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啊

【龙獒/昕博】同袍

    十四     兵变    下

 


               “继科儿!”那人浑身浴血的撞进视线,马龙登时软了腿脚,那双桃花眼失了神,马龙也失了神,踉跄的扑到那人身边。桃花眼像是认出了他,一点点充溢着神采:“你不该来”马龙死死的盯着那双桃花眼,终是不忍直视那份情意,狠狠把人揉进怀里。

               桃花眼略微用力挣开马龙:“让我看看你”马龙像是怕弄疼了他,小心的圈住怀里的人:“回家慢慢看”听罢,那双桃花眼弯温柔又苦涩:“你别怪我,行吗”马龙并没出声,桃花眼却像是得到了某种默许:“ 周雨!”

             小侯爷连忙撑住他哥,周雨腰杆挺得笔直:“请统帅吩咐”。桃花眼不再温软,眼底冷的像刚开化的河冰:“夏氏里通外敌,罪不可赦,全族当诛,即刻行刑。”马龙脸色煞白,不敢置信的看着那双泛着寒光的桃花眼。张继科感受到圈住自己的那股力气徒然散去,沉声道:“连带皇后在内,放过一个,提头来见!”

            “慢着!”马龙变了音调,他眼里带着不解和愤怒:“皇后深居后宫,与此事何关?”张继科并不回视马龙:“何关?祭祀何关后宫,她若不知此地险峻,何苦跟你舟车劳顿!”马龙用力扳着那人肩膀面对自己:“ 因为她有了朕的子嗣!她去求取平安!你要连朕的子嗣一同诛杀吗?”帝王眼圈通红,痛心疾首的恨不得咬这人两口才觉解恨。

            “陛下正值盛年身体康健,我朝适婚女子不计其数,子嗣只是时间问题。”马龙第一次觉得这人的话让他心寒,血红的眼眶在煞白的脸上尤为突出:“可天下再没有第二个夏皇后。”桃花眼微微的颤抖,像是在极力的隐忍着什么。张继科站的笔直,目视前方不知道再看什么:“还等什么, 马上行刑。”

              周雨离去的背影大大刺激了这个帝王:“我看谁敢动!禁卫军!”张继科依旧一脸平和,禁卫军没有一人上前,马龙诧异的回头去看:“好啊,我的好统帅,这禁卫军也归到你的麾下了?”马龙看着张继科笑的无力:“那我这皇帝当不当又有何用?是不是也该归大统帅管!”桃花眼直视着帝王带着自嘲的眼睛:“送陛下回宫,战事未明,没我的允许不准 让陛下踏出宫门半步。”

               那人一眼都没看自己,张继科看着那人越走越远,视线一点点模糊起来终于倒在周雨的呼声里。

。。。。。。


               “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方博看着许昕放走信鹰。许昕连忙解绳子:“对不起,博儿,对不起”心虚,惊恐,甚至带着泪水,昕王爷从没这么失态过,他死死的盯着活动手腕的小统领。

               “别离开我”许昕下意识的退到门口死死的堵住唯一的出路。方统领倒还是安稳的坐在床边:“科哥重伤,你快去看看吧”昕王爷使劲摇头:“我不去,有皇兄呢”方博无奈的笑着,许昕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谁不在那我都不去,我只留在你身边!”

                方博盯着手腕的绳子印:“那就待着吧,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了。”许昕一个箭步冲上去:“不准你胡说!”圆眼睛直直的回视,第一次这样冷静,那些让人头皮发麻的情意像是让大火烧尽:“昕王爷,这是兵变啊!你拿着我的手牌通知所有禁卫军中将听统帅号令,江山易主你头功一件啊!不对,我的手牌,是我头功一件,昕王爷为我做了嫁衣裳啊。”

            许昕心都要裂开了:“博儿,不是你想的那样。皇后必须死,要不我皇兄就没救了!”圆眼睛像是认真听夫子讲学的孩子,甚至跟着点点头。昕王爷更加惊惶:“你相信我!真的是因为皇兄。。”方博慢慢把许昕的手从自己胳膊上滑下来:“昕王爷,你自己信吗?”

           方博把符印放在手牌旁边:“许昕,你第一次接近我,是因为统帅;第一次说喜欢我,是因为统帅;第一次拒绝我,也是因为统帅;昨夜,第一次。。”昨夜的缱倦猛烈灼烧着方博:“趁我体力不支绑起我,取得手牌。你说是因为陛下,你说,我该信吗?”

          那双圆眼睛让足智多谋的昕王爷束手无策:“方博,我爱你。”方统领摇摇头,眷恋的看着他爱的人:“你连你自己都骗过了”许昕死死的抓住他的小博儿:“我没有!你信我,我真的,现在心里都是你!”方博疲惫的叹了口气:“其实,你直接跟我说就行,我什么时候对你说过‘不’字”圆眼睛慢慢蓄满泪水:“你何必牺牲自己受这份委屈呢”许昕额头青筋暴起,摇着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方博长吁一口气:“许昕,科哥早就传信给我了。”许昕惊异的看着方博,方博伸手抹去昕王爷脸上的眼泪:“你呀,我早就部署好了,要不你以为就凭一块手牌,那些中将就听令于你?”方博跟看万花筒一样欣赏着这个男人难得一见的表情:“许昕,我哥活不了多久了。我知道我做了这事 死罪难逃,可我不能让我哥有遗憾。”像是了却了心中的一件大事:“昨晚,值了。我想睡你好久了,被你睡也是一样的,没啥遗憾了。”

          许昕直觉这人要扔了自己,死死的盯住这双圆眼睛,昨晚吻过的嘴唇只有他知道有多柔软,只是这么柔软的嘴唇怎么就让他心里疼的发慌:“ 本来还挺担心的,也迟疑过,要是你真喜欢我了怎么办,我要是死了,你该怎么办。”像是个羞涩的少年,方博揉了揉头发:“这下我就不用担心了, 还好你不是真的喜欢我。”

          许昕呆呆的任他小博儿推开,他小博儿褪去铠甲怎么这样瘦弱,他小博儿回过头来,音色澄澈:“你要是喜欢我,该多好。”

评论(31)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