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啊

【龙獒、胖雨】同袍

二     冬天的秘密   下


“属下已探明,沿海作乱倭人的势力统共分成两股。其中独霸水路贸易,大肆搜刮钱财的是水谷家族,现任族长是旁家的水谷隼。水谷隼非嫡出,为了坐稳位子手段十分狠厉。另一支势力是松田家族,组长是嫡传的松田健太。这支势力倒是并无恶为,只是。。。。”张氏的族兵突然显得有些犹豫。

信息虽是粗略,但也十分有用,张继科听的很是认真,族兵突然的安静让他思维断层。他不悦的看向族兵:“继续说”

族兵深吸了一口气稳稳神,上前一步:‘’统帅,松田家在本土势力不俗,此次前来恐不是搜钱掠物。两年前您和方统领率兵在阿林旗血战回纥大军,将对方两员大将斩于马下。群龙失首,那仗大获全胜。”

“与松田家族何关?”张继科紧皱眉头。

“当时回纥与奈良年号的皇帝交好,但是当时松田的族长推崇另一位君主,并用倾巢之力扶其上位,改平安年号。回纥首领大怒,扣了正跟前皇帝来做客的松田健太。您大败回纥首领,他趁乱逃出,一直在寻找您。”族兵看着统帅等候下一步指示。


张继科眉头微皱不知道在想什么,他皱眉看向图例:“回纥地处南疆,怎会与水中小岛扯上关系?”

族兵不敢妄言,但还是把风闻尽诉于统帅:“属下听闻,好像是因为一种药还是一种蛊?”

张继科倒是有些好奇:“具体说说”

族兵挠挠头:“这个属下也听得不真切,反正是跟感情有关还能要人命的药”

张继科让这个小亲兵逗的发笑,这傻小子,不用药,感情也能要人命的:“行了,接着探查。主要精力放在水谷一族上。至于松田,我来会会他”统帅嘴角向上挑了挑灯芯。


“雨哥。。。雨哥?”小侯爷像个团子一样拱出被子趴在枕头上揉眼睛,连带着四处寻么他雨哥。过了好一会,他使劲喊两声也没应答的,急的他被子一掀就往下迈腿,又被冻得缩回被子里。小侯爷使劲的把被子裹在身上好容易攒了点热乎气,嘴里还嘟嘟囔囔的:“得赶紧让吴管家送点炭来,雨哥一直这样不生病才有鬼。不行,我得一直住在这里看着雨哥才行。就这么决定了!”胖儿暗暗的攥了下肉拳头。


“胖儿?醒这么早?”周雨迎着光线从门外走进来。

“你不在被子里好冷哦”小侯爷使劲把脖子塞严。

周雨拿了胖儿的裘皮盖在被子上:“昨晚搭着这个你老蹬被子,我就扯下来了,快穿衣服,早饭备好了,我吃完就得走了”

走了?上哪?小侯爷突然清醒过来,仔细的打量他雨哥:“雨哥,你穿着铠甲干嘛”小侯爷耍赖一样的抱着他哥。

“沿海霍乱势力来者不善,我不放心统帅。”周雨仔细的给小胖儿系好扣子。

“快去洗漱,好久没一起用早饭了。我吃了好快些上路,方统领又拿了些伤药托我带给统帅。”周雨说着就往饭厅走去,这也不能怪他忽视小胖儿,军营作风容不得丝毫懈怠。既已做好出征准备,就得把劲提起来。


小侯爷低着头坐在床上,手掌紧握住床沿泛着青白。统帅,统帅,为什么只要跟统帅沾上边的,都能夺走他雨哥所有注意力!他不要这样,讨厌!讨厌统帅!讨厌雨哥!


“快吃饭啊胖儿”周雨有点着急的给他搅搅白粥。

“你很着急吗?”小侯爷拿着筷子到处乱戳。

要是平时小将军肯定能看出小侯爷的反常,但是现在,沿海的局势和统帅的肩伤已经让他无暇顾及更多:“我得尽快出发”

小胖恨恨的在包子上戳了个洞:‘’等你回来,我就入军籍!”

周雨停了筷子看着他,小胖得意的:“子君姑娘仰慕战士,等我入了军籍有了军功好去求亲!”小胖看周雨煞白的脸突然升起一阵快意,让你在意别人,我就没人在意吗!

那一瞬间的落寞实在是来不及掩藏,好像裸体站在集市上一样,那点邪恶的秘密到底是快藏不住了吗?周雨不敢回看小侯爷, 匆匆把包子塞进嘴里迈上马。


(听说多加几个标签就能发出来了,万念俱灰的试试吧)




评论(13)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