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啊

【原创】同袍

后知后觉    暗恋向     古风

一      大婚

将军府

嘡嘡嘡嘡。。。刀光剑影你来我往不分伯仲。

当啷一声,周雨手臂一麻,长剑顺势钉入园中假山:“小侯爷臂力惊人啊”

“雨哥,你再这么见外我就生气了!到时候天天住你家,把你俸禄都吃了!”少年长相煞是喜人,粉白一团,骨相掩不住的英武。

周雨把帕子递过去示意少年擦汗,少年闭眼仰着脸站立不动。周雨笑笑,熟练的为少年一点点拭去汗渍,他的少年啊,什么时候都像他一样高了?周雨心里有点难受,却被少年突然睁开的眼睛吓了一跳。

“哥,你觉得我刀法如何”少年眼眸真挚的盯着小将军。

“胖儿天生气力过人,练得刀法又是刚猛至纯,相得益彰。再修习时日,恐怕不次于统帅啊”周将军看着少年心里一阵骄傲。

“那比皇帝哥哥如何?”少年执着的继续追问。

周雨瞬间想起后日的典礼,自觉表情不妙,慌忙的定定神:“陛下与统帅不分伯仲,胖儿与之相较,也是不差。只是心性仍需磨练”周雨叠着帕子往堂屋走。

“真的!?太好了”小胖子摇头晃脑的跟着小将军。

“这么崇拜陛下?”他的少年真是可爱,小将军心里像猫挠一样。

“不是,我要是像皇帝哥哥一样,我就也能娶夫人了”少年轻车熟路的坐到饭桌上,心满意足的喝着牛肉丸汤。

小将军一只脚跨进屋里,另一只还留在屋外的石板上:“娶亲?”

小侯爷眼睛眯成一条,完全没感受到他哥的变化。

“胖儿有喜欢的姑娘了?”周雨不动声色的坐在少年旁边,搅动碗里的桂花酒酿。

“这倒是还没有,不过总会有的吧。”小侯爷满足的咬着肉丸。

小将军觉得碗里的酒酿发酵发的过头了,酸酸的,一点也不好喝。

“对了,雨哥怎么还不娶亲?”小侯爷咽下肉丸看着他哥。

“我是军人,不一定啥时候就回不来了,怕耽误人家”周雨拿开酒酿,给自己倒了杯茶。

"胡说!我雨哥才不会有事!以后等我入了军籍,就再也没人能伤害你了!”小侯爷激动的汤水溅了一身。

小将军笑得那么温柔,一点一点的拿着帕子给小侯爷擦着衣襟。

“那,雨哥有喜欢的姑娘吗?我认识吗”小侯爷自觉地享受着服务,还是压抑不住好奇心。

“我有喜欢的人,我不知道你认不认识”明朗的声线染上一点稍纵即逝的苦涩。

“她叫什么名字?你说了我才能知道认不认识啊”少年皱眉盯着小将军的发髻。

“振东”

“啊?突然这么认真的叫我干啥?”

周小将军沉默了一会:“后天典礼,你礼服加紧赶制了没?”说着拿开帕子,给小侯爷也倒了杯清茶。

“这事吴爸都会帮我弄好的,倒是雨哥,除了官服就是练功服。”小侯爷就着他哥的手滋溜滋溜的喝的好不痛快。

“统帅,估计去不了,他那套我穿基本合适。”周雨招唤下人拿些时令水果。



“禁卫军统领怎么有时间出来了”张统帅肩伤未愈,半靠在竹塌上,身边散落着三三两两的书本。

“师兄”方博闷闷的坐到张继科腿边。

张继科一看自己师弟那傻样也没心思逗他了:“别担心了,他都不见我了,我还能怎么样呢。”

方博猛地抬头看他师兄,又把头垂下去:“我不是担心你捣乱,反正你舍不得陛下为难。”

张继科拿膝盖拱拱自己的蠢师弟:“别瞎操心了,这事,我从15岁那年就开始劝自己了。”

方博惊讶的看着张继科,半晌说不出话。

“倒是他,看清我了?还是看轻我了?”张继科盯着越过屋顶的太阳,视线让光刺激的模糊起来:“就算不瞒我,就算让我看他一眼,我还能拦着他吗?”

方博掏了半天,拿出来手掌大小的药瓶扔给他师兄:“一天一次,涂上能让你疼的轻点”

张继科拔开塞子闻了闻:“行啊方小博,这玩意你都有。去年统共做了十瓶,七瓶在我这,剩下的龙 大昕 小胖一人一瓶。”

方博愤愤的:“行啦,这瓶是昕王爷的。不用给我!”

张继科锤了师弟一下:“逗你呢,逗你肩不疼。我的那些早用完了,这个我就留着了。”

方博安静的看着他师兄,眼神认真起来:“用完了?师兄”



“皇兄,你那瓶伤药还有吗”昕王爷打断正在交谈的二人,并没觉得任何不妥。

“你不是也有吗”马龙直使眼色,示意蠢弟弟快走。

“急用!我的那瓶不够!”

“你哪受伤了?谁值得用那瓶药啊(我还得给继科儿留着呢)”院子里的桃花让马龙走了神。

“张继科用,你给不给。”


(刚开始在LOFTER上更文,还不怎么会用,大家多多见谅哈~希望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12)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