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啊

【胖雨】同袍

十三         谁敢轻视少年心



              “可可,你喜欢我吧。”健太像是中了蛊,不肯停歇的念着。

              “回东瀛去”张继科闭眼沉声道。

               “我走了,你不后悔吗?”健太比来时长大了不少,身形越发的宽厚起来,因此越看可可越觉得这人瘦削。

               “不后悔”桃花眼动了动,依旧没睁开。

               “可我会后悔”健太慢慢给他的可可塞严被角:“别再让我走了。不喜欢我也行,就让我送你走吧。”健太语气淡然,就像是谈论今冬的桃树开的灼人眉眼。

               “这次决战,我恐是难归,你还要等吗?”桃花眼幽幽绽开,灯火昏暗,健太瞧不清那里面是何情意。

                “我当然不会等,我要跟你一起去。有我在,水谷一族不敢放肆”健太捉住那人的手,那人没再挣扎,却是难以焐热。

               桃花眼目光灼灼,健太胸膛的温度慢慢的沾染到他纤薄的手掌上:“你与水谷广属同族,此役之后你当如何自处!?”健太把那双手更用力的按在自己胸膛:“你旗开得胜,我祝你武运昌隆;你酣睡沙场,你在意的由我为你守住。”

              谁能直视一个孩子暗地里悄悄所怀的爱情?不抱任何期望,低声下气,曲意逢迎,热情奔放。那目光扎的张继科那颗老心疼的发颤,不敢回望。


。。。。。。。


          “水谷一族蠢蠢欲动,东瀛国力不足,水战资费甚巨。故,加强京师守卫,我不日领族兵将至。附:扣住健太,此役之后,之后,送他归乡。 ”纸条被周雨死死的捏在手里‘你以为他要你这样护他周全?’

          “吴叔亲自煮了肉丸汤,你闻闻多香啊”小胖子见有人进来翻身就钻进被子里,愤愤的把头也蒙上。

           “自从昨日晌午回来就没吃过东西,这样身体都要坏掉了。”吴管家把托盘放在桌子上,上前呼噜那个大团子:“还几年都要成家了,怎好 还这样胡闹”

            小侯爷一下子翻坐起来:“我不成家!跟谁成家?!”吴管家好脾气的拿着帕子擦擦小胖子的圆脸:“谁?你在尚书府那番,都被编写到乐坊 的小戏里了”吴叔点点小胖子的大头,回身去端托盘。

          “吴叔,子君姑娘,喜欢的是雨哥。”小侯爷沉默的坐在被堆里。

           吴管家一愣,不可置信的回头看他的小胖子:“这怎么说?”

          小胖子肩膀塌了下来:“皇兄大婚典礼之后,我就知道子君姑娘心系 雨哥了。”

          吴管家迟疑又为小胖子瞎掺和有点生气:“那你?罢了,感情这事 也说不好对错。”说是不责怪小胖子重色轻义,但搅汤的动静却大了起来。

         小胖子扣着手:“我不是因为喜欢子君姑娘才故意捣乱的”吴管家这下听懵了,不为子君姑娘为啥跟小雨闹成这样?吴管家因为小雨那处伤,心里一直憋着口气:“那你捅小雨干什么!”

        小胖子眼泪扑簌扑簌的往下掉:“子君喜欢雨哥,雨哥又是适婚年龄,所以我就说我也喜欢子君姑娘,我不想让雨哥婚娶。。。呜呜。。”这下吴管家更懵了:“这跟你伤了小雨有什么关系啊?”

        小胖子偷偷的看吴管家,吴管家疲惫的闭了闭眼睛,小侯爷八成是犯了大错,上次这样看自己是因为偷改了先皇给老侯爷的诏书,这次?吴管家盯着小胖子,小胖子心一横:“我看见夏府的管家把赃物放到了尚书府,也知道雨哥去搜捕。”吴管家脸色煞白:“你,你为何不阻止!”

         “杀父之仇,子君姑娘无论如何不会再倾心雨哥。我再补一刀,雨哥也会因此憎恶被我保护的子君姑娘”吴管家看着小侯爷深不可测的眼底,心里一阵发凉。老侯爷去的早,自己一手带大这个孩子,没叫他沾染上一点王侯的冷血。可是,这权谋之心难道是天生?!“你就没想过,小雨会伤心?”

          小侯爷垂下头去,肩膀直颤:“我哪知道他会真走啊!”吴管家看着 小侯爷退去一身阴沉哭的无助:“那他现在回来了,你要是,要是。。为什么不告诉他呢?”

         小胖子可怜巴巴的看着吴管家:“皇后说这种感情是不正常的!会遭到别人耻笑的!我不怕不正常, 可是我不能让别人说雨哥不正常!我不能让别人笑他。。”说着说着又开始嚎啕 ,像是要把那份委屈都抖露干净:“我。。我都憋死了。。可是,那个大头兵什么也不懂。。嗝。嗝 。 他以为他喜欢雨哥了不起吗?。。嗝。。什么都不为雨哥考虑。。”

          吴管家看着哭的直打嗝的小胖子,觉得头一阵阵的晕眩,赶紧扶着椅子坐下缓缓。过了一会,吴管家突然回过味来:“你说你看见赃物是夏府管家放的?”

          小胖子眼睛肿的像个核桃:“我那天去找雨哥,看见他先往雨哥府里放的。我一生气就想跟着他找个机会绑到皇兄那里,可是他又去了尚书府,然后。。”

         “然后个屁!你糊涂啊”吴管家恨的气都喘不上来:“你就该把他绑 了!现在怎么办”吴管家在屋里来回溜达:“谁知道人家安的什么心啊?”吴管家两手交叠拍的啪啪作响。

           小侯爷打了两个哭嗝平静下来,脑子懵懵地:“不会有事的,皇后 都说这点小事不值得牵绊我为雨哥求特赦。”吴管家一口老血涌上来,这孩子是傻是聪明?刚觉得他满腹权谋,虽是冷血却也不用自己担心。可这会儿,这么明显的事还让人牵着鼻子走!吴管家像个老母鸡一样急的恨不得要飞起来。



评论(4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