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啊

【龙獒】同袍

小侯爷,您的情敌已上线。

严重ooc了王楚钦同学。我真的不是黑粉,真的不是。




九    雨雨雨雨雨哥     上


        正午

        周雨收了剑,试探着去按琵琶骨那处的创口,虽是痊愈但是仍带着恼人的胀痛。方博的鹰信让他扣了下来,水谷蠢蠢欲动?他敢!再说张家军都归到禁卫军了,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一年期限已过三十整日,周雨愁的嗓子都哑了。就他哥这犟劲,别说一年了,就是给他一辈子,他心里那个人要是能变了。。。周雨觉得自己都能自挂东南枝了。

        “雨雨雨雨。。。雨哥”稚气未脱的小将士红着脸站在一边。

         “大头啊,把帕子放一边吧,我再打套拳舒活下筋骨,你先去吃饭吧”周雨笑着拍拍端着水盆的少年。

          少年把盆往地上一放,双手握住周雨的手臂:“不不不不行,你刚刚 刚好,要休休休休息”少年脸憋的通红。

         周雨也是奇怪了,这孩子怎么一见自己就结巴呢?平时说话好好的啊,自己就这么吓人?不会吧,小胖子小时候可是很喜欢自己呢。。。小侯爷。。上翘的嘴角倏地染上一抹苦涩。

        “雨雨雨雨哥,你怎怎么了”少年看着雨哥脸色突变,更是担心起来,这嘴就更不利索了。他心里有太多话,可是好像都卡在了嗓子眼,记得他一跺脚,背对着周雨蹲在一个树墩上紧闭着嘴。

         周雨对小孩子从来就缺乏免疫力,可是这个背影让他恍惚的心里泛着酸水。他使劲摇摇头:“哥不练了,你帮哥把厢房的披风带来,哥先去科 哥那里看看。”萎靡的少年一下子精神起来,一张脸喜笑颜开的:“那我 再再再给哥带个暖暖暖炉,哥哥哥怕怕冷”周雨笑着摇摇头往他哥那走。

          张继科正在漱口,痰盂里的水呈现着淡淡的粉红色,戳的周雨眼窝子生疼:“虽然那个小犊子不咋样,可是我看出来了他是真心的,你就不能试试吗?!”张继科像是觉得嘴里还有腥味,又漱了一遍:“他真心,我呢? 你想让我害死人家孩子啊!”周雨气的不想再多看他哥一眼:“你是不是 觉得这毒弄不死你啊!”

           张继科把玩着手里的桃花状锦囊:“怎么会,我自己还不知道吗, 一年是上限。我现在,撑不到一年了。”周雨喉咙哽的生疼:“你,什么 也不试。。。你就真放心留我一个!”张继科仔细的把锦囊揣到怀里:“ 小雨,你最后再帮哥一次”周雨死死的捏着拳头,这人,这人怎么还是云淡风轻的,这人要是走了,他怎么办:“说”

          “你去京师,重新掌管张家军”张继科目光灼灼的盯着地图。

          周雨大骇:“为甚”

          张继科起身关上门:“小鬼说水谷那边有动静,让我注意。方博守备能力无人能出,但他毕竟没亲自指挥过阵仗,我担心两军相向,他措手不及。”

         周雨眼圈通红:“你,你呢”他这一去,万一跟他哥天人永隔呢?

         看向地图的目光锐利:“水谷善水战,水路与陆路登陆几率五五平分。我带八十八族兵亲守胶州湾,若他从此沿线登陆,我等将奋死抵抗。若他买通朝中官员从口岸登陆,我将从水路直接援助与你。”张继科像是要把地图望穿了。

          海湾湿寒他哥又身中奇毒,这是想破罐子破摔?!周雨咬着牙:“ 我不走!张超将军在,你有什么不放心的!还水谷呢,你就不能不盼着他作事 吗!”

           张继科闭着眼睛长出口气:“不能。水谷越快行动越好,他越早来我的胜率越大。你走的时候带着王楚钦,就是一直跟着你的那个小亲兵,他日必成猛将,可做你左膀右臂。”

          “张继科!我以后用不着你操心。我就想天天能看着哥。”周雨死死的咬着牙,好像一松气眼泪就绷不住了。

           “小雨,我得把隐患都拔了,要不然,他。。。要不然,我走的不安心”张继科隔着布料描绘着锦囊的轮廓。

评论(11)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