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啊

【龙獒】同袍

 此章松田健太出场,原谅楼楼没弄对名字,请自动代入松平健太形象。另外,年龄私设,健太比科科小十一二岁。

 

 

 

八     十四岁半

 

 

        “皇兄”小侯爷跪在殿下垂头不语。

        “你怎么了?”马龙从桃花林里收回视线。

        “求皇兄一件事”小侯爷像是清瘦了许多,下颌的线条竟清晰起来。

        “是为周将军?”马龙有些怜悯的看着染上愁容的少年。

        “臣弟知晓国法之下应一视同仁,只是,还求皇兄看在周将军为国征战一片赤诚。免了周将军的罪,臣弟愿意自罚俸禄三年或者别的什么也好。周将军是伤到了琵琶骨,臣弟担心晚了的话!他一世武功。。。”小侯爷退去华贵变成了惊恐的孩子。

          马龙从殿上走下来,绕过那个惊恐懊悔的孩子,站定在桃花林里。只有在这里他才感到安心,那人把自己的味道都留了下来,这桃花似开未开最是多情:“他走了”

          小侯爷猛的站了起来:“谁走了?”

          马龙轻抚着桃花枝:“周将军跟继科儿走了”

       “走了。。”小侯爷怅然的像是个走丢的孩子,手里捏着白瓷瓶:“肩膀怎么办?也不告别吗?”告别?那人怎么会来跟自己告别呢。明明是那人做错了,为什么他会这么难受?小侯爷还是不肯死心:“皇兄,周将军就没留句话吗?”

          马龙并不清楚两人之间的割袍断义,带着羡慕的:“齐地离京师不远,你想了就去看啊”听罢,小侯爷抿着嘴脸色苍白:“真的。。他真的没留下句话吗?”马龙皱眉细想又摇摇头:“我跟统帅的关系影响到你们了吗?周将军似乎并不想多提及你。”樊振东总觉得跟做梦似的,他跟周雨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人为什么总得等到无可挽回,退无可退才知道后悔。

          马龙看小胖子这样心里也是一阵难受,脑子突然灵光一闪:“马车刚跑起来的时候,周将军好像扔了样东西,像是个泥塑娃娃。”

          小胖子眼睛一亮:“他们在哪儿出发的”

         “从南门栈道走的”马龙还没说完小侯爷就窜了出去。马龙看着这小胖子的蠢样,心里还是羡慕,却只能阖上眼睛靠在桃树上。

          小胖子呼哧呼哧的从灌木丛钻出来,粉白的圆脸蹭的道道细小伤痕,没有泥塑娃娃;小胖子从草丛东头滚到西头,沾的一脑袋苍耳像个刺猬,还是没有泥塑娃娃;小胖子像只胖地鼠挨个把地撅了个遍,还是什么都没有。皇兄真的看清了吗?小胖子攥攥肉拳头,皇兄一定看清了!这是他跟周雨唯一的联系了!他不能,绝对不能跟他雨哥失去联系。可是,谁来帮他找找,他找不到娃娃,他也找不到周雨。天就要黑了,他想他雨哥,小胖子抱着肩膀坐在地上,像只孤独的小胖熊。

           小胖熊从那么小的时候就一直跟着雨哥,大家都不带他玩,只有雨哥温柔的牵着小胖熊。小胖熊长高一点,雨哥就在墙上画一条线。小胖熊笑,雨哥也跟着笑;小胖熊不笑,雨哥就哄他笑;小胖熊生气了,雨哥就在他旁边静静的任他发脾气。反正不管小胖熊怎么样,雨哥都会一直在旁边的!可是,小胖熊现在这么难过,雨哥怎么不在旁边了呢?小侯爷抽抽鼻涕突然眼前一亮,有个大阿福挂在河对岸的灌木上。

           明明可以多走一会从桥上过去的,小侯爷却噗通跳进带着碎冰的小河里,小侯爷冻得打着寒颤却死死的把大阿福抓在手里。大阿福跟自己真像,大阿福脸上有发暗的血指印,雨哥扔了大阿福,是不是,也不想要小胖熊了。这河里可真冷,小侯爷抱着大阿福冻得呜呜直哭。

。。。。。

         “小雨你耳朵怎么这么红啊?谁念叨你呢”张继科笑着把新药糊在周雨肩上。

         “哥,那个松田健太。。”周雨想到那个小鬼就觉得头皮发胀。衰事衰人都一个样,就是不能想,一想就来。

         “可可,你有没有想我,你不回答就肯定是想了。”其实小鬼的汉语说很是流利,不知道为什么张继科的名字就总是念不对。

          “并没有”张继科头也不抬。

          “别害羞,你想我我很开心的,因为我也想你了。”小鬼双眼明亮的就像没被拒绝过一样。

           神TM别害羞,周雨眼睛不能瞪的更大,他真是想抽死这SB玩意,这天天的也太TM烦人了。他跟他哥这背字可算是走不到头了,真是想把伤药糊他嘴上。

         “可可,咱们什么时候举行典礼?在这里好还是东瀛好?”小鬼一不留神就蹭到张继科旁边:“礼服咱们穿哪种好?要是在你这举行典礼,我现在就给族人写信,请他们来一起庆祝。”见张继科要起身,小鬼赶紧接过旧裹布:“我扔就行,可可休息”

        “哥!你准备啥时候把这犊子整走啊?”周雨气的伤口一跳一跳的胀痛。张继科眼角细纹弯的好看:“有这么个小玩意多好打发时间啊”周雨气极:“你以为你还有多少时间好打发啊!”房间里突然寂静起来,健太直直的杵在门口。

          张继科只是笑笑,把周雨扶着躺好,塞严被子退出门去。

         “可可,你跟我在一起吧”松田健太盯着那双桃花眼。

         “小鬼,你得聪明点才行。我就剩一年了,我走了以后你要怎么办?”张继科心情不错,耐心的劝慰着小鬼。

         “只要你爱上我,你的毒就解了。那种毒很简单的,只要两情相悦就可以解。所以快没时间了,你快点爱上我吧”健太的眼睛明亮的不像话。

         “可是你也说,要是其中一人心意不纯,交合的两个人就会暴毙而亡。你不怕?”张继科揉揉小鬼的脑袋。

         “你只要爱上我就好,我们都不会死。我爱你,从十四岁半,第一次见到你开始”17岁的身体似乎负载不了这样深情。

          “小鬼,那时候无论谁在马上,你都会心动的”张继科拽下来两个柿子,递给小鬼一个。

          “可是当时在马上的是你!”小鬼大吼肩膀止不住的颤抖。

         “小鬼,我就想安静的过完这一年,你就安静的陪着我吧。别再爱来爱去的了”张继科塞给健太条帕子,示意他擦擦流到下巴的柿子汁。

         “我的命是你给的,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柿子汁让小鬼的嘴唇更是鲜艳。

          张继科看着固执的小鬼,挑了挑眉,转身慢悠悠的走开。

        “可可,你爱我吧!我可以帮你解毒!我可以打压水谷家的势力!而且我一定会比你活的久,我会把你送走一辈子不让你孤独!”健太扯着嗓子元气满满。

         前面那人懒散的挥挥手臂,也不知道是听见了还是让他闭嘴。

 

 

(初恋男友,划掉。前男友结婚了,好吧,其实总会有这么一天的。他送的电脑昨天也寿终正寝了,修了半天还是那副蠢样子。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我真是遇见了一个很好很好的人,特别谢谢他出现在那个时间里。我因为他变成了更好的人,因为他觉得世界特别柔软。现在想起他,心情就像在夏秋之际,听风吹过浓密的树叶发出簌簌的声响。年少时分开,以为那只不过是一段感情,谁知道,那人比想象中重要太多。不得不承认,我好想是有点后悔了,当初要是答应他一起走也不错是不是。年少时,总是喜欢听那人把感情说出了,现在才惊觉那人的一举一动都是他的爱情。

           希望那人喜乐长宁,希望那人遇见世间所有美好,希望那人夫妻恩爱白头偕老,希望那人专业有所成,希望那人别再一直沉默,偶尔也跟妻子说说爱你。希望那人一直平平安安,身体健康。没有嫉妒,看你笑的时候,我也笑了,心里砰砰的跳的很快。只是张照片,就让我这么不淡定了。我都25岁了,还这样子真是太弱了。

           我也会努力生活的!好好读书,好好赚钱,好好对待朋友,好好照顾家人。不等了,好好的找个男朋友!↖(^ω^)↗加油)

 

 

 

 

 

评论(30)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