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啊

【龙獒】同袍

此章较虐。。。。。。大家慎吃



七   怪这月色




        “老爷,我这心里还是不安啊。李尚书和周将军乃国之栋梁,可是我却。。”管家打扮的中年男子带着几分懊恼站在夏国丈的旁边。

         “那你让我怎么办?我钱都收了!怎么也得把水谷弄回去啊!”夏国丈发愁的来回踱步。

         “老爷,可是那水谷狼子野心啊!”管家紧皱眉头显得急躁。

          “一开始我要是知道这钱我敢收吗?等我知道水谷是什么人,这钱我还敢退回去吗?!哎,这事就算过去了,以后不准再提了。反正,有张家军在,晾他水谷也翻不起大浪。”夏国丈自我安慰道。

         “可是为什么要把赃物放到周将军和李尚书府上啊?”管家越想越懊悔。

         “周雨跟张继科什么关系?!小侯爷又心系尚书府的小姐。他们起了矛盾,谁还有心情追查水谷事件啊”夏国丈头疼的看着那箱夜明珠。

。。。。。。


            “继科儿,你怎么样了?”马龙连忙放下手里的书迎上去。

             张继科定定的看着马龙:“把周雨放出来。”

             马龙神色复杂:“他府里搜出了赃物。”张继科冷笑:“要是赃物今天从我府里搜出来,你是不是也把我关进去。”马龙没回答,张继科看着这人眼里的犹豫,心凉了半截。

            “证据确凿,你让我找什么借口放他出来。”马龙的目光不再柔和。

            “凭他是我的部下”凭我永远站你这边。一双桃花眼隐忍又带着藏不住的深情。

             “好大的口气,你就不担心我认为你尾大不掉吗?”马龙直视眼前这人。

               桃花眼带着份迷人的自信:“你会吗?”桃花眼像个狡黠的孩童,歪着头好似询问。

              “其实也没那么麻烦,这件事你要是敢做,我就放周雨出来”像是回应玩伴那样,马龙目光轻柔。

              “好久没玩这个游戏了”张继科像是猜出了马龙要做什么,带着点逃避又带着点期待。

              “敢不敢把你的帅印扔进湖里”马龙必胜一样的看着张继科。

               张继科嘴角上扬:“敢”两步窜出大殿:“龙,出来看着”说着明黄色的影子呈抛物线状掉进结着薄冰的湖中央。

              “该我了,你敢不敢围着整个宫殿跑一圈,然后大喊‘我爱张继科’”那双桃花眼明亮的几乎有水要掉出来。

              马龙定定的看着他兄弟,好像是突然发现哪片海底的秘密:“敢”说着就开始往外跑:“我爱张继科”张继科哈哈大笑跟在旁边审查着:“声音太小了”一路上侍卫惊恐的看着这两个人,马龙习惯了这目光开始自暴自弃:“我爱张继科,最爱张继科,一辈子最爱张继科!”

             “别自己加词儿,爱我一年就行了,一辈子太长了”张继科跟在旁边大声喊着,声音爽朗直升云霄。“我爱张继科,就爱一辈子,一年太短了”马龙不甘示弱的吼回去。

              前来求情的小侯爷懵逼的看看这两大哥。马龙嘻嘻的跑过来朗声道:“小胖,我爱张继科,一辈子最爱张继科。”马龙这时候还不知道什么叫一语中的,自然也不会想到此景入梦的锥心之痛。

              小侯爷显然没心思跟这两大哥一起疯,天这么冷,他雨哥,不,周魔鬼的肩伤还没医治呢:“陛下,臣有一事相求”张继科回头看着小侯爷把食指竖在唇间,又回过头去:“还有一半路呢,声音太小了”马龙像头被主人抽打的马,仰头嘶鸣:“我爱张继科,我爱,咳咳,张继科,咳咳”风太凉,呛的马龙咳嗦的止不住。

             停不下的咳嗦声好像浇灭了张继科的热情,他突然停了下来:“就到这吧,我听够了”马龙拄着膝盖抬头看着他兄弟,大口的穿着粗气依旧笑着:“不,说好的。我爱!张继科!最爱!!张继科!!”马龙到底是坚持了下来,他回头去看他兄弟,他兄弟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眼眶通红。

             “该我了。你敢不敢,把张家军并入禁卫军。”马龙同样眼眶通红。

             “敢”张继科看着那人,和他背后的梅林,毫不犹豫。马龙声音带着点不易察觉的颤抖:“你,就不再想想?”桃花眼笑的释然,就像那天兵荒马乱里的四目相对。摘下腰牌掼向侍卫:“去找张超将军,让他率部去禁卫军处交接。”

              “该我了,敢不敢把这重新种回桃花林,一辈子只种桃花。”马龙嘴唇动了动却没说出什么,只是重重的点了头:“来人,把收好的那些桃花树再种回来,马上种回来。”张继科似乎是了却了一桩大事,带着点疲惫:“你大婚,拔去桃林,我一直生气”马龙像是笑着:“我知道”他看见他兄弟突然笑了,桃花眼弯起来,冰雪都要消融了。

             “该我了,你,敢不敢,带着八十八族兵迁出京师,固守齐地”马龙自己都不知道,他是更希望张继科勇敢,还是更希望张继科迟疑。他像是询问一样的看着他兄弟,果然他兄弟迟疑了,马龙突然感到一阵兴奋。张继科像是在包容一个调皮的小男孩,打着商量:“我敢,可是一年之后行不行”马龙缓慢却坚定的摇摇头。他兄弟就这样看着他,久到两人肩上积了厚厚的雪:“敢”

             “该我了,你敢不敢,再跟我度过一个八月十五,这是这次不要再逃了。”桃花眼里的情意看的人头皮发麻,绝望热烈的让人不忍直视。

               马龙脸色突变,十五岁的那个八月十五,月色下的桃花眼让他忍不住重重的亲了下去,那人心意相通一样的睁开眼睛暗示他,他却落荒而逃。他以为继科忘了,这么多年,他都快忘了。

             “你敢吗?”桃花眼不再抱着希望,却还是固执的要个结果。

             “我不敢”马龙不敢再去看那双桃花眼。

              半晌“周雨,我就带走了。你,保重。”游戏结束了,张继科不知道还能聊什么能让他多留一会。

             “京师与齐地相距不远,没事我就能去找你,到时候你可得好好招待啊”马龙也知道该放那人走了,可是他就是不想松手,明明是他自己逼走那人的。

             “好。龙,你,好好吃饭,天冷多穿衣裳。还有。。”张继科突然发现他有太多的话要嘱咐这人,不过这人贵为天子,应该有很多人为他操心的。张继科不再多说,拱手拜别转身离去。

               他兄弟一点一点消失在他的视线里,这个冬天,怎么这么冷呢?

        


              

            

评论(41)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