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啊

【龙獒/胖雨】同袍

一切锅都是我的,跟现实中人物无关。没接触过xl女士,不做评价,文中设定全为剧情走向考虑。如有不适,请轻拍。ps,此章感情戏极少,不喜慎点哟~




十四     兵变  上



            “此次陛下祭祖,你可万万要跟着啊!”夏国丈神色仓皇。

            “到底出什么事情了?祭祖之事何时出现过后宫之人!”夏皇后心里越发感到不妙:“您到底瞒我何事!”

             夏国丈看着女儿,又难堪的回过脸去,憋得脖子通红:“你别问了!反正不管用什么方法,你一定要跟陛下走!”

            夏皇后几步走回主位,长袖一摆稳稳的坐在上面:“您要是不说清楚,我绝不离开。”说罢面色冷峻起来。

            夏国丈老泪纵横:“女儿啊!为父。。”退去平日的跋扈,夏国丈就像一个全心为儿女打算的老人:“总之你一定要跟陛下走!你记住,腹中胎儿是你是咱家的救命符!”老人拭干眼泪,直起身子往外走。

           夏皇后脸上惊惶不定:“您等等!您等等。。”夏国丈被这声音吓了一跳,连忙回过头去。只见皇后柳眉紧皱:“您就告诉我吧!我根本就没 有救命符!”老者脸色血色褪尽。

          “帝王心事难测,恩宠日薄西山。我没法子啊”皇后扑倒在软塌上,肩膀不住颤抖。

           夏国丈虚晃几步,愣愣的倒在椅子上:“孩儿,夏氏怕是在劫难逃啊”老人木然的阖上眼皮:“祭祖当日,水谷进犯京师,现在人就在我封地”

           夏皇后怒目圆睁,纤手怒指:“您!反叛于您有何好处!?难道您以为事成之后您能比现在还荣耀?他给你多少金子!”

          老人不住摇头:“孩儿啊,你以为爹就如此鼠目寸光?他给你下药了!我不得不听从于他啊。”

          夏皇后不可置信:“什么药?我与往常并无两样,您莫不是被人骗了!”夏国丈摇摇头:“是水谷一族的秘药,中毒者与相爱之人交合,毒 即可解。反之,若交合之人心思不纯,则两人皆暴毙而亡。你与陛下比翼成双,为父先头并无担心。只是,近来陛下。。为父实在是不敢冒险啊!”

          夏皇后双手撑着软塌,满脸泪痕一塌糊涂,轻声:“那您也不能大逆不道啊”

          夏国丈看着这个一直让自己骄傲的女儿:“那我就能亲手送走黑发人吗?!只要我打开宫门,水谷就给我解药。”

。。。。。


            “博儿,此次祭祖王侯众多,护卫工作不可有一点闪失,科哥传信说水谷就在这两天动作。”周雨在沙盘上变换着守备队形。

            “哥也传信给我了,不过我总觉得的京师守卫过少。禁卫军全数被我带走,余下你带着张氏族兵在此留守,而这支族兵并无善战大将啊。”方博拔下一支军旗重新放入京师。

            “楚钦已初现大将之风,何况科哥不日将至前来支援与我,守卫陛下的禁卫军还是多多益善。”周雨重新把军旗插回守备队伍。

            “咳,许是你我心重。祭祖圣地离京师不过一日距离,如有险情, 我回头支援便是,你周雨怎么也不会一日失守啊。”方博笑着拍拍他兄弟的肩膀。

            “博儿,小侯爷身边亲兵皆是年少,护卫经验不足,你多照应”周雨说完也不等方博回答,抱着头盔便跨出门去。

              门外,少年小将候在一旁“雨 哥,我 按 你 吩咐,已 戒备”一身铠甲让少年身形愈发魁梧,少年目光安定明亮,早已褪去乡野大头兵的那份自卑。

             周雨正正披风:“你与张超将军分守京师南北两门,只要守住了就是大功一件。我领其余亲兵护卫宫门,方统领三日之内即可返回,所有士兵自携三日粮水,原先押运辎重的士兵编入你的护卫队。”

            少年看将军再无指示,磕了一下脚后跟:“属下明白,绝不辜负将军指示!”

           周雨看着少年离去的背影暗暗握紧腰间的长剑。

。。。。。。

         “皇兄,我想回去!”小侯爷心烦意乱,他现在就想看见他雨哥,一会心里砰砰,一会眼皮又跳,小侯爷觉得马鞍子上全是刺。

         “眼看就要到祭坛了,你作什么妖。”昕王爷拿着马鞭怼了怼小胖子。

         小胖子不理他,依旧执着的:“皇兄,我要回去见周雨!我心里难受!”说着就勒住了马,要往回掉头。

         马龙眼疾手快拽住小胖子的缰绳:“你再想也得去拜下老侯爷啊!拜完就算连夜回去也没人管你。”

         昕王爷眯着眼睛看方博落在马鞍上的屁股,眼睛眯着一条,还好自己聪明,看这两个蠢货。小胖子不知道犯了什么犟劲,就是非走不可。昕王爷连忙打圆场:“皇兄,我倒是有件事得问问你。”

        马龙看着身后的软轿:“皇后说要为腹中胎儿祈福,我第一个子嗣,随她去吧。”昕王爷点点头皱着眉不知道想什么,面色不善的往后打量了几眼。

       小胖子拧来拧去,烦躁的恨不得把道两边的树都踹倒。马龙让小胖子感染的心里也是安宁不了:“你就不能消停片刻?前头就是祭坛了,要不你先 过去梳洗一下,前往祭拜?”小胖子眼前一亮,扬起马鞭就要往前撩。

      “报!方统领”驿马口吐白沫累到在地,传令兵一下子摔倒地上。

        方博一个箭步窜到传令兵身边:“发生何事?!”

      “水谷率部偷袭,人数几倍于周将军部!”传令兵大口吞着水。

       “几倍?周将军可让你传话?!”方博急的眼圈通红。

        传令兵硬压下去咳喘:“大股敌军突然出现,可沿海并无兵船游弋,敌军恐怕早就藏匿京师了!周将军鏖战于宫门,让属下传话:朝中有逆贼!”

          小侯爷目光呆滞,踉跄着扯住传令兵的衣襟:“那周将军!我雨哥 怎么样了”传令兵让小胖子要晃散了架,马龙从身后制住小胖子:“听他 说!”

         “张统领率八十八族兵赶到,我走时战况胶着,现在情况属下不敢妄断。”传令兵拱手等待下一步指令。

          “班师回朝!”马龙飞身上马,却早有人比他更快,小胖子骑着匹头马,身后跟了两匹替换战马一溜烟的消失在驿道。马龙回身一看大部队还懵懂的立在原地:“还等什么!”

           只见皇后弱柳扶风的立在马前:“陛下,臣妾腹中不得安宁,还请 陛下陪臣妾求得个安心”一双纤手紧紧握住马龙的脚踝,双眼含泪好不可怜。

         马龙皱着眉:“方博!许昕!”

        忙乱中两个齐声回应,马龙拽开皇后的手:“你俩带许昕的亲兵护送 皇后祭祖,禁卫军都跟朕前去支援!”话音未落便重重扬起马鞭绝尘而去。

评论(26)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