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啊

【龙獒】最佳损友

旧文重发,但是有些地方会删减改动          看过的朋友就请跟我一起再回忆一遍当时的热血与哀愁,没看过的朋友就拿这个打发下时间好了





对面相思(终节)
       今年的冬天实在是太冷了,露在外面的手指被冻的生疼。马龙使劲把裹着张继科的羽绒服紧了紧:“继科儿,要不先去队医那看看吧”张继科垂着头不作应答。风夹杂着雪片挂进马龙的眼睛里:“继科儿,还难受吗?以后别吃冰棍了,辣的也少吃。运动完了就跟我一起去队医那里放松,听见了吗”张继科声音低的自己都听不见:“那你能一直管我吗”不知道是不是呼啸的寒风把张继科的喃喃自语送进马龙的耳朵里,马龙呲着大白牙:“我当然得一直管着你啦!不过你也得快点找到自己的omega,到时候。。。。”
       张继科只选择性的听了前半句,天这么冷,让他想起来小时候他妈给他讲过的《快乐王子》。小时候他觉得小燕子真可怜,现在他不这么想了,他觉得这一生如果能碰见那个让自己奋不顾身的人,也算是一种运气。而此刻,他只希望回宿舍的这段路能变长一点,长一点,再长一点。最好长到让他心里的火在熄灭在这场寒风里,毕竟朋友的身份,才能让他待着这个男人身边更久一点。他师傅刘国梁不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吗。

 

         回宿舍的路并没有变长,宿舍里的热气劈头盖脸的包裹住张继科,他可悲的发现自己这颗老心依旧不知死活的蹦跶着。马龙把两人的羽绒服挂好,回身发现张继科歪着头呆呆的站在原地,面色潮红,像只走丢的小狗,他担心的把手贴在张继科的头上。马龙的脸蓦然贴近,张继科觉得有湿热的呼吸浅浅的喷在自己的脸上,他觉得整间屋子都充满了自己不肯安分的跳动声。明明刚注射了抑制剂,为什么还是不由自主的想靠近面前的这个男人?张继科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推开马龙冲进洗手间打开冷水喷头,他慢慢的靠着墙壁滑坐在地上。。。。。
        马龙被推开愣了一下,随后紧张的拍着厕所门:“你都发烧了,别再洗澡了,快出来!”正当马龙要踹门的时候,张继科擦着头打开门,笑的一个眼大一个眼小:“好冷啊龙仔,我去睡会”马龙紧张兮兮把张继科塞进被子里,又把自己的被子盖在上面碎碎念着:“继科儿,你胃还疼吗,咱屋那个热水袋哪去了”张继科看着马龙开开合合的嘴唇,庆幸自己终于还是忍住了。这种距离,刚刚好。
       马龙看着小奶狗闭上眼睛,心里感叹像是继科儿这样的alpha应该很受欢迎吧,不知道以后会遇见什么样的omega。他突然有点心烦,要是继科儿找到自己的omega还会把重心放在训练上吗?他还要跟继科一起完成大满贯呢,还是让继科儿过几年再找omega吧,就这么决定了!想到这马龙觉得自己解决了一个世纪性的难题,不由的长舒了一口气。
       这口气还没喘匀,马龙的手机就撕心裂肺的响起来。小奶狗被吵醒有点委屈的睁开眼睛,蒙蒙的看着马龙。于是,马龙的手没经过大脑的指示就把电话挂了,把小奶狗重新胡噜睡着。等他查看电话来源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的报应来了,这是她的电话。等马龙打过电话去准备好好安慰自己omega的时候,对方只有两个字:分手。

 

        张继科被电话吵醒了就一直没睡,下午的阳光薄薄的照在宿舍的阳台上,他呆呆的看着马龙站在逆光的地方。他听不清马龙在说什么,但是他确定马龙是在跟自己的女朋友道歉。马龙总是在道歉,他记不清有多久没看到马龙没心没肺的傻笑了。其实马龙笑起来真的很omega,他忽然想起那时候,也是个午后,白白软软的马龙爬上他的床,问他什么才是爱。他忘了自己当时说了什么,一知半解的他教了马龙好久,马龙好像明白了,然后就跟别人在一起了。
       马龙从阳台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张继科双眼放空的看向自己的方向,不由心里一滞,他想知道张继科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目光会这么绝望。两人眼神交汇,半晌无声。马龙脱了外衣钻进被子里,跟张继科一起平躺在枕头上:“我们分手了。”张继科没接话。马龙看着阳光穿过冰晶折射出的一点彩虹:“她很好,是我耽误她了。”张继科闭着眼睛,睫毛有些湿润,翻身背对马龙。马龙也跟着一起翻身:“继科儿,你会一直陪我吧。”
湿热的气息喷在张继科的脖颈上,他敏感的缩了一下脖子,喉咙上下翻动,半晌’嗯‘了一声。


评论(6)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