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啊

【龙獒】同袍

十五      囚徒   上




              “你还留着。”张继科拿过枕柜上的兵俑,心里一阵柔软。

                马龙淡淡的扫了一眼,又阖眼沉默,仰在椅子上不出一言。

               “龙,别生我气了,陪陪我吧”桃花眼笑的单纯,像是两个孩子闹急了,其中一个孩子先示弱那样。

               “半月有余,没统帅的命令我走不出这里一步,统帅还想让我怎么陪。”马龙依旧仰在那里不肯睁眼,张继科坐在床边看他,这人连生气都像小时候一样。只是,他没时间等他消气了。

              “嗯,那你就问问我伤口还疼吗?或者给我读会兵法。”张继科把靠枕垫高,斜斜的倚在上面。

              “统帅伤口还疼吗”马龙像个扯线木偶。

             “不疼了”桃花眼笑的满足:“龙给我读会书吧,我有点困了”说着就慢慢的阖上眼睛,双手交叉放在小腹上。

             读兵法?马龙嘴角嘲讽的上扬,兵不血刃就把自己拉下马,张继科比武圣只高不低。但习惯就是这么可怕,马龙永远拒绝不了张继科,无论他触碰了自己什么底线。

            音色清朗如秋日风过松林,桃花眼像是累极了,像是回到最安全放松的地方沉沉入眠。这样哄他睡觉马龙也是轻车熟路,声音跟着一点点的低下来直至消失在唇舌间。夺了王位,杀妻诛子还囚禁自己,这人怎么就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在自己身边睡得如此安然。‘张继科,你对我就没有一点心虚吗?’修长的手指不受控制的往桃花眼的脖颈伸去,指下一片暖热,血管跳的有力。只要收紧,一切就能翻盘,只要收紧。。。马龙手指颤抖,却无论如何也没法合拢。他倏地收回手,仰头长吁了一口气,他舍不得,张继科无论怎样,他都舍不得。

             “你该把手收紧,就像小时候肖统领教我们的那样”桃花眼缓缓睁开,望向马龙的目光里竟像是在责备马龙优柔寡断。

             “你到底要干什么呀继科儿”马龙头疼的看着这双桃花眼,他越来越不了解他兄弟。

            “我要你陪着我。”桃花眼看向马龙带着浓的化不开的委屈。

            “那就非得把我弄成个囚犯?”马龙不解的看着那双桃花眼,语气里带着自己都意识不到的哄劝。

            “只有这样你才会一直陪着我”桃花眼认真又执着,像是个不懂事的犟孩子。

             完全沟通不了,马龙疲惫的靠在床的另一边:“那你要我哄你多久,一辈子吗”马龙不抱任何希望的随口乱侃。

            桃花眼像是听见到一个世上最大的难题,半天说不出话。马龙在床尾坐的难受,又挪到桃花眼旁边:“你知道一辈子有多长吗”马龙自暴自弃的把张继科往外挤挤躺了下来。

           桃花眼慢慢的阖起来,像是把那个世上最难的难题解决了:“那你 幸运了,我的一辈子不会太长了。”

          马龙压根就没听见心里去,这种没营养的对话在他俩身上从小出现到大。桃花眼忽的绽开,像是抖动的蝴蝶翅膀,他翻过身正对着马龙:“龙”

         马龙困劲上来不想睁眼:“干嘛”桃花眼仔细的描绘着这人的轮廓,一遍一遍,从高挺的鼻梁到温柔的眉眼:“龙,三个月,你就像以前那样 待我,我就解甲归田放你自由。”这语气太认真,马龙睁开眼定定的看着张继科:“当真?”桃花眼真挚又甜蜜:“当真。”

         马龙翻起身来,疑惑的看着这人:“就这一个要求?”张继科也跟着翻身起来:“当然不是。”马龙哼笑一声:“也是,提一个条件哪是张统帅的作风啊。”张继科笑着捶了一下马龙肩膀:“第二个要求,你重新上位以后,不许追究周雨和方博的责任,我是哥,他们对我没办法。国土守卫,非他们不可。”马龙眉头微皱:“这也可以。不过,你回齐地周雨肯定跟你 一起吧。”桃花眼从马龙脸色把目光移开,看着那对小兵俑:“不,他不会 回去,他得替我守着。”守着四方安宁,守着国运昌隆,守着你长命百岁子嗣成群。

         “那第三个要求呢?”马龙甚至开始猜想张继科会说什么,玩味的盯着那双桃花眼。那双眼睛也直勾勾的回视着,那里面带着无尽的不舍却又被生生的抑制:“最后一个,最后再告诉你。”见马龙眉眼间的疑惑,张继科笑得放松:“最后一个,比前两个都简单,你一定能做到的。”

           像是两个人之间的游戏又开始了一样,马龙抑制不住的兴奋:“那就从今天开始?!”张继科像是又累了,嘴角都弯费劲:“你就这么不想 跟我在一起啊”马龙一脸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的表情看着这人的侧脸:“ 咱俩要是倒过来,你比我还急呢。”桃花眼弯起来,眼角的笑纹煞是好看:“那就开始吧。”

          开始了,马龙却发现自己无从下手,他俩原来怎么相处的?还没等他顺过架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从身边传来。张继科倏地翻起身,一手捂着左腹伤处一手捂着嘴冲出门去。马龙连鞋也来不及套就跟着往外冲,张继科边咳边吼:“不许陛下出来。”

          

         


评论(41)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