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啊

【胖雨】同袍

此章  胖雨大虐     甚点甚点







六    割袍


       周雨把玩着手里的大阿福,那天他带人刚破坏了水谷家族的航船。海风吹着他们的湿衣服,冷的脑子都不转了。可是路过小镇的时候一下子看见了这个大阿福,跟他的小胖儿多像啊。他把大阿福捧在手里,好像一下子就不冷了。周雨戳着大阿福的胖脸蛋,戳了两下,手就颓唐的落在了膝盖上。

  “周将军,除了夏国丈的封地就只剩下尚书府没有探查了”亲兵有些犹豫。

     “那你还等什么!”一年期限,已经过了两日。周雨不能更期盼水谷只是妄言,可是军医的确诊让他没有一点退路,他必须马上抓到水谷。

     “将军,小侯爷下令不许搜查尚书府。您跟小侯爷情谊匪浅,属下还是想先禀告一声”亲兵说完偷眼看将军的脸色。

      “搜!”周雨面色如常,只是放在大阿福上的手微微颤抖。

。。。。

       “周将军何意?”李尚书气若洪钟的站在宗祠门口。

        “还请李尚书别跟晚辈这一介莽夫计较,陛下安危乃属下职责所系。若水谷潜入府中,对李尚书家眷也是不利”周雨有些焦急,查完这里还有封地,封地更是阻碍重重。可是他最没有时间,现在抢的是他哥的命啊。

         “老夫虽是一介文弱,可当初先皇出征,后方失守,老夫率城里老弱妇孺拼死抵抗,这才没让先皇两面受敌。你抬头看看这块牌匾!”周雨顺着方向看去:一门忠烈。

          周雨双手抱拳:“李尚书,晚辈对李氏忠烈耳濡目染。只是,水谷狡诈,尚书府多女眷,若两方相争定是十分不利啊!不如先让晚辈为尚书大人探寻一番?”

         李尚书哼笑“后生是怀疑老夫的赤诚还是欺我李府无人!”李尚书眼底血红一片。

        兵遇见秀才更是有口难言,正在周雨一筹莫展之际,亲兵高声:“将军,在尚书府后门搜到跟方统领背上一样的短箭!”

       周雨不再理会:“给我搜!”李尚书愣愣的瞪着那枚黑色短箭,突然仰天大笑:“想不到老夫忠勇一世,却落得个如此声名”周雨紧皱眉头:“尚书,此事还需探查,晚辈相信李氏族风”李尚书脸色一变,指着周雨厉声道:“相信!这不就是你们的栽赃吗?李某人虽不善权数,可也不是白丁!”

        周雨气极却不能发作,旁边的亲兵却忍不住:“将军可曾污蔑于你?我们虎贲军绝不做如此下流卑劣之事!”李尚书冷哼两声:“李某人当年拼死守城,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想不到今日还得受此等奇耻大辱,若我李某人有一子半丁,定于你不共戴天!”说完一头撞向宗祠的立柱。

       等周雨反应过来,已是满目血红。“父亲!”尚书府小姐声声泣血,周雨抬眼看着扑在李尚书身上的子君姑娘,呆愣在原地。

       “子君!”周雨不用回身都知道那声音的主人,他看着他的少年奔向子君姑娘,心疼的把姑娘揉进怀里。然后抬眼看向自己,目光那么陌生,那是他的少年吗?

         “周将军不曾接到本候的指令吗?”少年一步步走到周雨面前,两个身高已相差无几,四目相交。

        “回禀小侯爷,属下职责所在。”周雨低下头,双手抱拳。

          “你是魔鬼吗?”小侯爷声音比冬天的海风还冷。

          周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时候还在想怀里的大阿福是不是很蠢?

         “拔剑!”小侯爷抽刀指向周雨。

          拔剑?为什么?他怎么可能对着这个小胖子拔剑,他所有的拔剑拼杀都是为了让这个小胖子能平安的生活。周雨愣愣的看着樊振东。

          刀尖刺人周雨的肩膀,红色的布料一点点浸湿贴在皮肤上:“原来你也会流血啊,我还以为你的血都结成冰了!拔剑!”

         旁边亲兵看势不好纷纷拔剑向小侯爷。樊振东冷笑着看了一圈:“我一个侯爷尚且被如此对待,李尚书这事,我没错怪你吧?”

        周雨呆呆的看着刀尖,又顺着刀尖看向那只握刀的手,却不敢抬头去看那人的眼神。他怎么都想不到,他该怎么想到。。他的小胖。。可是,这刀尖真是冷啊。

       樊振东没得到回应,一下把刀尖抽了出来,冷笑着:“周将军如此威武,樊某人恐是难以高攀。”说完解下披风扔到半空,刀光一闪,披风一截两半。周雨呆呆的看着布料缓缓的飘落在地上,他的少年在说什么?“我与周雨,恩断义绝。”

         周雨看着地上那两截披风,觉得胸口让大阿福烫的直疼。周围突然一片嘈杂,禁卫军冲了进来,把周雨按在地上。许昕声音带着不忍:“周雨私藏逃匿嫌犯,押入收监。”禁卫军与张氏族兵红眼相向,战事一触即发。

         周雨用力挣开按着他的两名禁卫军,肩头布料浸湿更多。周雨环视一周,挺直了脊背,发冠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兄弟们,我拿虎贲的荣誉起誓,我周雨绝无此事。大家不得滋事,水谷一事继续搜查。”他一直看着樊振东,像是要把这人印到心上,又像是同意了这场告别。然后他收回目光,昂首挺胸的向外走去,身后跟着禁卫军,还是那个风光无两的周将军。



评论(25)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