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啊

【龙獒】同袍

十七       两难全     下



                “咱俩,这是怎么了?”马龙俯视着那双湿润的桃花眼,终是停下肆虐的手,挫败的倒在桃花眼的身上。那人不肯回答,却伸手搂住脆弱的帝王。这段日子太特么乱了,马龙觉得自己就跟半空中那只纸鸢似的没个着落,唯有在这人身边方觉安心。可是这人。。。“继科儿,你到底在瞒着我什么?”马龙用鼻尖蹭着张继科侧颈那块温暖的皮肤。

               “龙”桃花眼刚一张嘴,肺管就痒的钻心,咳的马龙都压不住他。桃花眼还是想逃,却让马龙一把搂在怀里:“这是怎么了?继科儿你 到底咋啦!”马龙眼见着张继科嘴角开出一片艳色,他真是害怕,他的战神怎么也会这样虚弱。马龙使劲的抱着咳成一团的张继科,无措的亲吻着。亲吻这人的眼皮,亲吻这人的肩头,亲吻这人胸口的刀疤。马龙止不住的后怕,多少个他不知道的瞬间,桃花眼就只能当他的梦里人。

             “别离开我,这辈子都别走了,好吗”怀里的人咳过了一阵,疲惫的喘着粗气,马龙把桃花眼汗湿的鬓发用手轻轻理顺:“再也不让你出去 打仗了,等开春咱就搬到桃花林那住,我天天看着你喝药。”桃花眼静静的听着,嘴角轻轻上挑。“你得快点好,要不你看不严,我就该跑了。”马龙像个拿住把柄的孩子,幼稚的威胁着。

            “还有一个月,你别跑了,陪着我吧”桃花眼靠在马龙胸口慢慢的轻声道。马龙不住的轻吻着怀里的人:“逗你的,我不跑了,我还能往哪 跑呢”桃花眼偏头咬了一口马龙:“龙,一个月以后。。”还没等桃花眼说完门又开了,马龙黑着脸往外看。

            “皇皇兄,雨哥让我把继科大哥的药端来。”小胖子不住的拿眼往床上瞄,自己还觉得偷看的天衣无缝。“你雨哥让你看着继科儿喝完啊?”马龙笑着问小胖子。

            男人和男人之间也可以这样啊,看不出来继科大哥是被抱的那个啊,那自己岂不是也可以跟雨哥酱酱酿酿?看样子皇兄是直接扑倒,自己要不要也直接上手?!我天啊,细细白白雨哥好像正在坐在自己的床上笑着跟自己招手,小胖子满脑子炸着烟花,砰砰砰砰,一朵一朵炸的眼都花了。等会,皇兄问自己什么?雨哥好像光让自己把药送来,没让自己看着继科大哥喝完啊。小胖子目光呆滞的摇摇头:“没有”

           马龙音调陡然升高:“那你还不擦干净鼻血滚出去!”小胖子猛的抬头,使劲把张继科看了个遍,像喝了蜜一样的往外颠。张继科让小胖子逗的哼笑出声,马龙愤愤的叼着这人的耳朵:“张统帅真是魅力无边”张继科一打眼就知道小胖子动什么歪心思,但也不想多费唇舌解释。

          两人折腾的天都黑了,张继科就着马龙的手把糕饼挨个咬了一口, 喝了两杯茶就趴在马龙身上懒着不动。马龙把最后一块带着牙印的糕饼塞到嘴里,下地捅捅火盆,就准备跟张继科睡觉。这好像还是他俩第一次长大以后一起过夜,马龙兴奋的直冒汗。

         还没等马龙走回床上,张继科忽的就坐起来,满床乱翻不知道再找什么。“继科儿你干啥呢”马龙看那人光着身子赶忙上前拿裘皮往他身上围:“找啥呢”张继科急的眼眶都红了,抿着嘴不回话。马龙皱着眉神色复杂:“啥东西这么重要?”张继科光着脚蹿下地,边咳边满屋翻,马龙不忍的闭了闭眼上前抱起桃花眼。“放开,你先去睡”张继科急的往下挣。

         马龙把人端回床上:“你是不是要找这个”张继科死死的盯着马龙的手,修长的手指伸开,掌心安静的躺着一只桃花锦囊。张继科一把抢过锦囊死死的握在手里,低着头不去看那道目光。马龙伸手去掰张继科握着锦囊的那只手:“继科儿,里面的字条怎么换了?”十六岁的张继科初征沙场,十六岁的马龙思念成疾偷入军营。一只锦囊四目相对,竟是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

          两人角力着,锦囊到底还是让马龙重新拿到手里。他盯着桃花眼一点一点拽开锦囊取出里面的字条“加餐食,勿相忆”

            

            

评论(39)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