕王爷皱着眉在两人之间来回扫视。

                “久仰久仰,番禺守将的威名许某可是如雷贯耳啊”还没等方博反应过来,许昕抢先一步拱手示意。

                 年轻的守将双拳一抱:“昕王爷过奖了,戍卫边境乃是卑下的 分内之责。”守将调皮的那余光挑方博,方博眉眼弯弯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雾草,方小博你可以啊,当着你男人的面偷汉子。昕王爷背着手拳头捏的死劲,稍安勿躁稍安勿躁,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方博喘了口气刚想张嘴,又被许昕的声音打断了:“宋守将如此尽职尽责许某人实在惭愧,可否赏光移步昕王府,让许某人为宋守将接风洗尘?”

               许昕话音未落就感受到方博愤愤的目光,嘴角抑制不住的往上翘。宋鸿远询问似的望向方博,却看见一脸怒气的方博和不知道在开心什么昕王爷,他一个小小守将可不好弗了王爷的面子:“卑下惶恐,有劳昕王爷”

              许昕这才回视那双愤怒的圆眼睛:“不知方统领可有空余与我们 一聚?不过方统领素来繁忙,若是没时间许某人也不好强求”说完偏头冲着方博笑的一脸你奈我何。

            “得知鸿远前来,我特地调休一日,不碍事的话还请王爷也为卑下添副碗筷。”方博收回目光,恭敬的拱着手。

              雾草,跟自己蜜里调油的时候也没见方小博调休啊!为了增加点相处时间,自己就跟也排了班次一样跟着方小博站岗。这野汉子到底跟方小博啥关系啊,还调休?神他么调休!

            “许某人求之不得”这几个字像是从许昕牙缝里挤出来的,宋鸿远对两人的关系更是纳闷。

             回府这一路许昕就跟个大雷子似的,说不定啥时候就得炸了。方小博你不是天天就会脸红结巴和傻笑吗?啥时候这么话痨的?叽喳叽喳,小雀鸟都没你蹦跶的欢实。许昕走着走着就让人家两人排挤到身后了,气的闷着头吭哧吭哧的跟着。瞅方小博高兴的那样!真是欠日。

           “时间仓促,聊备薄酒,不成敬意。”昕王爷一仰头喝干杯中佳酿,空杯示意。

           “还谢王爷抬爱”宋鸿远也抬手把酒倒进嘴里。方博夹了两筷子酿肉放进宋鸿远的碟子里,宋鸿远习以为常的夹起来就送到嘴里。

             这行云流流水的动作可扎死昕王爷的眼珠子了,好好的酒杯差点给捏成冰裂纹的。昕王爷拿起酒壶满着酒:“能让方统领调休,宋守将可真不是一般人啊。”

            宋鸿远看着给自己倒酒的昕王爷,感慨王爷平易近人品性谦修,不由的放松下来,双手扶着酒杯:“谢王爷,属下自小与方统领都长在胶州湾张家,后来继科大哥第一次出征回来,张家军折损过半亟待补充,我跟方博就被选成后备役了。”

            许昕第一次听说方博的过去,不由的眼睛发亮侧耳细听。宋鸿远看着昕王爷像小孩听书一样,也就不再拘束,边喝边聊起来。

          “不过,我跟博儿十岁多一点就分开了。当时四处战乱,番禺又天高皇帝远处境更是恶劣,当时的番禺守将是国戚,手底下带的都是敲诈勒索的兵油子。老王爷为了戍边,开始培养新兵,那些被培养的新兵几乎都是从胶州湾张家挑走的。”宋鸿远盯着方博,像是回到了他们刚分别的时候。

           许昕看着沉浸在回忆的两人,突然觉得自己又被排挤了,清清嗓子:“我记得方统领不是跟周将军一起长大的吗?难道你们都认识?”

           宋鸿远像是从回忆里抽身出来,摇摇头又把一杯酒倒进嘴里:“王爷说的是周雨吧”见许昕点头,宋鸿远顺手也给许昕满上:“我们都是将士遗孤,兵荒马乱,继科大哥一个一个把我们找回来。。。”宋鸿远双眼通红,哽的说不下去:“他是哥,我这条命都是他的”方博了然的拍拍宋鸿远的肩膀。

          “我们三个都被挑中了,可是小侯爷为周雨要走就绝食抗议,肖统领的禁卫军也要培养后备力量扣下方博,走的就只剩我了。”宋鸿远把碟子里冷掉的酿肉夹进嘴里细细的嚼。

          “你们此后都没见过?”这么熟稔,没见过才有鬼。昕王爷急着插不进两人的回忆,随口乱问。

          “他俩经常见,我跟他们见得少,特别是方博。这么久了,这是第三次见面。”许昕听了没法抑制的撇撇嘴,记得可真清楚,见别人媳妇瞎开心啥?

           宋鸿远喝的差不多了,说话开始无所顾忌:“他十五岁的时候来找我,说他喜欢一个人不过人家不喜欢他!然后二十岁的时候又来了一趟, 告诉我这人还是不喜欢他。”

          “然后呢!”这尼玛不就说我的吗!许昕焦急的把眉毛斗在一起,好歹是听见给自己有关的了。
          “博儿说了,要他二十五的时候,那人还不喜欢他,我俩就一起过日子。今年,博儿25了,我来接他,接他跟我过日子。”宋鸿远痴痴的盯着圆眼睛笑。



(最近朋友让我帮忙弄油画订阅号,说实话我又不是专业的又查资料又编辑 真是太浪费时间了。越弄越烦,不弄还不好意思推脱,强迫自己弄完的后果就是无尽的修改。。。。我觉得我得提前先想好一个充分的推脱理由,以免这种事情再来一次,有备无患的好。

 弄订阅号弄的故事线都连不起来了,先写一章分线找找手感~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27)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