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啊

痒4



带高考班,磨合了很久,精疲力竭,才把小犊子们都捋顺了。更文正常开始!


习惯真是件可怕的事。

张继科听着第二十一辆远去的发动机声,不是马龙的。他一直会比马龙早到家,一开始两人还互相推脱着谁做饭,后来就都变成了一个人的沉默等待。是的,就像现在这样,安静的无意识的分辨着发动机的声音,等着一个从未与夜晚一起到来的人。

习惯,对谁都一样的可怕。

”师兄,你这是咋的了!“许昕本来想去请个谈恋爱的假,结果一进门就看见马龙趴在桌子上,一走近,看见马龙用拳头死死抵住胃。

”胃药,柜子第一格。“马龙咬着牙尽量平静的说道。

”没了?!“许昕把他师兄扶上车,看着他师兄缩的像个狗子,心里也不知是啥滋味。感情这东西饶过谁啊,许昕推推眼镜指挥着司机绕过堵车的街道。疲惫而非生离死别才是爱之苦涩,老实说,他虽然是马龙的亲师弟,可是跟张继科才更对脾气。这两人一分开,他还真不知道站哪边多一点,毕竟一开始看马龙那衰样还窃窃自喜过。可是今天一拉开柜子,那么大一盒胃药都空了,他这心里,也怪难受。


”这是往哪走呢。“马龙疼过劲皱眉问道。

”医院啊,你都这死样了,还想去小情儿家啊。“许昕也不知道为啥一张嘴就想损人,其实他知道别说小林子了,就算整个森林出来,也不见得有张继科来的重要。

”不用去,我知道是怎么回事。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马龙真是累了,胡子拉碴的,衣领皱的像块尿布。

许昕看了一眼摇摇头,开始往窗外瞅饭店。这地方吧真是有点偏,他也没抱多大期望,哎嗨,结果今天运气还真是不错,让他看见一家新开业的餐馆。不过这股莫名的熟悉感是哪来的?一看他师兄那狗样,他也不能多想了。


“一份猪肚汤,一份艾窝窝,清炒芦笋和粉藕排骨,您现在起菜吗?”店员有礼貌的微立一旁,看其中一位客人似乎是胃部不适,善意的推荐到:“我们老板是青岛人,饭店里海货都很新鲜,今天新熬的小米海参粥,您要不要来一碗。”

马龙想也没想的点点头,许昕也愣了。他师兄好像不喜欢吃海鲜啊。

马龙是真的不喜欢吃海鲜,味倒是能接受,但就是觉得吃起来麻烦热量又低,图什么呢。可是,老板是青岛人,张继科也是青岛人,他突然觉得有点幸福?是的,幸福,因为这种不值一提的关联。你说,人是不是都这么贱。

厨师的手艺绝对到家,而且你能从菜里吃出用心的味,许昕心满意足的直直身子,然后被生活教会了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的道理。

张继科夹着一提厨房纸,顶着门让后面搬着清洁用品的王皓进来。是了,许昕终于找到这种莫名的熟悉感是哪来的。他一脸微笑的看向他师兄,并不知道自己笑的其实有点狰狞。他师兄终于没来得及掩藏住自己那副丧家之犬样儿。


比直面冲击更惨是是什么?许昕很快就知道了,是冲击根本就没看见你,笑嘻嘻的径直走进了厨房。当然,许昕也知道了比丧家之犬更悲怆的表情,被遗忘的丧家之犬。

“哥,你胃不好,今天厨房新煮了海参小米粥,快点来喝一碗。”王皓抹了两把汗,笑的真辣眼,跟地主家的傻儿子一样走进后厨。海参小米粥,估计被他师兄列入黑名单了吧,许昕看着他师兄停顿的勺子,不敢去看他师兄的表情。




             


评论(33)

热度(30)