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啊

【龙獒】同袍

小侯爷此章略黑化,原谅我,我今天修电脑修的也黑化了。。。。。。。




十         帝王心


             “谁让你动这个的!”马龙脖子上青筋暴起。

              “三个月,陛下恩宠已逝?就因为这两个兵俑!”夏氏泪眼阑珊。

              “是我过了,最近分身乏术难免焦躁,还请梓童见谅。”马龙把人拥在怀里,细细的抚慰着怀里人的一头青丝。

             “这是我们的卧房,为什么我不能放自己喜欢的。”夏氏抽抽涕涕。

              因为继科儿喜欢这样的摆设啊。话自然而然的就流到嘴边,马龙往下咽的辛苦:“朕习惯了”


。。。。。



             “臣周雨前来复职”周雨拱着手半天没得到回应,有些不耐的偷眼看殿上。马龙拿着对黑陶兵俑面容柔和,可怎么看都是孤独。

              “臣周雨参见陛下”大头是染了风寒,一想到小孩自己在军营里,周雨声音不由大了起来。

              马龙愣愣的看着周雨,良久:“他,不放心我。”

             周雨猛的抬头,拳头攥紧又松开:“是”

             马龙笑了,可是目光却穿过他看向殿外的桃花林:“他,好吗”

             周雨死死的咬着牙,心里泛着酸疼:“好”

             马龙一点点的拂过兵俑的桃花眼:“你怪我。小雨,你还不懂人言可畏啊”

             周雨把下巴使劲抵在铠甲上,把哽咽全数吞了回去。

             不能再温柔的,马龙把兵俑藏进怀里:“只有他想护着我吗?他一世骁勇我怎能让他落得个佞幸之名。”

              周雨愣住,他一直觉得陛下走狗烹。可细想,那股哽咽却是再也咽不下去。陛下啊,你护他一世英明,你堵住天下悠悠之口,你让佞幸和尾大不掉沾不上张继科!只是,只是他没时间了。


。。。。。。


               如果陛下所言确实,他哥不就有救了!周雨一拍脑袋连忙往信鹰站走:哥,陛下他跟你是一样的!

               他雨哥笑得真好看,小侯爷偷摸的透过栏杆看他雨哥写鹰信。他雨哥开心了,今晚是不是就能一起吃个饭了?他雨哥一直没回将军府住,兵营这么冷,生病了怎么办?

              周雨收了笔,脸上尽是幸福,他哥就要没事了!周雨利索的把纸装进油蜡封筒里,兴奋的忍不住:“科哥,等着我!”小侯爷脸色倏地一变,他雨哥这么开心,是因为张继科吗?怪不得不住将军府!随时准备要走是不是?对自己避而不见,张继科不在这都能让他笑的这么开心!周雨拿着块鲜牛肉喂进鹰嘴里,满脸期盼的放走信鹰,然后往军营走去。

            小侯爷眼色一暗,搭弓对准信鹰。

评论(26)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