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啊

【胖雨】同袍

十一        小情郎  上


       嘡嘡嘡嘡,刀光剑影你来我往。

       当啷,少年被长剑打到麻筋手臂脱力,大刀擦着地面滑出去。

      “雨雨雨哥,我我我。。。”少年不敢抬头,怕看见周雨眼里可能闪过的失望。

       “比昨日长进了许多,楚钦不亏的科哥相中的将才啊”周雨握着少年的肩膀眼里绽着光。少年惊喜的抬起头,却又嘴笨的啥也说不出来。明明他跟别人在一起的时候调笑嬉闹不在话下,怎么一碰见雨哥就格外的蠢呢。大头很是懊恼,可是又忍不住的想,就是因为自己这样才让雨哥心软,才让雨哥 一直一直不放心自己。

         什么玩意!还将才呢!在自己手底下十招都走不了!小侯爷恨恨的偷看着他雨哥和这个蠢货,md,要论这装可怜的大招,师父在这儿呢!虽然眼窝子让人扎的直疼,可是这是能看见周雨唯一的机会,小侯爷还是不肯放弃的趴在假山上。

       “对,就是这样,万变不离其宗。楚钦的童子功很扎实,这一定会让你走的更远的。”大头一受表扬,拳法打的更是虎虎生风,恨不得一招一式都在空气打出个洞来。

         什么玩意!他那是童子功?!那自己这个就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小侯爷恨不得立马从假山上跳下去,好好让这个蠢货看看什么叫扎实!我雨哥夸你两句还当真了,你咋不上天呢。

        “雨哥,你你,你有没有,有没有”大头憋得脸通红,周雨拿着帕子给小孩擦汗:“别着急,慢慢说”

          樊振东突然觉得有谁把手伸进了他的胸腔里,不轻不重的捏了一把。要不然怎么解释这突然的心酸呢?原来,他雨哥给人擦汗的时候这么温柔的,早知道,以前就多让这人擦几次了。樊振东翻过身躺在假山上,他不想睁开眼,你瞧,天上的一朵一朵的白云都是他雨哥的温柔。

       “雨雨雨哥,这么好,一定有喜喜欢的人了吧”周雨面容依旧柔和, 只是久久不语。大头眨眨眼睛,突然不想让周雨回答了。

        “有”小侯爷一下子翻身重新趴回离周雨最近的地方,恐怕风声太大盖过他哥的声音。

        “不过那人,心里有人了。”周雨抚了抚琵琶骨,他分不清是心疼还是这里更疼。

          

。。。。

       “小雨啊,你伤好的怎么样了?我真是没想到这个小混蛋会会。。”吴管家恨得直拍大腿,又眼圈通红的看着小将军。

       “周雨谢吴叔帮忙照料将士的遗孤,自我走后,将军府上下全赖吴叔周全接济。请受周雨一拜。”小将军撩开前袍直直的跪了下去。

        “诶,你跟继科儿啊。。那么些遗孤都靠你俩庇佑,可你们薪俸有数啊,老马跟我说将军府吃穿用度都计算的不能再计算。诶,是我没教好这孩子啊。。”吴管家抻着袖口不断拭泪。

          周雨顺着吴管家的力道起身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吴叔,张家军所向披靡全靠这些遗孤从小建立的同袍兄弟之情。天下初平,但仍有小人觊觎,我与统帅唯恐不能筹谋更多。”

         吴管家会意的点点头,却也只能有心无力的拍拍小将军的肩膀:“吴叔给你煮了点山楂糖水,你自小吃药就得配着糖水。这么久不来,那些药都是怎么吃进去的啊。”吴管家打开食盒,慢慢的把糖水舀进小碗里:“快尝尝,吴叔手艺退没退步。”

         他跟方博都是遗孤,自幼就长在张继科的府邸,那人一生金戈铁马,可对他们却是极尽温柔。可当大哥的再细心,也补足不了父母的那块缺失。直到,他遇见了吴叔,这个慈爱的老人一点一点的填满了他生命的那处空缺:“吴叔,你心里有事”

        吴管家一脸羞愧,手指抓着衣料攥了又松,松了又攥:“振东,病了。”说完就深深垂下头去。

        周雨没办法对这个老人说不,也没办法不担心那个小坏蛋,他就只能紧紧披风,遮住那道刀伤。

。。。。

        “小侯爷可还康健?”小胖子半靠在床上,周雨站在卧房中庭半弯身子拱着手。

         “我难受”小胖子委屈的把脸埋进身后的靠枕里。

         “臣与军医还算相熟,不如请军医再来复诊一下可好?”周雨依旧垂着头,他太知道了,只要看见小胖子,就会心软。可是心软了能怎么样呢,小胖子终会有人陪伴,世上这么多人,唯独不能是他周雨。

          “我不要军医,我要雨哥”高高在上的小侯爷又变回了那个喜欢跟兄长撒娇的小胖子。

           “臣不通医道,军中公务繁多,还请小侯爷容许臣先行告退”周雨说着往后退了一步,这一步击溃了小侯爷所有的努力。

           “你走吧你走吧!你肯定是假周雨!我这么难受,我雨哥不会这样对我的。。”过了十岁生日以后,小胖子好像很少这样嚎啕了。周雨偷眼去看小胖子,小胖子仰头张着大嘴直咧咧,这眼泪可真多,打湿睫毛顺着侧脸就洇湿了肩膀。

            “微臣告退”周雨直起身子往门口走去。

             小胖子傻眼了!他哥怎么走了?这时候不是该扑上来哄他吗??委屈、害怕、心酸各种情绪一起砸向小侯爷,这回可是真难受了,跳下床三两步冲过来,一把从后面抱住他哥:“别走!我错了,你别走。”

            小胖子天生神力,勒的周雨气都喘不上来:“放手”小侯爷更是下死劲的勒住这人,边咧咧边把人往后拖。挣脱不开,周雨的脾气也上来了,两人角力相持不下。张继科王楚钦还有刚才那句放手跟走马灯似的在小侯爷脑子来回窜,腰部一攒力,小侯爷喉咙里低低的吼了一声就把他哥扛了起来,一把摔床上,自己也跟着压了上去。

             “樊振东你起来”小侯爷这才明白,原来他哥不会一直在他身边的。可是,怎么弄丢一次就找不回来了呢:“你不理我,一次也没拿正眼 看过我。天天围着那小子转,我是不是长大了就不可爱了!我天天趴在假山 上看你,你给他擦汗,陪他练功,你还记得有我吗?”小侯爷趴在他雨哥怀里眼泪止不住的流,像是要把这几天的委屈都流出来:“你还带他去吃好吃 的,那里是我领你去的!我从没带别人去过,你为什么要带别人去啊?”小侯爷使劲把脸贴在他哥胸口:“要是我不生病,你是不是再也不要见我了!?”小侯爷越想越后怕。

              周雨让他哭的心烦意乱,疲惫的闭着眼睛:“小侯爷,咱们早已恩断义绝,你说的你都忘了”小侯爷吭哧吭哧不说话的胡乱摇头。周雨让他的大脑袋拱的胃直疼:“臣看小侯爷并无大碍,还请容许臣回军营处理公务。”

            小侯爷扯过被子把两人裹得紧紧的:“我不让你走”这个小孩什么时候能长大呢?小胖子像是听见了:“你也刺我一刀吧,你以前说过要 等我长大的。我现在长大还来不来得及?”

          周雨诧异的看着少年的头顶,小胖子死死的搂着周雨的脖子:“我知道我错了,可是你能不能再看看我,我很努力的长大,我不会再让你这么 累了。”

          小胖子总是说这样的话,他总是一不留神就认真了,心动了:“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樊振东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他哥语气里像是带着一丝期待。他决不能再让他哥失望了。

          “知道!我会一辈子把哥当成最重要的人!”周雨像是受到了刺激,身体微微颤动:“胖儿,你知道我。。”感情却是再也压制不住,全数堵在嗓口。

            他有多久没听见他哥这么叫他了?小胖子兴奋的打断周雨:“这一辈子,不会再有人比雨哥还重要,就算我以后的妻子也不能!”小胖子邀功一样的抬头看向他哥。

            四目相对,似一场烟花翻飞。



评论(38)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