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啊

【龙獒】同袍

错别字完全逼出我的强迫症=_=,纠结了半天还是决定重新改一下~大家见谅哈




四     虎符   下


    “周将军,统帅据我部不足五里,可提前造饭?”战斗比预设中轻松的多,族兵浑身带着轻快。

    “造饭,给统帅多加份蔬果”虽是胜利,周雨心里却莫名的不安。

       人比想象中更快的返回营部,他哥脊背笔直稳稳的坐在高头大马上往他这边走。周雨兴奋的迎了上去,几步窜到他哥的郦驹旁边,手还没伸出去,他哥就一头从马上栽了下来。“军医!叫军医!”

       “不是说统帅无碍吗!”周雨把张继科随身亲兵扯出帐外。

         “卑下失职!当时一箭过来,统帅仰到马上,但光电之间就挣起身子回身一箭。然后又继续厮杀,卑下就以为无碍的。”亲兵是张继科亲手从族里挑的孩子,平时也多受栽培,此刻正懊悔的红了眼圈。

           周雨看孩子这样心里也不好受:“行了,你也受了伤,等军医出来去瞧一下。此事,不要走漏风声。”

           。。。

          “周将军,老朽才疏学浅。统帅肩上并无紫黑中毒之迹,但伤口渗血无法愈合,要是能把射中统帅的箭给老朽一看,或许能寻求解决之道。”

            “统帅应该是在马上就把箭拔了,无处可寻啊。”周雨急的冒火,他哥却醒了过来。

             “小雨,水谷。。”缺血让张继科无力晕眩。

              “我已安排亲兵乔装探寻,遇见残余就地屠尽。他们的船早就沉底了,没了退路等着饿死吧”周雨恨得咬牙切齿。

            张继科摇摇头,显得有些焦急:“我担心他们向内陆流窜,通往内陆的关卡一定把守好了”

            周雨点点头,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对了,陛下给哥的信”他哥好像一下子痊愈了一样,眼睛里闪着光。周雨看他哥小心翼翼的展开信纸,眉头却皱的越来越紧。

            “可是发生了什么?”周雨看着他哥的表情心里不安起来。“备马!”张继科按着床沿提起站起。“还愣着?更衣!”张继科红着眼睛掀开帐袍。

。。。。

          “继科,你这是?”禁卫军死卫统领王皓看着张继科手里的虎符。“皓哥,陛下现在危难,请皓哥带死卫随我一同守卫陛下”王皓大骇,死卫是陛下最后的屏障,除了陛下无任何人可调动。虽然继科与陛下情同手足,但是。。

          “皓哥,陛下现在游弋至行宫,所带兵马不足。水谷所意非我,恐指陛下”张继科疲惫的闭着眼睛。“继科,这都是你的猜测。你私调死卫,无论你的猜测正确与否,都死罪难逃啊!”王皓不忍的看着他的小藏獒,那双桃花眼怎么就染上破釜沉舟了呢?

            “我不能看他有事。”张继科突然睁开眼睛:“王皓听令,调死卫与我即刻出发!”王皓攥了攥拳:“罢了,我跟你一同去。怎么也不能让你折了。”

。。。

             一阵刀剑相撞的金属声惊醒马龙,紧接着方博就跑了进来:“陛下,倭人偷袭,属下派人送您和皇后先行撤退。”马龙一改往日温和,寒着脸抽出长剑:“退?我的国土我要退到哪去!”他看了一眼皇后:“派人护送皇后先行离去。”马龙持剑率先向殿外冲去。

             龙吟剑还没饮足血,张继科便领死卫赶到,两人刀光剑影中四目相接,凝视良久。

            “你来了”这人瘦了,马龙定定的看着这双桃花眼。

            “嗯”张继科会心一笑。

            “你调了死卫。”马龙神色复杂。

             “我部离行宫太远”像是解释,但那双桃花眼笑的释然。

             “你权利真大呀继科”马龙眉头微皱,眼里像是有泪。

              “是”桃花眼弯的更是好看,满眼都只装了一个人。

             “你,你呀,值得吗?死罪啊”马龙还是红儿眼眶。

              “你没事就好。”桃花眼眼波流转,像是要把眼前这张脸印到心里。

               马龙缓缓闭上眼,有清泪划过,他把手伸向继科:“虎符”

               像是早有准备,张继科握着装有虎符的锦囊慢慢递了出去。马龙接过虎符,两人相视,中间竟像隔了千山万水。

         

            

          




评论(16)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