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啊

【龙獒/胖雨】同袍

此章昕博/龙獒      微胖雨


三  将错就错


     “沿海事态初平,我等奉统帅之命严阵以待,台风之后将与水谷一族决一死战。附:气候寒湿,统帅肩伤愈重。”方博紧皱眉头把周雨的纸团握在手里,许是被握的疼了,一向听话的信鹰使劲的啄了方博一下,方博如梦初醒的放它飞远。

       他与周雨同为烈士后代自幼一同长大,他熟谙周雨的谨慎,此次纸条上的‘决一死战’让方博心里感到一阵异样的难受。回纥如此骁勇善战都没让周雨如此审慎,这个水谷。。到底什么底细?还有,师兄的肩伤。。

       突然有只宽大的手掌遮住方博的眼睛,方博浑身肌肉瞬间为攻击做好准备,身后那人突然紧贴住方博,用另一只手环住方统领的腰,两人的身高让那人舒适的把头搁在方博的肩膀上:“方小博的眼睛还是这么美啊”那人手指修长温暖,在这样的天气里放在脸上不失为一种享受。

       方博握了握拳,硬逼自己从那人怀里抽出身体:“属下见过昕王爷”许昕笑着摇摇头,伸手将方统领的手包住,牵着人往湖心亭走。“昕王爷,属下还要巡视,现在正赶上侍卫换班”许昕就像没听见一样固执的把方小博按在虎皮椅子上:“烫壶酒来”贴身侍应了然离去。许昕见人离去,伸手拢拢方统领的披风:“说说吧,谁让你一脸苦大仇深的。看我不打他。”

        方博看着自己的手在那人手里一点点回温退去紫红,他差点又当真了。方博抽回双手站起身:“昕王爷,师兄肩伤不妙,驿站送药恐是不及。”果不其然,那副揪心的神情又一次出现在方博眼前。昕王爷及时的调整好了表情,可是方统领却退的更远了。方统领一拱手:“大战在即,属下实在担心师兄伤势,斗胆请昕王爷代属下送药。”说完拧身便上了桥,那艳红的披风飘在肩后,被吹的猎猎作响。

         昕王爷伸出去的手又攥成拳慢慢的收了回来,博儿啊。


         龙帝倒倒酒壶略带烦躁的把空壶扔到一边,小侯爷把汤里的牛肉丸一个一个的串到筷子上,又一个一个的都退下来。昕王爷定定的看着殿外守卫的方博。方统领背脊英挺,雪花在肩上积了厚厚一层,让艳红的披风映衬的格外显眼。他是不是做错了?十五岁的时候他第一次看见方博,那年方博十三岁。十五岁的时候,他为了那双桃花眼夜不能寐。十五岁的时候,为了能更接近那双桃花眼,他先接近了那人的师弟。

         那人护他师弟护的周全,于是圆眼师弟被护的傻乎乎的。天天笑着,一点的好就能让圆眼闪光,那时候那双圆眼睛是多快乐。再后来,圆眼睛也十五岁了,看向他的目光里,那份感情是再也藏不住了。他看出来了,微笑的看着圆眼睛,明示不想失去这个绝世好友。圆眼睛里不再有光芒,却也还是笑的漂亮。大家都以为他俩好了,那人也是这么以为的。于是他俩心照不宣将错就错到了现在,现在,圆眼睛25岁了。

         “我说皇帝哥哥,你也不管管!”小侯爷忿忿不平的把腿盘起来,龙帝又把酒杯满上:“管什么?”小侯爷拿着垫子坐到皇帝旁边:“皇帝哥哥,皇后家缺钱吗?”许昕猛的抬头看口不择言的小侯爷,这话分寸过了。他与樊振东同为异姓王,虽是与陛下感情甚笃,但陛下家事还是少言为妙。樊小侯爷可不管那一套:“现在小孩唱什么陛下知道吗?生男莫喜,生女莫愁。朝中机要官员没大变动,但是基层官员还有几个不是夏氏门?县令一级五百两一职,再往上一千两一职,卖到七品为止!”

       殿内安静了许久,龙帝坐起身来:“你没捐两个回来?”小侯爷不解的看着皇帝哥哥,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被调笑了,气的背对着陛下不肯回身。马龙坐到小团子的旁边:“这事我知道,我允许的。皇后家势力本是不强,她总是没安全感,培养些外戚势力让她好过,就随她去吧。”小侯爷不知道该回些什么,喜欢一个人要包容这么多吗?那皇后喜欢他皇帝哥哥吗?他想不清楚,他真想他雨哥,为什么临走还要对他雨哥发脾气呢:“我想雨哥了”小侯爷向后重重躺下去,目光呆滞的盯着房梁。

           马龙也想张继科了。那人留下句话就走了,那人没分享他为典礼准备的惊喜。他还是太子的时候,那人就喜欢桃花,你说你一个大男人喜欢桃花,是不是应该很别扭?可是,要是那个人喜欢,就很顺理成章了,好像那个人做什么都是顺理成章的。那人拔了他庭中的竹林,改种了桃花树,于是他们年年一起赏花。那年皓哥新婚的典礼上,他们一起看烟火,那人说:“龙,要是有桃花形的烟火多好”他一直没忘,终于让工匠研制出桃花状的烟花,可是那人却走了。



评论(18)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